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88章 达成协议(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皇子、九皇子顿时气势一降。其实他们不是真的想将凤红鸾如何,不过就是想让她多看几眼而已。齐齐烦闷的摆手:“本殿下还不知道么?用你来提醒,启程!”

    同样是护军统领带领千名骑兵相护。五皇子、九皇子上了马车,三辆马车缓缓向着风波亭驶去。

    凤红鸾乘坐的是玉痕的马车,自然是走在五皇子和九皇子前面。

    五皇子和九皇子虽然不满,但是太子殿下的马车,他们身为皇子,身份压了一头,他们自然没有办法逾越。不能走在前面或者并排。只是齐齐坐在车厢里想着等到了西凉,那小妮子为人质,便随便任他们为所欲为,压在身下,自然不在话下。

    这样想着,二人便很是心中得意。这样的美人,偿一回不知道是何滋味,一定很好。

    流月赶车坐在车前,头上的斗笠遮住了他清冷的俊颜。马车走了半响,没有听到车内传来声音,连清浅的呼吸声也不闻。流月心中暗叹,从解除了封印之后,红鸾公主便是高出他不知道多少境界了。越发的深不可测了,他根本就感知不出丝毫气息。

    马车很快就出了城门。

    从城门到风波亭沿途三十里地都有兵将驻扎。

    凤红鸾透过车帘缝隙面色清淡的看着沿途西凉士兵。金盔铁甲,手中的大刀长枪闪闪银光。一眼望去,一派肃杀庄严之气。马车所过之处,西凉士兵齐齐跪地。可见玉痕在西凉国的地位。这是人人从心底的一种敬畏。

    一路平静,很快便到了风波亭。

    风波亭更是围满了东璃西凉两国兵将。双方不下数万人相护。这也是数十年来两国第一次边境交涉会晤。

    流月停下马车。对着车内躬身:“公主,风波亭到了!”

    “嗯!”凤红鸾淡淡的应了一声,伸手挑开帘子向外看去。一眼便看到四外密密麻麻的东璃和西凉的兵士,分别围立在风波亭东西两端。严整肃穆。

    目光定在不远处风波亭上,风波亭就是半山岭的一座给来往商贾旅客休憩打脚的凉亭,普通无比。被岁月侵蚀留下苍老的痕迹。

    此时风波亭中君紫钰已经等在那里,一袭明黄锦袍的身影尤为显眼。玉痕还没到,君紫钰背身背立站在凉亭一侧,看不到他的脸面,只看到背身而立的身子说不出的沉重阴郁。

    一人的肩膀担负起东璃江山,君紫钰今年也不过二十有二而已。这要是在现代他还是一个不知愁苦滋味的大学生而已。

    似乎感知到了凤红鸾的视线,君紫钰背着身子猛的转过头,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马车中挑着帘子看她的凤红鸾。

    对上凤红鸾较之以往更加清华无双的容颜。君紫钰顿时怔然。

    有一瞬间,他怀疑这不是凤红鸾。但是清楚的知道这就是她无疑。短短时间不见,她就如脱胎换骨了一般,整个人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世间女子,都没有她一半清华。

    君紫钰一时间怔在那里,只感觉天地失色,忘了反应。

    “太子皇兄怎么还没有到?”九皇子从马车走了下来。抬眼看风波亭没看到玉痕的身影,顺着君紫钰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了马车上露出的那张清如水,美如芙蓉颜色的容颜。顿时一痴。

    五皇子也早已经痴了。

    随着三人目光射过来,凤红鸾‘啪’的一下子放下帘幕。

    随着帘幕落下,遮住了三人落在她脸上的视线。

    君紫钰见到凤红鸾安好,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红鸾怕是怨恨他的吧?毕竟他将她送去了云族那个大火坑。如今死里逃生回来,他还有什么资格再谈让她对他有心有意。只求她能体谅他为东璃江山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五皇子和九皇子还没看够。直到帘幕落下许久,还痴痴的看着马车。

    “去将公主请过来!”君紫钰遮住眼中一瞬间沉暗的颜色,维持一国君主风范,并没有立即下去接凤红鸾,而是对着身后的凌青一摆手。

    凌青喏了一声,立即下了风波亭走向马车。

    流月持剑躬身立在马车旁。自然知道凌青不会伤害凤红鸾,一动不动。

    凌青带着一丝阴暗气息从五皇子和九皇子面前而过,似乎没有看到数万人马守护的马车,直接走到车前:“皇上请公主上风波亭!”

    帘幕昏暗的光线掩盖了凤红鸾清如水的容颜,晦暗不明。半响,恢复清淡颜色,伸手挑开帘子,缓步下了车。

    凌青一躬身,当前引路。凤红鸾缓缓抬步跟在身后,流月也立即举步护在凤红鸾身后。路过五皇子和九皇子身边谁也没看一眼。

    五皇子和九皇子长这么大还很少被人无视。顿时大怒,刚要开口,流月的声音飘在二人耳边:“今日可是非同一般场合,两位殿下要注意分寸。”

    “本殿下还不用你一个奴才教训!”五皇子和九皇子闻言顿时将想要大怒冲口而出的话吞了回去。但看到流月不屑走远的身影,顿时又一股恼怒冲上脑门。不过就是太子的一个奴才而已,倒是趾高气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了。

    二人话落,流月忽然转过头来清冷的看了二人一眼,那一眼没有一丝温度,清寒如冰:“若是因为两位殿下而误了皇上的大事儿,两位殿下可是吃罪的起?”

    五皇子和九皇子顿时身子一僵。

    流月若无其事的转过头。

    五皇子和九皇子脸色微白。他们不知道父皇到底怎么想的,明明可以一举攻城掠地,如今非要谈判。不过父皇一直以来就是高深莫测。怕是此举定有因由。

    他们也不是傻子,一经流月如此说,顿时觉得父皇怕是有所筹谋。毕竟父皇的心思只有玉痕能了解参透几分。而流月又是玉痕的贴身隐卫。所以他的话便是八九不离十。如果他们若是节外生枝,不小心办砸了父皇的意思,后果可想而知。

    这样一想。二人气焰顿时减弱了两分。连忙举步,不再挑事儿,向着风波亭走去。

    君紫钰看着凤红鸾一步一步走来,淡然随意,衣袂如风,整个人如一朵轻盈的云,不等凤红鸾走上亭子,君紫钰的隐忍便再也控制不住了。几步走下风波亭,走到近前,又有些情怯,试探开口,又不敢置信:“红鸾?”

    “皇兄可是一切安好!”凤红鸾停住脚步。

    一听还喊他皇兄,君紫钰顿时一喜,伸手握住凤红鸾的手:“红鸾,你……你可怪我?”

    是怪太皇太后将自己送去云族用来交易么?还是其他?凤红鸾淡淡开口:“自然不怪!”

    “你如何能不怪?皇祖母将你送走,我……我本来是可以追你回来的,只是……对不起……”君紫钰见凤红鸾冷淡的脸色一如既往。心中钝痛难受莫名。将心爱人送走去交易换得他的江山,这是自己怕是一生的心伤了。

    “既然你心中自有一杆天平。便不用愧疚。”凤红鸾打断君紫钰的话。不出意外,他还是会再将她送人一次。怕是也就是今日。在她和东璃江山面前,君紫钰选择了江山,有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一次和两次并没有什么区别。

    君紫钰身子一震:“红鸾……”

    凤红鸾撤出被君紫钰紧攥的手,淡淡看着他。

    君紫钰心底一黯,刚要还在说什么,便听到九皇子的声音插了进来:“君帝和红鸾公主真是兄妹情深!”

    随着话落,五皇子和九皇子走进了风波亭,自然看出君紫钰看凤红鸾的眼神不是兄妹眼神,而是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眼神。

    君紫钰转过身,便看到锦衣华服对他持有不屑神色的五皇子和九皇子,凤目划过厉色,俊颜一沉:“今日风波亭之约可是玉太子和朕所定。闲杂人等居然也来此,朕稍后到要问问玉太子作何处理。”

    听到君紫钰的话,五皇子和九皇子大怒:“君帝,你别不知好歹,如今你东璃可是要仰我西凉鼻息。若不是父皇有旨,我的兵马马上就会踏平你东璃疆土。你东璃岂不是我西凉囊中之物?”

    “朕到不知道了,凭借你二人也能踏入我东璃。痴心妄想!”君紫钰眼底一寒。凤目眯起一道冷芒。他东璃如今连两个不成器的皇子都敢藐视了么?

    “君帝,你别大言不惭。如今凤阳城还不是被我等夺了过来,你东璃不过是豆腐渣一块。别说踏平你东璃江山,就是踏平这天下土地我西凉也……”五皇子立即怒道。

    “五皇兄!”一声低喝。玉痕突然出现,打断了五皇子的话。清润的声音淡而冷。

    五皇子没有料到玉痕突然出现,顿时住了口转身。便看到玉痕一身太子正式锦袍,眉眼威仪,不由自主的让同为皇子的他矮了一截。

    “玉太子和朕相约本来是大事儿。如今却是放出两只山雀出来咬朕。西凉皇室的教养真是不敢恭维。”君紫钰不客气的开口。虽然如今被西凉夺了凤阳城又如何?要打他也豁出去让西凉陪葬。付出代价。他如今还有什么不能失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