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55章 难分彼此(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的穴道此时也解了。刚一解开穴道,她顿时气恨的伸手一把拔掉了头上的发钗簪子扔了出去。发簪速度奇快的顺着云锦离开的方向飞了出去。

    无声无息的飞出了墙外。

    云锦感觉身后一阵厉风,回身,当看到飞来的是一只发钗,顿时一怔,连忙出手夹住。发钗很熟悉,正是凤红鸾平时戴的那个。

    将发钗在手里把玩一圈,嘴角荡起一抹清雅绝伦都笑意。心情愉悦都将发钗上的水渍试掉,放进了怀里,凤目看向清心阁房顶,笑意绵绵柔软的道:“鸾儿,你的定情信物我收了,我会记得想你的,你也要想我。”

    话落,身子一闪,这一次再不逗留,向着云山的方向飞了去。

    凤红鸾扔出簪子的手顿时一僵。随即看到从墙外飞身而起离开的那抹身影更是大怒。原来他还没走?再次伸手去摸头发,只余三尺青丝乱乱的黏贴在她后背,别无一物,心中气恼怒意无处散发,顿时脚下一踹,屋顶的瓦片噼里啪啦的向着墙外飞了出去。

    ‘啪啪啪’无数声响响起,瓦片砸到地面上,砰起地面水坑的水声。

    有些顺着房檐滚了下去,砸到地面上,清脆凌乱的响声响成一片。打破了清心阁宁静的气氛。

    转眼间屋顶便漏出了一个洞。

    直到眼前的瓦片都被踢的一片不剩,凤红鸾才住了脚,目光清寒愤怒的看着云锦离开的方向。身子一动再不动的立在屋顶,雨从那洞中飘进了屋里。滴滴嗒嗒的滴在地板上,发出轻轻的响声。不出片刻便滴出了一片水迹。

    凤红鸾整个身子也如从水里漂洗过了一般,雨水顺着脸颊滚落,一双眸子无数种颜色不停的变幻交织。从来没有如此被气成内伤过。

    半响,凤红鸾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云锦……”

    看了一眼房顶被她祸害出的大窟窿,凤红鸾伸手甩出腰间的酬情,酬情的锁链勾住房檐,她顺着锁链飘身而下。脚落到地面,依然难言怒意。抬步向屋里走去。随着她抬步,身上吧嗒吧嗒的滴着水。

    想起云锦说她好好洗洗脑子,更是怒意不打一处来。一脚将脚下的瓦片踢飞。

    “小姐……啊……”杜海急匆匆跑进清心阁。不防突然横空飞来一物,顿时大惊,连忙躲闪。

    ‘啪’的一声脆响,瓦片掉在了玉石地面上,一摔数瓣。杜海堪堪闪过,看到是一片瓦片,顿时一怔。连忙抬头看着凤红鸾,当看见凤红鸾乱蓬蓬的头发和浑身湿透的样子,又是一愣。

    一愣过后,杜海随即想起什么,有许久不曾见到如此狼狈的小姐了,可见今日是何等的凶险。本来发白的老脸更是惨白,急急走上前:“小姐,老奴听到青蓝、青叶所说,您遇到了云族掌刑堂百名隐卫杀手,可是如此……”

    “嗯!”凤红鸾淡淡的应了一声,脸色不好,抬步向屋里走去。

    “这……这可如何是好……”一听凤红鸾确定,杜海身子顿时一软,跌倒在地,喃喃的道:“掌刑堂……是掌刑堂……完了……”

    凤红鸾刚走了两步,听到杜海的话,顿时转过身看着他。只见他说到掌刑堂,身子轻颤,彰显心中恐惧,这是人对某种事物惧怕的本能体现。如水的眸子眯起,冷声开口:“掌刑堂如何?”

    听到凤红鸾的话,杜海顿时身子一震。看向凤红鸾,当看到凤红鸾站在那里,虽然一身狼狈,但是清华镇定,她的身上似乎汇聚着使人安定的气息,杜海慌乱恐惧心神忽然稳定了几分。

    “老奴只是听说据说云族掌刑堂要杀的人,从来就没有能逃脱的了。”半响,杜海缓缓开口:“如今掌刑堂找上了小姐,老奴怕……”

    “只是如此?”凤红鸾挑眉,打断杜海的话,如水的眸子眯成一道直线,看着杜海恐惧慌乱的眼睛:“我问你,我娘可否与云族有关系?”

    杜海顿时惊异的抬头看着凤红鸾。

    “那四大护法是云族掌刑堂的四大长老?”凤红鸾声音没有半丝温度,看着杜海震惊慌乱的眸子,冷声道:“是不是?”

    “小……小姐……”杜海身子顿时剧烈颤抖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看着杜海神色,冷冷一笑,猛的转身,走进了屋内。

    “小姐……”杜海立即站起身,连忙的追了过来,见凤红鸾走进了房间,顿时跪倒在地,急声道:“老奴不是有意要欺瞒小姐,只是夫人交待,不想小姐和云族有任何牵连,老奴不得已,不能辜负夫人临终所托……”

    “我知道了,找人将房顶给我补好!”凤红鸾走回了房间,淡淡的声音飘了出来,一如既往。

    杜海的话顿时的吞回了口中。愣愣的看着紧闭的房门。似乎没想到凤红鸾既然知道了,居然就如此一句话便完了。半响听到房中传来水声,连忙惊醒,抬头看了一眼漏了一个大窟窿的房顶,不明白如何房顶会突然出现一个大窟窿,愣了片刻,连忙应了一声,疾步跑了出去。

    不出片刻,杜海已经找人重新搬了瓦片进了清心阁,将凤红鸾踢开的那个大窟窿补齐了。挥退了人,收拾妥当,便过来跪在门口。

    希望小姐不会怪他。他也是遵照夫人临终遗言。而掌刑堂如此可怕,他私下也不想小姐卷进去。据夫人说那是一个只有魔鬼才能待的地方。

    凤红鸾沐浴出来,洗去了一身雨水冲洗的污垢,换了一身干净都衣衫,看了门口跪着的杜海一眼,直接站在了窗前。目光清凉的看着窗外。

    窗外的雨虽然还在下着,但是已经变成了早先的蒙蒙细雨。院中尘土被这一场大雨冲洗一新,那株桂树在院中娇俏而立。

    桂树前些日子被君紫璃劈断,凤红鸾让杜海找人重新的嫁接好了,如今依然枝繁叶茂。开的鼎盛。在蒙蒙雨中,是清心阁独一道风景。

    但是尽管嫁接的再好,已经不是原来的那颗,已经是事实!

    “杜伯,你现在去将那棵树底下三尺深处的东西挖出来。”许久,凤红鸾缓缓开口,对着杜海吩咐道。

    “是,小姐!”杜海听到凤红鸾喊杜伯,知道小姐并没有因为他的隐瞒而生气。立即一喜,连忙起身应声去了。

    不出片刻,便在树下挖出一个玉盒。心中惊异,不知道小姐何时藏了这个东西在这树下。但他知道这玉痕正是夫人留给小姐的那个,那日小姐说想不起来了。其实小姐是想起来的……

    将玉盒拿过来给凤红鸾,杜海立在一旁。

    凤红鸾看着玉盒,一看便知是和装千年血灵芝的那个盒子是一对,那个盒子画着七彩金凤,这个盒子雕刻着七彩金龙。凤红鸾淡淡的看了一眼,手指一按,‘啪’的一声,盒子应声而开。

    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凤红鸾顿时一怔。

    只见盒子里面躺着一只碧绿的手镯。手镯熟悉无比,正是和她手腕上所带着的翠羽烟云一摸一样。连忙低头看手腕,翠羽烟云还在她的手上带着。

    “小姐,这……”杜海也惊异的看着锦盒里的手镯。再看凤红鸾的手。不明白怎么又是一只翠羽烟云。云族至宝不是只有一只么?如何还有一只?

    凤红鸾也是疑惑,只不过没有杜海显眼罢了。她抬头淡淡的看了杜海一眼。伸手拿起锦盒里的手镯,在手中抚摸。手镯触感温润,手感细腻,滑如凝脂,暖如温泉之水,和翠羽烟云给她的感觉一抹一样,分毫不差。

    一见便知是世间罕有的玉之极品。

    将手镯放在手腕上和翠羽烟云相比较。两枚手镯连纹理脉络都一摸一样,同样没有人工雕刻的痕迹,似乎天然形成的。碧绿中一抹轻烟,如羽毛般轻盈柔软,又似一批绣锦,海天青色中那一缕绵软的白。

    似乎双胞胎一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分彼此。

    心中惊异,来回的用指尖抚摸,越是抚摸,感觉整个身子都跟着两枚手镯暖了起来。如沐浴在暖暖骄阳之中。把摸半响,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同之处。凤红鸾将那枚手镯放下,看着锦盒,锦盒里只有这一枚物事儿,再空无一物。

    伸手拿过锦盒,凤红鸾仔细的看着,须臾,她手指一按,只听龙眼处‘啪’的一声清响。从里面弹出一小块软稠。弹出软稠落在凤红鸾手里,那处又自发的合上。

    “好精密!”凤红鸾不急于看那绸布,而是抱着盒子又研究了半响,比现代最精准的消息布置都要高明数倍。赞叹道。

    “小姐,快看看那上面说了什么。”杜海看着凤红鸾手中都绸布,最关心的是这个。

    凤红鸾点点头,放下盒子,她记得杜海说她娘叮嘱她拿到那株千年血灵芝后送给一个人。而那个人和地址就在给她的这个锦盒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