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67章 一念之差(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记得?”君紫璃闻言顿时激动起来,猛的上前双臂紧紧扶住凤红鸾两侧肩膀,一双凤目紧紧锁住她的眼睛:“你怎么会不记得?你如何能不记得?”

    凤红鸾被君紫璃手紧攥的手臂生疼,微微蹙眉看着他,见他双眼充满血丝,淡淡开口:“我的确不记得。”

    凤红鸾说的声音认真,清淡的让人不会怀疑。

    “不可能,一个人如何会不记得过去的记忆,更何况那个人是你,你是不是在骗我?”君紫璃身子再次一震,固执的猛的摇头:“你是不是不想我纠缠你,你便如何找一个胡乱的理由来搪塞我?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错爱了琼华,其实我心里爱的那个人一直都是……”

    “不记得就是不记得。我还不需要用什么理由来搪塞你,你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凤红鸾打断君紫璃的话,伸手推开他紧攥着她胳膊的手,淡淡开口:“即便是你说的那个人真的是我,她……已经死了!”

    凤红鸾将那个‘死’字要的很重。十年前即便真如君紫璃说的和他有一段过往,但是那个凤红鸾已经死了,被他亲手逼死的。她脑中有一幕很深刻的记忆,就是凤红鸾穿着大红嫁衣坐在那间小破院子里翘首以盼等了君紫璃整整一日。

    可是最后等来的不是君紫璃的花轿,而是一封休书。

    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凤红鸾即便再如何满腹惊才,也不过是受着礼仪熏陶下的封建女人,在她的意识里,有着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即便在丞相府如此困境,她也不会想到离开丞相府,独自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她唯一的念想就是嫁给君紫璃,出了王府,夫婿疼爱,便也知足了。

    可是最后一颗浮木并没有抓住,她等来的是良人的休书。即便再是七窍玲珑心的女子,也承受不住。万念俱灰下,她跳了荷花池,走了一条生无可恋的不归路。一条生命,就此陨落。

    她是替她悲哀的吧?也许是基于对凤红鸾和自己的同病相怜。

    她和凤红鸾这个身体合二为一。那些苦,那些罪,还有那些对君紫璃相思入骨的情,还有万念俱灰的冷,凤红鸾那些事儿,都如她亲身经历一般……

    再加上她自己在组织所承受那些身心疲惫与累累伤痕,那些刀口舔血,将生命系于顷刻之间的黑暗日子。后来终于摆脱了组织,却承受亚林在大婚之日背叛,她含恨而来,那些狠和厉也算是发挥的淋漓尽致了……

    短短坠入这个世界的日子,如今想来,却是发生了如此多事儿……

    有那么一瞬间,凤红鸾怀疑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来这个世界?可是看到君紫璃如风中残叶飘零的样子。也许是为了前世今生,给死去的凤红鸾和白浅浅同时一个交待。

    至少说明一件事儿,未嫁先休了凤红鸾,君紫璃过的不好。

    那么是不是也就是说透过君紫璃,她可以想象在那个时空,亚林没了她,一样过的很不好?就如现在的君紫璃一般。是否悔恨无可奈何?

    眸光现出一丝飘渺云烟。凤红鸾目光看向天空。似乎透过天空看向那个遥远的世界。

    “你便好好的站在我的面前,如何能是死了?”君紫璃一听凤红鸾说‘死’字,声音突地拔高,被凤红鸾推开的身子后退了一步,猛的又上前重新死死抓住凤红鸾的肩膀,大手指甲几乎都抠进了凤红鸾的肉里。

    凤红鸾感觉胳膊传来钻心的痛,才拉回飘远的神智,眼前映入君紫璃疯狂濒临极致的容颜。较之第一次见,一个是天神,一个便是魔鬼。

    前些日子从来到至今,她一直疯狂的报复,是不是也如君紫璃一般,在别人的眼里如魔鬼……

    可是别人不知道,白浅浅即便是生活在黑暗中十数年,暗无天日的训练,她的日子充满黑暗,但是她内心里依然向往阳光的,她腰间可以放着无数把手枪,可以放着微型炸弹,可以全身装备都是世界顶端的高科技杀人武器,即便全身上下都是黑暗,她依然走在大街上笑对每个人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世界彻底的陷入一片黑暗?从亚林拿枪对准她胸口的那一刹那,还是从凤红鸾披着大红嫁衣手捧着修书万念俱灰跳进荷花池的那一刹那?

    两种遭遇,就是在那一刻便吞噬了她寻求阳光的心吧!

    脑中一一呈现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到现在。她不停的冰冷自己的心,让所有人都活在她的脚下,对凤红鸾不好的人,或者对她不好的人,她都报复回来……

    这一刻,忽然觉得那些都幼稚而没有意义。

    其实什么也比不过活着最好。只有活着,一切都有可能。

    也许……也许有一日,她也可以过她想过的日子。真有那么一个爱她胜过自己的人,而她也爱他胜过自己。他是她的阳光,可以给她一片依靠。无论是什么样的生活,天南地北,千山暮雪,寒暑四季,相依相偎的一起走过,看庭前花开花落,观帘外云卷云舒。一起笑谈风月,相夫教子,素手添香,洗手作羹汤……

    寻常女子会做的,她这些……其实都会的……

    抛却那个万念俱灰不为自己寻求生机而死去的凤红鸾,重新的坐回那个即便是在黑暗组织苦苦挣扎二十年依然向往阳光的白浅浅……

    也许,也许是可行的吧……

    嘴角微微勾起,她仰头看天,此时东方正巧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红日红的耀眼,红的夺目,一瞬间天际像是劈开了一道闸门,万千光华普照大地。只觉得周身都被融入了暖意。融融的暖意将她包裹。

    君紫璃一直死死的看着凤红鸾,似乎就在一瞬间发现凤红鸾突然变了。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就像全身都会发光一样。连带着他也跟着被卷入那暖暖光华之中。

    “你……”君紫璃看着凤红鸾,忘记了刚才疯狂魔怔,一时间怔怔的。

    凤红鸾从那轮升起飘向天际的红日上收回视线,转头看向君紫璃,嘴角没收起的笑意如雪莲花开,清雅而温软。

    “你……你是……”君紫璃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

    “也许……我是该谢你的!”凤红鸾缓缓收了笑意,声音虽然依然清泠,但是不失温软。

    她是该谢君紫璃的,是他刚刚让她明白,天使和魔鬼,阳光和黑暗,善与恶,好与坏,不过都是一念之差。

    她一直都在做着没有意义的事情,但是报复了别人自己真的快乐了么?没有!

    如今放下一切,重新来过。就将今天当做她的重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重生,以后活好每一个日出日落。

    “你……谢什么……”君紫璃突然对于这样的凤红鸾不适应。总觉得她在他的面前就如一道幻影一般,明明他触手可摸,却是如此的不真实。

    凤红鸾也不解释,收了笑意摇摇头。有些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和别人永远也解释不了。

    “红……红鸾?你可是红鸾?”君紫璃看着凤红鸾。他一直就看着她,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相信她也可以像刚才那样笑,就如两个人一般。

    “自然!”凤红鸾虽然依然面色清淡,但熟悉的人还是能察觉这样清淡透着一种温软随意。

    这种暖意就如她一直以来散发的冷意一样,都是由内心骨子里散发而出的。似乎抛却了什么,又似乎留下沉淀了什么。虽然是一个人,但是这样的凤红鸾,配上这样一张容颜,该是何等的令人心为她疯狂而不受控制,不能自己。

    “你不是凤红鸾!”君紫璃肯定的开口,死死的看着凤红鸾的眼睛,手攸的掐住她的脖颈:“说,你是谁?”

    凤红鸾面色不变,看着君紫璃的眼睛,半响,淡淡开口:“不错,我不是凤红鸾!”

    “你是谁?”君紫璃闻言手猛的一收紧。凤红鸾的脖颈瞬间出了一道紫红的痕迹。

    “以前那个凤红鸾在被你未嫁先休便死了。如今不过换了另一个人灵魂的躯体而已。”凤红鸾面色依然淡淡的。似乎从她口中吐出的话,让人连惊异都觉得枉然。

    君紫璃身子一震,紧掐着凤红鸾脖颈的手猛的僵住。

    四目相对,凤红鸾眼中没有半分说笑的神色。

    “你说,你不是凤红鸾?”半响,君紫璃声音僵硬的开口。

    凤红鸾淡淡点头,如水的眸子看向天空,似乎透过云层看向另一个时空。声音清如水,心里是彻底因为轻松而平静如水:“我不过是借住了这副身体而已。这个身体的主人,早已经死了。”

    顿了顿,凤红鸾加重音调。强调道:“就是大婚那一日。所以,无论是十年前发生什么,如今与我没有半分关系。”

    也许这对君紫璃有些残酷,毕竟他错爱非人,一爱就十年,还亲手将自己的爱人送上不归路。但是现实就是现实。无可更改。君紫璃有权利知道事实,而她,也不必再背负凤红鸾的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