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85章 风波亭之约(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迎上凤红鸾疑惑的视线,玉痕淡淡一笑,开口道:“父皇要的就是如此,不亲臣,不近臣。何不做给他看?”

    凤红鸾嘴角扯了扯,无语。

    自古帝王即便睿智居多,但是更有帝王通病,就是多猜忌。即便那个人是他儿子,再如何惊艳才华,也有恐去夺他的位置。古有案例不胜枚举,就拿大清朝来说。老八败就败在拥护者太多。太亲近那些臣子。岂不是想要那个位置的野心昭然若揭?帝王自然不喜。而老四则是在康熙的眼皮子地下做出一副一心向佛的样子,暗中却是勾结一片。但反而深得康熙之心。

    玉痕是深喑此道。太子之位,一直以来二十年至今,怕是都如履薄冰。在西凉群狼环嗣中他能坐到至今,不得不令人佩服。

    马车一路走进凤阳城。凤红鸾坐在车中除了听到马蹄声和车轱辘压着地面有节奏的声音外,外面一片沉寂。但是凭着她如今百年内力解封,可以清晰感知方圆十里内外的一切情形。

    只觉十里内外,遍地都是人的气息。清清楚楚。

    “能探出什么?”玉痕见凤红鸾神色。淡笑开口。

    “人!”凤红鸾吐出一个字。

    玉痕轻笑。半响,缓缓开口:“通六识,清明目。等到你第十重大成之时,便可以方圆百里所有物事儿都逃不出你的耳了。”凤红鸾嘴角微勾。扬起一抹愉悦。

    两个人不再言语。又走了一段路,便再次听到一阵踏踏的马蹄声从左侧方向驶来。也是千人训练有素,但是不同于刚才的那一队骑兵,而是气息清浅,卷来一阵暗沉的气息。这种气息凤红鸾熟悉,正是东璃国皇室隐卫。

    而最当前的一人,气息更是令凤红鸾熟悉。龙檀香味随风清淡萦绕进帘幕内。正是君紫钰。

    凤红鸾没有丝毫意外。君紫钰等的就是玉痕。如今玉痕一出现,他自然很快便得到消息,自然是要来的。

    抬眼看玉痕,玉痕墨玉的眸子随着君紫钰出现,闪过一抹清光。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很快君紫钰便打马来到近前。护军统领带领的千人一见君紫钰出现,立即拉开架势护住玉痕马车左右。转眼间便将马车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

    君紫钰勒住马缰,看着被西凉骑兵护住的马车。

    虽然如今东璃陷入僵局。被西凉夺了凤阳城。但他这几日时间早已经将早先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理顺了个遍。本来就是聪明之人,立时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局。是玉痕给东璃布置的局。

    心底有些隐隐明白玉痕的目的。但是不愿去想。

    不过这个局摆在这里。他想不就范都不成。

    早先的怒和痛沉淀下来。君紫钰一双凤目沉静,端坐在马上,黄袍玉带,威仪不减:“马车内可是玉太子!”

    虽然是问话。但是无比肯定。

    “原来是东璃君帝。正是玉痕!”玉痕声音清淡如风飘出紧闭的车帘。身子一动未动。车帘也未掀起。

    “玉太子好谋略,还棋局,好魄力!”君紫钰如玉的俊颜陇上沉暗。凤目死死盯着马车紧闭的帘幕。听不出是赞是贬。

    玉痕淡淡而笑:“君帝通透。玉痕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

    真是谦虚!凤红鸾嗤之以鼻的扫了玉痕一眼。

    “不知道御妹是否在玉太子马车同来?”君紫钰探了半响也没试探出马车内的气息。丝毫不意外玉痕高深。可是红鸾没有武功,若是在车中自然瞒不过他才对。

    “自然在的。”玉痕瞟了凤红鸾一眼。淡淡道。

    “可否容见?”如今主导权在玉痕手中,君紫钰袖中的手死死攥着。但也只能客气询问。

    “玉痕险险从云族掌刑堂四长老手中救出人。但是红鸾公主受了惊吓。如今刚刚睡熟。君帝忍心打扰?”玉痕睁着眼睛说瞎话。

    凤红鸾假装没听见。

    君紫钰心底顿时一沉,凤目染上焦虑担忧:“她……她可好?”

    “君帝原来是担心红鸾公主的。可是君帝还是狠心将其送去云族,难道君帝不知道云族是何地方?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水深火热,红鸾公主如今有一命回来。君帝是不是该感到庆幸?”玉痕淡淡开口。

    身子猛的一震,玉痕的话戮到了君紫钰的痛处,险些从马车坠下。

    玉痕最擅长杀人于无形。话语比利剑有时候更甚。

    凤红鸾细挑眉梢,目光清淡的看着外面。对于东璃,她已经仁至义尽。只是为了死去的凤红鸾尽了一份心而已。毕竟东璃养育了这个身体的主人。她告诉了君紫钰蓝澈被玉痕带走。虽然没阻截成功,但那只能说明他东璃的防卫还是疏忽。如果若不是全了东璃之意,她断然不会任由太皇太后一杯茶便任其所为送去云族任由云族主处置。

    总之,她为东璃所做,已经做了该做的。没有人生下来就是为别人永远牺牲的。一次,两次,便够了。

    而对于死去的凤红鸾,她也已经多出数倍的交待。惩治丞相府那些欺负过凤红鸾的姨娘姐妹。屡次不依不饶的报复君紫璃。后来种种。她完成了凤红鸾没完成的。

    所以,以后如何,她对于东璃,对于君紫钰,不会再有丝毫愧疚。因为她毕竟是白浅浅,不是真正的凤红鸾。

    她从今以后的路。随心所欲。高兴便做,不高兴便不做。任何人也休想再利用她,为难她。

    “玉太子何必拿这些话来伤人。究竟因果如何,君紫钰有如此行为也实属无奈,玉太子比谁都清楚不是么?”君紫钰半响才稳定心神,但眸中的痛苦掩盖不住:“玉太子如此谋略,用局中局将东璃套住。不知道此时是否摊牌?让朕知道你所为何求?”

    玉痕沉默不语。

    凤红鸾身子一仰,面无表情的靠在车壁上闭上眼睛。男人的心中,永远是江山比女人重要。君紫钰是如此,蓝澈那小破孩的话里话外也是如此。只是不知道玉痕是否也如此?或者云锦……

    云锦……

    凤红鸾因为眼前突然幻化出笑的温软无赖的容颜而微微蹙眉。

    “玉太子,开门见山如何?”君紫钰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

    “好!”玉痕缓缓吐口。清润的声音如珠玉落地,飘散出车外:“早先父主修书,凤阳城二百里内三洲十郡县割舍给西凉,并让东璃红鸾公主入西凉永远为人质。不知道君帝可有异议?”

    “不可能!”君紫钰顿时反驳。沉怒的道:“如果西凉还是如此条件,朕誓必与西凉血战到底。”

    凤阳城二百里三洲十郡县正好还包括江云城分水岭。东璃靠西南的两道屏障尽数归了西凉。那么以后西凉想举兵吞并东璃就举兵吞并东璃,东璃如何反抗?自然是不成的。而且要红鸾永久为人质,君紫钰自然不忍。他已经对不起红鸾一次了。如何还能再毁了她?

    “既然君帝不同意。玉痕也无法,父主修书言尽于此。玉痕也不敢违背父主之命。”玉痕清雅吐口。依然润如春风。

    好一个玉痕!君紫钰心中咬牙含恨:“难道玉太子便不能再让一步?要知道东璃如今虽然势弱。但是若是真和西凉血战的话,即便西凉吞并了我东璃,也是损失惨重。这里面的代价西凉国主和玉太子应该明白才是。蓝雪才是最大收益者。如果云族也想出来分一杯羹的话,收益的可不是西凉一家。没准既东璃之后,第二个便是西凉。”

    “玉痕倒是不知道原来君帝也会威胁人了?”玉痕挑眉,凤目透过帘幕凌厉的看向车外君紫钰的方向。

    “朕说的是事实。”君紫钰沉声道。

    “玉痕做不了主,不过玉痕会上报父主。君帝等父主的修书吧!”玉痕收回视线,对着外面吩咐:“启程!”

    “玉太子且慢!”君紫钰一见玉痕要走,再次拦住,双目盯着马车:“不知道西凉国主修书何日能到?玉太子不会是此时回去修书吧?凭借玉太子之能之谋,又如何能料不到朕决计不会答应。”“呵,君帝倒是看透玉痕了!”玉痕嘴角勾起一抹凉寒轻笑。笑意不明:“不错,玉痕的确已经给父主修书了。不过父主修书要明日才到。今日君帝便再耐心等候一日吧!”

    “明日午时,三十里外风波亭,如何?”君紫钰沉声开口。

    “好!”玉痕淡淡吐口。玉痕话落,君紫钰一勒马缰,骏马向左侧行出十米,闪开了挡住的去路。

    随着君紫钰的动作,东璃千名皇室隐卫齐刷刷打马紧随君紫钰身后闪开了拦住的道路。

    护军统领一见太子殿下没再指示,又见君紫钰让开了路。立即一挥手,千名骑兵开路,齐齐打马护卫着玉痕的车辆向着凤阳城而去。

    流月瞥眼看了君紫钰一眼。一扬马鞭,马车稳稳的走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