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64章 深不可测(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淡淡的听着,也不表态。

    蓝澈说的正兴头的时候,马车到了丞相府。凤红鸾伸手挑开帘子,毫不犹豫的下了马车。

    蓝澈的话顿时停住,不满的瞪着蓝翎,怒道:“爷没说停,谁要你停的?走这么快赶着挨刀么?”

    蓝翎顿时委屈的不敢言语。他将马车已经赶的很慢了啊!主子说的尽兴,没发觉马车从皇宫回到丞相府仅仅用半个时辰的路,他生生给赶出了一个时辰。如今天都要黑了……

    蓝澈怒斥完蓝翎,转头看着凤红鸾的背影瞪了半天眼,也跟着下了马车。心想等凤红鸾嫁给他,他便不用如此看她脸色了。女人出嫁都是以夫为天,只要她嫁给了他,他便是她的夫。到时候他一定要振夫纲。再如此刚硬的性情,也要给她调教过来,乖乖的听他的。

    至于要如何惩罚,想了半天,觉得父皇对付女人都是将其打进冷宫。女人都是离不开男人的,冷一段时间就自动的贴上来了。所以,回去就将她关进冷宫冷一段时间,出来就跟他柔情蜜意了。

    这样一想,便又欢喜了起来。蓝澈几步就追上了凤红鸾,继续着刚才被打断一半的话题。兴致洋洋的说了起来。

    二人一路走进了清心阁。

    李文看着凤红鸾进了丞相府,才松了一口气,调转马车返回皇宫而去。

    清心阁内,玉痕依然坐在软榻上捧书而读。听到脚步声和熟悉的说话声进了清心阁。抬眼透过窗前的帘幕向外看去,一眼便看到当前缓步走进来面色清淡的凤红鸾和跟在凤红鸾身边叽叽喳喳兴奋的说着的蓝澈。

    墨玉的眸子从凤红鸾的身上移到蓝澈的身上,眸底闪过一丝清厉光芒。

    凤红鸾走到门口,停住脚步,见依然脚步不停打算跟进去的蓝澈,如水的眸子闪过一丝什么,斜睨的看着蓝澈,清淡开口:“你想进来?”

    “自然,凤姐姐很快就成为我的太子妃了。我自然让凤姐姐多了解了解我!”蓝澈自认为说的这个理由很充分。云锦走了,玉痕如今怕是早逃回西凉了。她就是他的了,而且很快就是他的太子妃,自然不用顾忌了。

    蓝澈话落,似乎生怕凤红鸾反悔,当前的错过凤红鸾的身子,抬步走了进去。

    凤红鸾长长的睫毛垂落,遮住眼中的神色,也随后走进了屋。果然刚抬脚,就听蓝澈惊讶不敢置信的声音从屋内传来:“玉痕!你怎么会在这里?”

    透过珠帘,看到玉痕依然坐在软榻上,手里捧着书。蓝澈站在门口,虽然背对着身子,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凤红鸾还是可以想象蓝澈此时的惊异和不敢置信。

    伸手撩开珠帘,凤红鸾的身子倚在门口,清淡的看着里面的二人。

    蓝澈很快的便收了惊异的情绪,看着玉痕,眸光闪过一道冷芒:“如果我此时告诉君紫钰,玉太子在这里的话……”

    “既然来了,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出去告诉君紫钰么?蓝太子未免太异想天开了!”玉痕淡淡开口,温润的声音透着一丝寒凉之意。将异想天开几个字咬的重了几分。意思不言而喻。

    蓝澈清楚的看到玉痕眼底的寒凉之意,面色一变,随即不屑冷哼开口:“我想离开就离开,想出去就出去,你能将爷奈何?”

    话落,身形一闪,就向着门外飞去。

    “我不让你走,你便走不了!”几乎在蓝澈刚飞起的瞬间,一条墨绸卷起一道清厉的凉风呼啸而至,瞬间便阻住了蓝澈的路。玉痕温润清凉的声音响起。

    这话说的张狂,但是从玉痕口中吐出不高不低,但是让人不会觉得他张狂,就如陈述一个事实一般。

    “爷今日就不信走不了!”蓝澈顿时一怒,手腕猛的一转,两把软剑已经拔了出来,带着两道阴沉的寒风,刺向墨绸。

    蓝澈的清水鸳鸯剑是两把削铁如泥的宝剑,也是天下至宝。自然不怕玉痕的墨绸。

    玉痕面色不变,墨绸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一转,在蓝澈剑将要刺到的瞬间便缠住了蓝澈的脖颈,温凉的声音开口:“蓝太子若是不想少年早殇,还是住手为好!”

    “玉痕,你敢杀我?”蓝澈死死的看着玉痕,但是手中的剑还是顿了一瞬。

    “你可以试试!”玉痕眸光掠过蓝澈手中的剑距离他的墨绸尺寸之距。淡淡开口。没有半丝开玩笑:“你的剑,没有我的手快!”

    蓝澈心中骇然,果然不敢前进一寸,一双漂亮的眸子森冷的看着玉痕:“玉痕,你如今可是狂妄了!别忘了,你敢动我的话,我父皇的铁骑便与东璃一道,踏平你西凉河山!”

    “呵,是么?那玉痕拭目以待!”玉痕不以为意,手指一弹,打掉了蓝澈手中的剑,同时点住了他的穴道,看也不再看蓝澈一眼,收回墨绸回到袖中,低沉吐口:“流月!”

    “主子!”流月身形在外面响起。

    “外面的人解决了么?”玉痕声音没有半丝波澜。

    “包括蓝翎,一共二十一人。听候主子指示!”流月立即道。

    蓝澈顿时面色大变,心中忽然升起不好的预感,丝毫不怀疑玉痕对他也早有预谋,似乎就等着他前来跳井。虽然保持镇定,但一双眸子还是泄露了他的情绪。

    凤红鸾倚在门框,看着里面的好戏,蓝澈和玉痕相比,终究是太嫩了。不过她是提醒过他的。如今便怪不得她了。更可况蓝雪,她实在不想去。而且既然是下棋,便下的有意思些也好。

    “凤姐姐,东璃可是你的家国……”蓝澈此时想起凤红鸾,见他站在门口,大喊道。

    “嗯!”凤红鸾不置可否。只是‘嗯’了一声便没声了,自始至终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我是唯一救东璃的人,玉痕野心昭彰,凤姐姐,你救我……”蓝澈见凤红鸾没有半丝出手的样子,顿时大急。

    “你是无条件相助我么?”凤红鸾挑眉,看着蓝澈,嘴角冷笑:“野心昭彰的人似乎不止是他一人。蓝太子也不例外吧?你是否想渔人得利,人财两得?如意算盘打的未免太好了。”

    蓝澈顿时精致俊美的小脸一白。他的确想的是娶到凤红鸾,再从中捞些好处的。不可能轻易帮助东璃的。他太得意,以至于少了设防。或者根本就没想到玉痕会在这里等着他。如今算是自入陷阱。

    蓝澈一口气憋在心口,半响怒道:“凤姐姐,就算我想捞些好处又如何?谁不为自己打算!我是真心想娶你为太子妃的。你如今帮他,便不顾东璃死活了?”

    “这些就不牢蓝太子费心了!”凤红鸾淡淡开口。

    “玉痕,你若敢动我,我父皇一定不会饶了你的。”蓝澈悔的肠子都青了。心中恨极。他若是再忍耐一些,就待在蓝雪行宫不出来。或者是不如此大意,多些人跟在身边,玉痕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玉痕淡淡的瞟了蓝澈气急怒极的小脸一眼,嘴角弯起一抹弧度:“在下自然不会将蓝太子如何,蓝太子只管放心便好了!”

    话落,指尖一弹,顿时一枚白色的药碗飞进了蓝澈的嘴里。

    蓝澈想吐出来,但药碗入口即化,顿时瞪着玉痕怒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噬魂丹!”玉痕绯色的薄唇开启,对上蓝澈一下子惨白的小脸,缓缓吐口:“将你和我的命拴在一起的药!我死,你便死,我活,你便活!”

    玉痕话落,蓝澈想说什么,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将蓝太子和他的亲卫请去西凉太子府做客!不得有误!”玉痕看了一眼地上昏倒的蓝澈,对着流月吩咐道:“告诉父皇,他吃了噬魂丹!天下间只有我手里有解药。如果他不小心没看好蓝澈让他死了的话……蓝雪的铁骑的确会踏平西凉河山的。”

    “是,主子!”流月答的干脆。抱起蓝澈的身子,身影一闪,消失了踪影。

    流月带着蓝澈离开后,房间一下子静了下来。

    凤红鸾自始至终倚在门口,看着玉痕,连自己都惊异这个人的心思缜密。

    将蓝澈送回西凉做客,他那些兄弟怕是其中有不少人趁此机会杀了蓝澈,搬到他,拉他下台。皇上和太子之间自古以来便做不到真正的父子不生间隙,更遑论如今他在外,皇后也有自己的亲儿子,妃嫔们也为自己儿子打算,怕是西凉国主身边的枕边风夜夜吹。

    吹的是什么?自然是搬倒玉痕。而如今玉痕给他吃了天下间只有他才有解药的噬魂丹,将自己和蓝澈绑在一起,并且送回了西凉。一旦蓝澈在西凉国出事,那么蓝雪国主便会发兵西凉。

    西凉国主为了自己的江山,自然要保护好蓝澈。如此一来,自然就间接的被玉痕掣肘,不会轻易动摇他的太子之位。只要保住了太子之位。玉痕便保住了自己在西凉的决策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