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68章 一念之差(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你说……”君紫璃闻言,手猛的抖了起来,死死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眸光平静,清如水。没有半丝波澜,一丝玩笑的意思也看不到。

    “不可能!”君紫璃手下猛的用力,声音大的吓人:“你骗我的对不对?你为了让我死心,所以编纂出这么荒唐的谎言。我不信的。”

    凤红鸾不语,感觉被君紫璃掐住的脖颈火辣辣的痛。

    “你这个女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你如此骗我,到底想做什么?想让我彻底死心,你去蓝雪做你的太子妃?”

    君紫璃一双眸子突然变得火红,因为用力,指甲嵌入凤红鸾的肉里。雪白的脖颈有鲜红的血液流出,刺骨钻心的疼痛一下子冲击到心底。似乎再用力,她的脖颈便会被掐断。

    而君紫璃依然在一寸寸收紧,没有半分松手的意思。

    凤红鸾看着她面前的这个人和那双疯狂似乎要毁灭一切的眼睛,那双眼底全是浓浓的黑暗。蹙眉,心底一凉,刚要出手。

    君紫璃忽然点住了她的穴道。

    凤红鸾身子猛的僵住,一动不能动。心神一醒:“君紫璃,你要做什么?”

    君紫璃唇瓣血液凝固,冰寒几乎成燃烧的火焰,如玉的俊颜盛满疯狂的神色,大手微微松了一分,细细的抚摸着凤红鸾的脖颈,似乎爱如珍宝,鲜红的血迹将他的手染红,声音忽然一下子轻如情人的呢喃:“如果你死了,是不是就不会再离开我了……”

    凤红鸾心底顿时升起一股森寒之气。

    “我会陪你一起死的。这样你便是我的了。”话落,君紫璃手猛的收紧。

    凤红鸾似乎能听到脖颈处脆骨断裂的声音。在那一瞬间灵魂似乎脱离了身体,飘了起来。

    死亡近在咫尺!

    凤红鸾忽然觉得可笑,刚才她的通透,她所想所为的一切忽然都变得如此可笑。做回白浅浅,只会让她面临又一次死亡。

    上一次是她自以为是的寻到了光明,脱离组织,想寻求自己的幸福和亚林双宿双栖,可是幸福不到一日,等来的是子弹穿透心脏。

    而这一次她刚要做回那个白浅浅,只不过转眼之间,便还是有人想她死。

    凤红鸾忽然笑了起来,看着君紫璃火红疯狂不顾一切的眸子,只觉得自己太天真,太愚蠢。白浅浅的命运就是如此,已经领教了一次,难道还不够么?还要重蹈复撤。

    一瞬间,忽然再次感受到了那种无力。

    “红鸾,我会陪着你的,上穷碧落下黄泉……”君紫璃另一只手腕突然袭向自己的脖颈。

    凤红鸾似乎再一次听到了脆骨断裂的声音。下一刻,神智开始飘散。只觉眼前一片漆黑。

    “王弟,你在做什么?住手!”君紫钰赶来就见到这样一副情形,顿时大喝,猛的衣袖一甩,双双出掌,推开了君紫璃紧攥着凤红鸾脖颈和自己脖颈的手。

    凤红鸾身子软软的向后倒去。君紫璃身子跌倒了几米外的地上。

    “红鸾……”君紫钰脸色铁青的看了君紫璃一眼,连忙的接住凤红鸾的身子。低头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和脖颈上鲜红的血迹。焦急的开口。

    凤红鸾抬眼看了君紫钰一眼,须臾转头,目光定在君紫璃的身上,如水的眸子一片冰寒。

    君紫钰被凤红鸾眼中的神色冰冻的一僵,顺着凤红鸾的目光看向君紫璃,只见君紫璃保持着被君紫钰掀出去的姿势,半躺在地上,脖颈清晰的印着一条红紫的痕迹。一双眸子颓然看着君紫钰怀里的凤红鸾。

    “红鸾……你和王弟……”君紫钰本来想呵斥君紫璃,看到他如今魔怔颓废的样子,顿时不忍,收回视线看着凤红鸾。

    “现在就滚,否则我不保证现在就杀了他!”凤红鸾收回视线,遮住眼中冰寒嗜血的神色,声音冷入骨髓。

    君紫钰抱着凤红鸾的手一颤,几乎感觉一瞬间冰寒的气息透过衣衫穿过心脏,透入骨髓。看向君紫璃,声音一沉:“王弟,你先回府!”

    君紫璃似乎没听见,只是怔怔的看着凤红鸾,似乎三魂丢了七魄一般。

    君紫钰一挥袖,一阵劲凤袭向君紫璃,君紫璃身子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君紫钰沉声开口:“来人!送璃王回府!”

    鬼影飘身而落,对着君紫钰跪地一礼,抱起了君紫璃,转眼便消失了身影,向着璃王府而去。

    君紫璃离开,凤红鸾伸手推开君紫钰,起身站了起来,不理会脖颈上鲜红的血迹,对着君紫钰开口:“你来做什么?”

    君紫钰不答凤红鸾的话,看着她雪白的脖颈触目惊心的伤口:“红鸾,你的伤……”顿了顿大声道:“凌青,传御……”

    “不用!”君紫钰话音未落,凤红鸾伸手一扯,‘嘶’的一声清响,蓝如水的衣袖被她扯了下来,手腕一转,转眼间便将脖颈包裹了个严严实实。

    君紫钰说了一半的话顿时的吞了回去。看着凤红鸾熟练的包扎手法,就像做过了千百次一样,顿时想起她以前一直在丞相府受虐待。顿时心尖上似乎都痛了起来。

    包扎完了,凤红鸾看着君紫钰,淡漠的开口:“你可是来找蓝澈的?”

    君紫钰一怔,顿时想起来丞相府的目的,对上凤红鸾的眼光,里面万千情绪奔腾其中,隐含着愧疚和无可奈何:“红鸾,我……如果你不愿意去蓝雪联姻,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同意去蓝雪联姻,你就会拿我和蓝雪达成交易了。”凤红鸾不看君紫钰,目光凉寒的看着东边的天空。

    即便是太阳再火热又如何?那不是照耀她的。她的世界注定就是黑暗的。

    闻言,君紫钰站着的身子猛的后退了一步,脸色惨白:“红鸾,为了你我可以毁却东璃江山。但是……我不得不顾念皇祖母……不能对不起父皇临终托付,不能做那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是,你为了你的忠孝仁义,便可以将一个女人推出去保你东璃江山!”凤红鸾挥手打断君紫钰的话。回身淡淡的看着他,目光没有一分颜色:“看在你刚才救了我,我便告诉你,蓝澈如今被送去西凉的路上!”

    “什么?”君紫璃面色瞬间大变,错前一步看着凤红鸾,猛的抓住了凤红鸾的双肩。

    凤红鸾淡淡瞟了一眼自己被君紫钰抓住的双肩。刚刚君紫璃便是如此动作,果然是兄弟。

    “如今蓝澈在被送往西凉的路上,如果你不尽快出手拦截的话,出了东璃,你便没有机会了!”凤红鸾吐出口一句话。推开君紫钰的手,抬步走出了竹林:“今日之后,我和你两清。”

    君紫钰猛的出手抓住凤红鸾的胳膊,已经顾不得凤红鸾那句两清的话,急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很重要么?”凤红鸾扬眉,淡淡的看着君紫钰。

    君紫钰紧盯着凤红鸾的眼睛,半响,身影一闪,不是出丞相府,而是向着凤红鸾的房间而去。

    果然是聪明人!

    凤红鸾看着君紫钰的背影离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不知道是在讽刺那匆忙离去的身影还是讽刺自己。

    明黄色的身影进了清心阁,只是片刻,便飞身而起,向着皇宫方向急速的飞去。

    君紫钰的身影刚离开,天空滑下了一道墨莲,玉痕颈长的身形飘身落在了凤红鸾的身边。凤目第一时间定在凤红鸾的脖颈上,薄唇抿起一道弧度。与凤红鸾嘴角凉寒的弧度一摸一样。

    “我将蓝澈送去西凉的消息告诉他了!”凤红鸾回身,清淡的看着玉痕。声音平静。

    “嗯!”玉痕面色没有丝毫变化,淡淡的应了一声,如玉的手伸出去解开凤红鸾的脖颈,温润低沉的声音开口:“你的伤口要好好包扎一下!”

    话落,手指挑开了凤红鸾脖颈缠绕的布料,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瓶,里面白色接进透明的液体倒出,他轻轻的抹在凤红鸾的脖颈上。

    凤红鸾一动不动的站着,盯着玉痕的眼睛:“也许,你会损失很多!”

    “嗯!”玉痕再次淡淡的应了一声。

    “也许蓝澈根本就倒不了西凉,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凤红鸾扬眉,看着玉痕。

    “嗯!”依然是没有丝毫变化,一瓶药液涂完,将手中的瓶子从新的塞回怀里,用刚才那块布在凤红鸾脖颈打了个蝴蝶结。

    “你是胸有成竹,还是早就料到我会告诉君紫钰?”凤红鸾低头看了一眼脖颈上的蝴蝶结,蝴蝶结很漂亮。虽然是一块布料,但是挽成的花度不输于一流巧娘的巧手。抬眼看玉痕,想象着世界上的事儿,还有什么是这个人不会的么?

    “一夜的功夫,你以为君紫钰的人还能追上我的隐月星魂么?”玉痕挑眉,声音低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