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53章 只准想我(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无事便好!云族的事儿不宜插手!”玉痕淡淡开口,声音淡如风,带着一抹微微暗沉。

    流月顿时住口不语了。西凉有一大堆要主子性命的人,如果主子再在此时得罪云族掌刑堂,的确不好。云少主毕竟是云族人,而且红鸾公主的麻烦都是他找的,自然该他解决。可是红鸾公主屡次被云少主救,那她的心岂不是也会被云少主俘获?

    “主子,红鸾公主对云少主万一……那您……”流月又轻声开口。他从小跟随在玉痕身边,自然是合了主子的性子,是个不喜多言之人,可是这实在是关系到主子的终身幸福,他忍不住开口。主子再不出手,红鸾公主要是被云少主夺了心,那该如何是好。

    “云族掌刑堂不会轻易相与的。”玉痕沉默了片刻,淡淡吐口:“父主的修书怕是要到了!”

    两句不相干的话后,玉痕不再言语。流月看着主子淡然的背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不再开口询问。不出片刻,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

    转过了两趟街,渐渐的大了起来,带着丝丝沁凉的寒意,云锦回头向后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刚才玉痕所在的方向,凤目眸底闪过一丝深邃凌厉,攥着凤红鸾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凤红鸾微微蹙了一下眉,抬眼看云锦。

    云锦立即转过头,如玉的俊颜瞬间挂了一丝暖暖的笑意,声音绵软:“鸾儿,真想这样牵着你的手走一辈子!”

    凤红鸾脚步一顿,抬眼看云锦,只见到那一双清如泉的眸子溢满着浓浓的情意和暖意,眼中只倒影着她的颜色,心神顿时一晃。曾几何时,也有那么一个人告诉她,牵着她的手走一辈子,永远也不分开,可是最后呢?还不是冰冷的手枪对准她的心脏……

    “呵……”凤红鸾想到此,忽然嘲讽一笑,面无表情的从云锦的眸子移开视线,周身笼罩浓浓的灰暗和苍凉。

    云锦看着一瞬间转变的凤红鸾,她的眸子刚才一瞬间是看向他,却是又透过他看向别处,心底忽然一紧,如被猫抓的般生疼,攥着凤红鸾的手再次一紧,哑着嗓子道:“鸾儿,你可是还想着君紫璃?”

    话落,一双眸子紧紧的看着凤红鸾,想透过凤红鸾淡漠苍凉的眸子探出什么。

    凤红鸾似乎没听见一般,嘴角嘲讽的弧度不变。

    “君紫璃有什么好?不过是污浊了一双眼而已,他何德何能值得你这样!我不准你再这样……”云锦手腕一用力,将凤红鸾带进怀里,不满霸道的道:“不准再出现这样的神色,我不准你以后再想他,十年前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作数,从今以后,你只准想我……”

    “只准想你?”凤红鸾嘲讽的笑毫不掩饰,一双眸子同样嘲讽的看着云锦:“你值得么?”

    “自然值得!”云锦毫不犹豫的开口。但看到凤红鸾嘲讽的笑,被那笑刺的眼睛生疼,顿时心中生恼,伸手猛的捂住了凤红鸾的眼睛,不但是眼睛,大掌连凤红鸾整张小脸都盖住了,恨恨的道:“不准这样看我,你这样看谁都可以,就是不准这样看我……”

    话落,尤不解恨的瓮声瓮气道:“我即便现在什么都没有,我不敢与你保证什么,但是我心里只有你,连我自己都丢了也只剩下你,你……你……”一连几个你字过后,云锦面上恨恼的神色渐渐褪去,小心翼翼的看着凤红鸾,柔声道:“我只希望有朝一日……能与你这样漫步到老……你可信我?”

    闻言,凤红鸾心底一颤,心口不受控制的紧缩了一下。抬眼看着云锦。眼前只是漆黑的一片。心口瞬间涌上一抹寒凉。多么动听的话,可是她眼底看到的还是一片黑。她的光明,根本就不在抬眼处。

    猛的打开云锦的手,看也不看他一眼,沉着脸转身向前走去。信么?她谁也不会再信……

    “鸾儿……”云锦被凤红鸾打开,手保持着捂着凤红鸾脸的姿势,怔怔的看着那背影一步一步绝然的走远,蓝衣背影,清冷凉薄,冰寒无情。周身透着淡漠气息,似乎隔绝世间万事万物。没有半丝留恋。刚才双手交缠在手心里的温暖,两人雨中漫步,似乎被她扔到九天之外。

    低头看自己手心,温度还在,细腻,柔软,还带着丝丝冰寒,清凉凉的直入心肺,明明是如此清寒清凉,他的心却是焦灼着生疼。几乎不受控制的,全身都痛了起来。

    须臾,云锦身影一闪,向着凤红鸾追去,身形不落,伸臂直接揽住凤红鸾的身子,抿着唇一言不发向着丞相府飞去。

    细密的雨随着云锦的速度,衣袂卷起疾风,清凉的风直直打在脸上,将往日一张清华秀雅瑰姿艳逸的容颜生生的划出一道冷硬刚毅的弧度。

    凤红鸾忽然抬眼,第一次认真的看着云锦。仅是一眼,便收回视线,用手拨开云锦挡在她脸上遮挡风雨的衣袖,任清凉凌厉如刀的风也直直的打在她的脸上。绝色清华的容颜一片清凉淡漠。

    云锦低头看了一眼凤红鸾,看到她淡漠清寒的小脸,心中一阵颓败,须臾懊恼的加快速度,不出片刻间便回来了丞相府。

    身形不停,飘身进了清心阁,直接落在了房顶上。

    云锦紧紧抿着薄唇,一双眸子积聚着懊恼的神色,大手猛的胡乱的揉搓了两下凤红鸾的头发,转眼间将凤红鸾好好的头发揉搓成了一团鸡窝,只听他恨恨的道:“你这个女人,真是喂不家的白眼狼……”

    感觉头上大手胡乱用力的揉弄,凤红鸾小脸顿时一寒,刚要出手,云锦的手已经收回,认真的看着凤红鸾:“鸾儿,我如今就回云族去处理,你……”

    凤红鸾手猛的顿住,蹙眉看着云锦认真的眸子。

    “你要小心,不过今日之事后,那些人短时间内必不敢再来。我多不过十日便回。你等我回来……”话落,云锦顿了顿,紧抿了一下唇角,眸光清澈甘冽,声音一转加重:“不准你被别人夺了心去!”

    凤红鸾小脸一沉,瞥过了脸不看云锦,转身抽出酬情就要下了房顶。

    “我知道即便我不在,你也会没事儿的。今日那尊玉佛……”云锦猛的伸手拉住凤红鸾的胳膊,钳固住她的身子圈在怀里,似乎没看到凤红鸾寒下来的小脸,紧咬了一下唇瓣,眉峰纠结,似有万分不舍和担心忧虑,但又心中懊恼无可奈何,半响,手臂紧紧一搂,似乎要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恨恨道:“他不良居心,实在可恨!”

    凤红鸾身子被迫困住,听到云锦的话,看到他的样子,顿时心中一怒:“到底谁有不良居心?永远看到别人,看不到你自己才是那个……”

    话音未落,凤红鸾突然意识到两个人贴成一团,中间一丝空隙也不留。对方滚热的温度由薄薄的衣衫处传递过来,两个人都是浑身湿透,薄薄的衣衫包裹在身上,紧贴在一起,感觉肌肤贴在一起一般,本来是清凉的雨水,如今感觉中间如烧了一团火,滚烫起来。

    凤红鸾的话顿时吞了回去,前世今生如何有过这等风流阵仗?亚林是彬彬有礼都谦谦君子,哪里如云锦一般如此混蛋无赖,而且以往和云锦打吵都未曾如此贴近如一人,被雨水冰寒了的小脸染上恼羞的红晕,又看到云锦紧紧锁住她的眸子里带着也意识到两个人此时情景的愉悦笑意,顿时羞怒,斥道:“松开!”

    “不松!”云锦摇摇头,看到凤红鸾退却了清冷清寒,染上羞怒潮红的小脸和那隐含羞怒的眸子,从来没见过鸾儿也可以如此,心底突然升起一抹欢喜,更是将凤红鸾身子紧紧困住,不让她动分毫。似乎丝毫不觉得两个人已经揉成一团,难分彼此,霸道的继续重复道:“我就是对你不良居心,我早就看到自己的心了。所以不准你被他夺了心!”

    “除了我,谁也不准!”话落,又坚毅都重复道。声音带了一抹微微暗哑,白玉都容颜也染上了一抹初起风情的潮红。在浓浓细密都雨帘中,美艳不可方物。

    “妖孽!”凤红鸾不受控制的被晃了一下眼睛,明明雨水如此清凉,明明她身体有寒毒清凉入骨,但是这一刻觉得热的难受,撇开眼睛,不看云锦妖孽的脸,恼道:“你再不松手……”

    “再不松手你还打我么?打我也不松手!”云锦顿时赖皮的接过话,眉眼间隐着一抹得意,脑袋枕在凤红鸾的肩头,将全身都重量几乎都倚在凤红鸾的身上,唇瓣喷洒出灼热的气息在凤红鸾纤细如雪的脖颈,只听他软软道:“鸾儿,每一次你打我,我回去就想,总有一日会让你对我下不去手的。”

    听到云锦的话,凤红鸾身子顿时一僵,那软软的声音忽然让她心头涌上一抹酸意。要说的狠话顿时吞了回去。只感觉抱着他的身子是如此的精瘦,比初见似乎瘦了一圈。有一种咯人的疼。张开的唇瓣闭上,凤红鸾沉默不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