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66章 一念之差(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皇太后无言的看着君紫钰,似乎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转头看君紫璃,只见君紫璃薄唇咬出了血丝,鲜血顺着唇瓣滴下,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涂开一片红花,红的妖艳,比他身上的紫色曼陀罗还要艳无数。

    如果君紫钰此时如枯草,那么君紫璃便连枯草也不如。

    “璃儿……”老脸顿时一白,太皇太后连忙惊呼。

    “皇祖母……”君紫璃艰难吐口,一字一句,似乎割裂的心伤。沙哑开口:“我做不到……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送到别人的手中……皇祖母,您让孙儿死了吧……”

    太皇太后顿时身子猛的后退了一步,险些跌倒在地。

    君紫钰无言的看着君紫璃。

    一时间御书房弥漫着浓浓的入骨哀伤和淡淡的血腥之气。

    许久,太皇太后看着她两个孙儿,摆摆手,步履蹒跚的走了出去,苍老的声音传来:“罢了,皇祖母也不阻你二人了。你二人愿意如何便如何吧!”

    话音未落,人已经走了出去,苍老的叹息声随着御撵离开,依然传进了御书房,随着御书房死气沉沉的气息缭绕不去。

    君紫钰和君紫璃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伤痛里,沉默无言。半响,君紫钰收了伤痛的神色,看了君紫璃一眼,对着外面吩咐:“摆驾,去蓝雪行宫!”

    “是,皇上!”外面李文立即应了一声。

    “王弟,你去一趟丞相府吧!”君紫钰扔下一句话,走了出去。

    君紫璃一听到丞相府三个字,身子一震,抬眼看君紫钰,君紫钰明黄的身影已经出了御书房。

    不出片刻,御撵向着蓝雪行宫而去。

    君紫钰离开后许久,君紫璃出了御书房,向着丞相府而去。他并没有坐车,也没有骑马,而是一步步,每一步就如脚下灌了千斤重一般。这一路走的漫长。

    君紫钰的御撵走的也是极慢,坐在御撵内明黄的身子说不出的苍苍寂寥。帝王之路漫漫,以前从不敢奢想有一人会陪着他走,后来出现了,原来不过是奢想而已。

    蓝雪行宫门口。君紫钰御撵停下,无人出来迎接。君紫钰眸光沉寂的看着蓝雪行宫凌乱一片,对着李文吩咐:“你进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李文立即应了一声走了进去。不出片刻便脸色惨白的出来:“回皇上,蓝太子失踪了……”

    “什么?”君紫钰面色顿时一沉。

    “如今行宫内乱作一团,说是昨日太子殿下出去就未曾回来。”李文立即道。顿了顿又恍然道:“昨日老奴见皇上忧心,就没与皇上说,蓝太子送红鸾公主回的府中,八成是落榻在了丞相府!”

    “哦?”君紫钰眉峰皱了一下,目光看向丞相府,犹豫片刻,沉声开口:“回宫!”

    李文立即应了一声,御撵起驾,返回皇宫而去。

    丞相府清心阁,凤红鸾住进了青蓝、青叶房间。青蓝、青叶伤势虽然重,但是回春堂大夫妙手回春,再加上风影雾影手中有云族上好的药,半日休息,虽然不可短时间动武,但可以活动自如。二人得知玉痕住进了凤红鸾的房间,自然也知道外面皇上下了通牒,东璃举国查杀玉太子下落。

    两张小脸怪异的看着凤红鸾。

    本来这一日是极累,但是躺在床上,凤红鸾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又被青蓝、青叶怪异的眼光看着不舒服,凤红鸾一推被子,坐起来,蹙眉看着青蓝、青叶:“有什么话就说!”

    青蓝、青叶顿时一慌,连忙垂下头,齐声轻轻开口:“回小姐,没事儿……”

    “没事儿?”凤红鸾扬眉看着二人。

    “没事儿……”青蓝、青叶再次摇头。不约而同的扫向窗外凤红鸾的房间。

    凤红鸾见二人不说,观之神色也可以猜出八九分,瞟了二人一眼,重新躺下身子,淡淡的道:“既然没事儿,就睡觉!”

    青蓝、青叶点点头,连忙躺下身,不敢言语。

    凤红鸾直至后半夜才睡着,青蓝、青叶也等到后半夜凤红鸾睡了,也没弄明白小姐的心思,也睡了过去。

    第二日凤红鸾起来,玉痕已经收拾妥当坐在软榻上看书。

    青蓝、青叶端了早饭,偷眼看小姐和玉太子对面而坐,小姐本来就是淡定的性子,玉太子更是淡定深不可测。房间内流动着静谧的气息。偶尔有两句交谈,也是淡淡的温和气息弥散。

    怎么看二人都怎么般配。

    可是小姐和云公子在一起时,她们也是觉得很般配的。云公子缠着小姐,很是热闹,她们觉得那样的小姐喜怒哀乐多了些人气,可是如今这样和玉太子在一起淡淡温馨,似乎不用过多的交谈,两个人便可以相互理解,她们也是觉得很好的。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无论是云公子,还是玉太子,只要小姐喜欢哪个,只要小姐幸福,她们就支持小姐。希望能将小姐改变,别再是如今这样……让她们心疼的小姐。

    早饭刚吃了一半,杜海急匆匆进了清心阁,快要走到门口,连忙停了脚步,向着里面看了一眼。轻声道:“小姐,璃王殿下来了,要找小姐……”

    凤红鸾不以为意,淡淡开口:“不见!”

    “小姐,璃王殿下似乎很不好,那样子……老奴拦不下……似乎直接奔着清心阁来了……”杜海为难的开口。老脸看向玉痕的神色,只见玉痕听到璃王二字的时候只是抬眼若有似无的看了凤红鸾一眼。其余并无变化。

    凤红鸾皱眉,抬眼向窗外看去,果然见君紫璃已经进了门口。

    看到君紫璃的样子,凤红鸾顿时一怔。没想到今日一夜之间,君紫璃竟然憔悴颓废若此。整个人就像是抽去了灵魂的木偶,令人不忍见到,怕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敢相信,这就是东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非凡的璃王殿下。不见半丝紫衣滟华的风采,周身的曼陀罗似乎萎靡了一般。

    玉痕也转头看向窗外,当看到君紫璃,嘴角扯出一抹清凉的弧度。随即对着凤红鸾淡淡一笑:“都言情关难度,你可否会心软?”

    “没有心软的理由!”凤红鸾瞥了玉痕一眼,放下手中的筷子,抬步迎了出去。

    玉痕细细挑眉,嘴角弯起的弧度加深,对于凤红鸾的话不置可否。

    出了房门,凤红鸾脚步不停,直接向着门口走去。

    君紫璃刚走进门口几步,见凤红鸾出来,猛的停住脚步,看着她,一双琉璃的眸子涌动着无数种情绪,似乎千帆过尽,大浪淘沙,终于寻到了心中所属意,奈何又丢失,那种心痛无以言说。

    走到君紫璃近前,凤红鸾看了他一眼,脚步不停:“有什么话要说就跟我来吧!”

    话落,凤红鸾出了清心阁,向竹林走去。

    君紫璃点点头,抬步跟在凤红鸾的身后,自始至终连看也未曾看凤红鸾的房间,若是往常,君紫璃位列天下三公子,尤其是对于对手的气息,敏感异常。如今居然半丝也没发觉。可见此时他的心思都在凤红鸾的身上,自然没有发现有一双眸子一直注视着他,那人从他进来到离开,连半分气息都没隐藏。

    凤红鸾走在前面,一步一步,踏着清晨的雾色,走的清淡随意。

    君紫璃看着凤红鸾的背影,跟着她一步一步走着。入骨的伤痛随着他每走一步在脚下蔓开一地。二人谁也不言语,只听到脚步簇簇而响。

    一路走到竹林,君紫璃依然没开口。凤红鸾看着眼前的竹林,想着那日云锦也是如今日这样的清晨,用他的衣袖给她擦脸……解下她腰间的酬情挂在他的身上,笑着说:“鸾儿,你看着,这东西我也会玩的。”

    脑中不由得想起那日云锦所说的那些话,眸光闪过一丝飘渺,又想起昨日被他扔在房顶淋雨。顿时升起一股沉怒。怎么又想起了他?难道是从来到这个世界至今他三不五时的缠绕在她的身边,她已经习惯了?

    心中升起一股恼怒烦闷。顿时连带着明明很清淡随意的心情也跟着糟了起来,不回头,对着身后跟着一路走来沉默不语的君紫璃冷声道:“有什么事儿,你可以说了!”

    “十年前,可是你救了我?”君紫璃因为凤红鸾清冷的声音拉回了一分神智。看着凤红鸾的背影,几乎与十年前背对着她那小女孩的背影重叠。轻声开口。

    “如今说这些还有意义么?”凤红鸾回身淡淡的看着君紫璃。眸光清澈清凉。

    君紫璃身子一震,不受控制的后退了一步,紧紧抿了抿有些伤痕的薄唇,沙哑开口:“我想知道,十年前在皇宫桂树林弹奏高山流水那个人,是不是你?”

    “我不记得了!”凤红鸾目光掠过君紫钰唇瓣上被自残咬伤的伤口。搜寻记忆,依然什么也没有。淡淡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