《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90章 风光大聘(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落,凤红鸾不再看君紫钰,抬步走下了风波亭。直接走到玉痕身后:“西凉退还东璃凤阳城,我嫁入你太子府。”

    玉痕缓缓回头,眸光扫了一眼像是失了魂魄的君紫钰,淡淡一笑:“好!”

    话落,玉痕抬步重新走向风波亭。

    凤红鸾一动不动站着,也不再看那二人言谈如何。总之事情已经如此定了。她抬步向着君紫钰马车走去。若是不出所料,稍后君紫钰便会带她回东璃待嫁。

    所过之处,东璃士兵齐齐跪地垂首。

    太监李文一见凤红鸾过来,再看风波亭皇上和玉太子正在签订协议。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忧担心皇上。对着凤红鸾躬身挑开车前帘幕:“公主请!”

    凤红鸾上了马车。刚一落座,一个小鸟忽然无声快如闪电的飞了进来。凤红鸾刚要出手,便闻到了熟悉的玉兰气息,顿时住了手。

    任小鸟落在她的肩头。

    小鸟站稳脚,对刚才凤红鸾那一瞬间散出的杀气还心有余悸。翅膀抖了抖,对凤红鸾指了指自己的腿。

    凤红鸾见小鸟的腿上绑着一个纸条。伸手取了下来打开。几个钢筋有力,入骨风流的字映在眼前。

    “女人,不准嫁玉痕,若是敢去西凉,你清楚后果!”

    凤红鸾看着手中的纸条,一张清如水的容颜隐在帘幕暗影下阴云变幻。如水的眸子焦灼在那风骨卓绝的几个字上。指甲不由自主的抠进肉里。

    半响只是看着那几个字,一动不动。

    小鸟也一动不动的站在凤红鸾的肩膀上,歪着头看着凤红鸾一张脸变来变去,觉得十分的有意思,一时间兴致盈然。

    凤红鸾似乎无知无觉一般。与手中的纸条化为一体。都成了静止不动的物事了。

    车内沉寂无声。从凤红鸾身上散出的复杂变化气息似乎感染了外面的李文。李文总觉得车内不对,试探的开口:“公主?”

    “没事!”凤红鸾清冷的吐出两个字。

    李文立即不敢言语了。想着公主心情一定不好。公主被太皇太后秘密送去云族交易,如今九死一生回来。凭着他的感觉,这次公主怕是要去西凉了。

    李文心底叹息一声,连忙退离远处,不敢打扰凤红鸾。他觉得此时的公主一定不愿意打扰的。

    凤红鸾从那字迹上移开视线,看向小鸟。

    小鸟被凤红鸾冰凉的视线冻的一哆嗦,明明刚才她不是这样的神色看着主子的字迹,怎么一转到它的身上就立即翻脸了,小鸟无辜的眨着眼睛看着凤红鸾。眼神真挚,意思是它是送信的,两国交涉,不伤来使,她是不能杀它的。

    凤红鸾不理会小鸟眼中的神色,眯着眼睛开口:“他出了千年寒池了?”

    凤红鸾用的自然是传音入密。外面的人听不到。

    小鸟刚想点头否认,因为主子交待了它如果她问起是否出了千年寒池,让它要点头。但对上凤红鸾眯着眼睛冰冷的没有温度的视线,立即感觉整个小身子都冻住了。似乎能读懂它的心思一般。立即摇头。

    心中拜佛,希望主子回去别怪他说了实话,它实在是不敢得罪这个女人。它觉得要是一旦说了假话,这个女人就会将它大卸八块。

    “没有出来千年寒池就敢如此嚣张!”凤红鸾冷冷的哼了一声。伸手将小鸟从肩头提溜下来扔了出去:“回去告诉她,我的事儿他从今以后少管。”

    随着凤红鸾一个字落,小鸟的身子已经被扔出了十几丈远。无声无息。连车帘子都纹丝未动。

    小鸟被扔到半空中,抖着翅膀怕怕的看了一眼凤红鸾的马车。那边玉痕和君紫钰还在签订协议。它自然不敢耽搁,万一被发现就完了。连忙抖着翅膀无声无息的飞走了。

    一定要尽快赶回去告诉主子,这个女人真要嫁人了!主子还在寒池猫着的话,女人就该被人抢走了。

    虽然这个女人黑心,不过倒是长的真是好看。它自然是支持主子将这女人抢回来的。拴在腰带上,看她还能哪儿去。

    很快的小鸟的小小身子便化成了一点,隐在了云端。

    车内凤红鸾看着手中的纸条。身子靠在车厢上,那卓雅风流的字迹似乎化成了那个人无赖的笑脸,直在她眼前晃啊晃的。挥之不去,心底一恼,手指微动,就要将纸条化为灰烬。

    内力还没到达手心,便攸的退了回去。

    凤红鸾蹙眉看着手中的字。目光定在你清楚后果那几个字上。半响,抿了抿唇。烦闷的将纸条折了起来,胡乱的塞进了怀里。

    纸条刚塞进怀里。便听到有熟悉的脚步向马车走来。正是玉痕。

    凤红鸾靠着马车坐着一动不动。面色几乎在一瞬间便恢复了清淡的颜色。心情也由刚才的波动恢复平静。

    “十日之后,便是吉日。我在这里等你。”玉痕缓步走到车旁,长身玉立,低润的声音缓缓开口。补充道:“我的太子妃!”

    凤红鸾沉默不语。眸底攸然染上挣扎之色。袖中的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攥起。

    “不要担心。一切有我。”玉痕似乎能感受到凤红鸾混乱挣扎的气息,清润的声音带着微微安抚意味:“不要怕!”

    “我会怕谁?笑话!”凤红鸾顿时一恼。脱口道。

    “呵,我知道你不怕的。”玉痕轻笑。透过车帘似乎看到凤红鸾恼意的小脸,轻声道:“我将流月派给你随身护卫。”

    “不用!”凤红鸾立即拒绝。

    “难道你要我给你做护卫?其实我很想的。”玉痕挑眉,笑的清浅柔暖:“你知道我不放心的。”

    “那就他吧!”凤红鸾脸色一寒。

    “好!”玉痕点点头,墨玉的眸中笑意流转,缓步走离了马车。

    凤红鸾袖中的手忽然松开,是啊,她怕什么?凭什么要怕?不就是嫁入么?她自己的事儿,与那个混蛋何干?他最好是在千年寒池一辈子别出来。

    君紫钰和玉痕错身而过,玉痕清淡开口:“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君紫钰默然瞥了玉痕一眼,不发一言,抬步走向马车。

    李文一见皇上回来,立即迎了上来:“皇上,公主已经在车里。”

    “嗯!”君紫钰走到车前停住脚步看着紧闭的车帘,抿唇不语,凤目满是沉痛。半响,对着李文吩咐道:“再备一辆车来。即刻启程回京!”

    “……是!”李文本来以为皇上会和公主一辆马车呢,没想到要再备一辆马车。

    是了,皇上和公主根本就不是亲兄妹。如今公主要嫁给西凉玉太子,皇上也是要避嫌的。连忙跑了下去吩咐人去准备马车。

    “吴戴!你便继续镇守这里。十日之后西凉退兵,你便接手凤阳城。将凤阳城主凌迟处死。”君紫钰对着吴戴面无表情吩咐。

    “老臣遵旨!”吴戴立即跪地叩头。

    “免礼!”君紫钰一挥手,吴戴起身。

    不出片刻,李文便将备好的车赶了过来。君紫钰回身看向风波亭,只见玉痕一个人坐在风波亭喝茶。数万人中,那一道风景自然成画。雍容优雅。

    只是一眼,君紫钰回身上了马车,沉声吩咐道:“启程!”

    “起!”李文高喊一声。君紫钰的马车缓缓走了起来。

    随着君紫钰车撵起驾,凤红鸾所乘坐的马车也缓缓紧随其后走了起来。依然如君紫钰来时一般。千名隐卫相护。后面紧紧相随一万御林军。

    不出片刻马车便上了官道,向着东璃京都而去。

    随着君紫钰和凤红鸾离开。吴戴带领的兵将撤出了风波亭回到了凤阳城五十里外的营地。只等着红鸾公主和亲到此,西凉接到了人退出凤阳城,他便带兵立即接手。

    玉痕坐在风波亭内,目送着那两辆车撵缓缓离开。嘴角微微勾起愉悦的弧度。

    须臾,他清淡开口:“流月!”

    “主子!”流月立即躬身上前。

    “带领影月星魂保护红鸾公主万无一失。十日之后给我完好无虞的带来这里。否则你们都不用回来了。”玉痕淡淡吩咐。

    “一定完成主子交待,万死不辞!”流月立即跪地。

    “去吧!”玉痕摆摆手。

    流月身影一闪,追随凤红鸾车撵而去。

    玉痕品了最后一盏茶。如玉的手放下茶杯。缓步下了风波亭。

    马车内,凤红鸾靠着车壁而坐。听着外面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中间夹杂着马蹄声和御林军的盔甲摩擦声。心中一片沉寂。

    半响,她盘膝而坐,继续修炼凤缘天下第十重功法。

    君紫钰坐在马车内,如玉的俊颜从风波亭出来就一直笼着沉暗之色。整个人由痛到麻木。似乎整颗心都不是自己的了。

    终于保住了东璃。就如红鸾说的。从此天下又恢复了原状格局。东璃和西凉重新的站在了平等的地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