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58章 天下棋局(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无声无息。但是凤红鸾在来人刚落地便有所察觉,抬头看向来人,微微一怔。

    来人正是玉痕。

    依然是一袭黑色锦缎华袍,欺霜赛雪的容颜淡淡温润,绯色的薄唇勾勒出完美的弧度,微微抿着。整个人无声无息站在那里,修长秀雅,阳光倾洒在他的身上,不知道是他映射了阳光还是阳光映射了他,有一种无人企及的极致风华。

    只是微怔了一下,凤红鸾面色清淡的看着玉痕。

    玉痕在看到榻上安静看书的女子,她长发披散着,配着纤细柔软的身躯,周身退却清冷凌厉,有一种淡淡的秀美柔和。那种柔和结合了清冷和温暖,两种矛盾,在她身上呈现,却有一种令人移不开视线的极致诱惑。

    玉痕心神微微一晃,凤目染上了一层熏光。

    房间内一时寂静无声。

    半响,凤红鸾如水的眸子眯起,看着玉痕,眸光三分清冷,三分凌厉:“西凉五十万兵马压境,玉太子此时前来我这里。我好歹也是一个公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就不怕我将你捆绑送宫么?”顿了顿又道:“还是玉太子以为我没有这份能力,奈何不了你,才敢在此时堂而皇之入室?”

    玉痕淡淡一笑,凤目熏光退却,洒了一片温软。抿唇不语。

    这一笑的清华不经意,但是世间任何一个女子见了怕是会一见沉沦。当然是有例外的,凤红鸾清淡的看着玉痕。等着他的话。

    “以为身在闺阁,却不想软袖中自有乾坤。”玉痕笑看着凤红鸾清淡的面色,凤目眸光忽然专注异常,轻轻吐口:“那日你说东璃腻了,便去西凉。如今时机已到,可还愿意前往?”

    凤红鸾一怔,挑眉看着玉痕:“你是说?”

    玉痕抿唇不语。墨玉的眸子眸底流转处涌动着淡淡的光华。

    凤红鸾眉峰微微拧了一下,忽然想起那日在山谷中的话。长长的睫毛轻闪了一下,淡淡开口:“如果我不愿意了呢!”

    玉痕面色不变,淡淡温润不改,依然不语,只是看着凤红鸾。

    “五十万兵马可是会杀来东璃,让我家国易主?”凤红鸾情绪没有半丝波动。挑眉看着玉痕。

    “不会!”没有半分犹豫。玉痕道。

    “哦?”凤红鸾抬眼,似乎要看尽玉痕眼底。头一次那眼中没有深邃无垠,只剩下一片温软清澈,墨玉的眸子美如暖玉:“那你如此大费周章,这些所作所为岂不是浪费?今日东璃之水深火热,怕不是一朝一夕布置所得吧?”

    天下奉是有头脑的人都能看清,此时是西凉攻打东璃的最好时机!

    西凉富国强兵,这一代国主更是睿智非比常人,子女众多,各个人中龙凤,兵多将广,再加上有君紫璃退婚,玉琼华失心疯,借口又是如此冠冕堂皇。而如今五十万兵马悄然压境。玉痕这些年于东璃布置的暗桩若是里外联合。那么事半功倍!

    即便是君紫钰和君紫璃有惊天才能,但是这些年东璃平复了各地藩王内乱,无暇东顾,必有各处照应不周,如今刚刚稳定,再加上不占理。自然不是西凉对手。这也是君紫钰和君紫璃深知之事!

    而加上眼前这个男子的谋略,凤红鸾丝毫不怀疑,东璃顷刻间即可倾覆。

    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抬眼看玉痕,玉痕淡淡一笑,对上凤红鸾的眼睛:“因为西凉还不是我的。”

    凤红鸾忽然笑了,不错,西凉的主人如今还不是他。太子虽然与皇帝一步之遥,但是五十步和百步其实并没有多大区别。眉梢挑起,似笑非笑:“那你所做这些,为何?如果你告诉我是为了我,我是不是该高兴?”

    玉痕有片刻的沉默,深深的看着凤红鸾,半响,云淡风轻开口,眉眼间淡淡的凉,淡淡的暖:“为了一局棋,你我执手将这天下当做一局棋来下,如何?”

    凤红鸾顿时一怔,抬眼看着玉痕。

    玉痕也看着凤红鸾,眸中倒影着水天一色。

    这个条件是如此的诱惑!将天下当做一局棋来下,该是何等的令人心底砰动!

    凤红鸾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尖颤了几颤。捧着书的手微微勾了一下。她似乎看到了兵戈暗战,似乎看到了烽火硝烟,似乎看到了万马奔腾,似乎看到了俯揽乾坤,似乎看到了指点江山,似乎看到了……

    锦绣藏针,尽在两双手中!锋芒下开创的该是怎样的一幅江山如画!

    凤红鸾忽然想看看。

    心底涌动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看着玉痕,眸中忽而雾霭沉沉,忽而轻云浅月,半响,清淡吐口:“这一局棋,下的真大!”

    “是啊!”玉痕不置可否。

    沉默在两人中间弥散开来。

    天地在这一刻似乎静止了!似乎眼前就是一卷白纸,等待着这两双手去铺陈墨迹。

    凤红鸾手指一下一下的勾画着书本,低垂的眉眼看不到她眼底的情绪。玉痕只是温润的看着凤红鸾,给她足够的时间沉静。

    半响,嘴角微勾,凤红鸾抬头,对着玉痕扬起一抹轻软的笑,轻飘飘吐口:“好!”

    玉痕忽然听到自己心底塌陷了一块,就在凤红鸾这一笑和一个好字里。

    只见那女子清雅素华,蓝衣如水,轻云浅月的软软笑看着他。如水的眸子清澈如泉,倒影着全是他的影子。这一刻,忽然想时间就此凝固。

    “一旦棋局开始……”玉痕沉默片刻,温软开口,如云如风。

    “不落下最后一子,绝无反悔!”凤红鸾接过玉痕的话,笑着开口:“自然答应,我自然会有始有终!”

    既然前路迷茫,她不知道该当何往,不知道所要何求,不如就下一局棋,看看最后,她的归宿在哪里。至少,有事儿干了!

    “好!”玉痕心海如波涛翻滚了一霎那,落于平静,浅浅而笑,一锤定音。

    这一番对话,这一个约定,就在这一座小小的院落,小小的闺阁中。谁也不会知道,也不会猜到,就如那飞回云族的却将心丢下的云锦,就如那坐山观虎斗等待好戏的蓝澈,就如那被五十万兵马压境心急如焚的君紫钰,就如想要挽回也无可奈何的君紫璃……

    九天之外,冉冉星华,由这一刻开启!

    为天下江山涂改了一笔绚丽繁华,改写了每个人的命运!

    “如今此时情形,你该如何?此时怕是你的使者行宫已经被包围了。若是被找到,这一局棋可是下不成了。”凤红鸾似笑非笑的斜睨着玉痕,整个人忽然轻松起来。

    闻言,玉痕伸手揉揉额头,状似苦恼:“是啊,若是找到我的话,那刑部天牢就是给我准备的了!”

    凤红鸾嘴角抽了抽,看着玉痕苦恼的样子,缓缓开口:“天下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如此聪明,岂会不知?皇宫如何?可是比牢房好过千倍!”

    “你知,我知,难道君紫钰和君紫璃便不知么?”玉痕摇摇头:“那是自投罗网!”

    “那就反其道而行之,你直接住天牢去!他们一定想不到堂堂玉太子会躲在天牢里。”凤红鸾好笑的道。觉得自己这个提议不错。

    “天牢么?的确是找不到……”玉痕嘴角可疑的抽了抽,如玉的手指在眉心处揉了揉,看着凤红鸾道:“如果有朝一日被人知道我住进东璃牢房,实在是丢尽你我颜面。我实在不愿意去,你说怎么办?”

    凤红鸾嘴角再次抽了一下,不明白他住牢房怎么连她的脸也一块丢了。也不探究,又建议道:“那便去青山寺吧!天音大师估计会收留落难之人。”

    凤红鸾特意将落难两个字加重。

    “天音大人慈悲为怀,虽然有些交情,但他是东璃臣民,你认为他真的会收留我么?”玉痕眉间虽然苦恼,但看不出半分真正苦恼的样子。摇摇头:“青山寺实在不是好去处!”

    “那请问尊贵的玉太子殿下,您去哪里合适啊?”这样不行,那也不行。凤红鸾温软的声音带着一抹阴测测的意味。

    玉痕看着凤红鸾,心底好笑,嘴角绽开,如一抹雪莲:“既然是你我下棋,自然是要在一起的。你就没有想过要收留我这个落难之人么?”

    “没有!”凤红鸾毫不犹豫的开口。

    他是落难之人么?就算全天下人都没有去处,他玉痕也不会没有去处的。

    “那你现在便考虑收留我吧!我实在没有去处。”玉痕对着凤红鸾摊手,缓步走过来坐在她的身边。无奈的道。

    凤红鸾顿时不敢置信的看着玉痕:半响,扬眉开口:“你就不怕我出尔反尔,将你交出去?”

    “你若反悔,我一个人下棋也没意思,便将我交出去也好!”玉痕拿过凤红鸾手中的书,翻到第一页,看了起来。头也不抬的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