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47章 有好戏看(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晚安,总裁大人一品嫡女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落,郑太医伸手一直不远处的藏身之处。又道:“我二人亲眼目睹琼华公主意图非礼王爷,王爷让琼华公主离开,琼华公主非但不离开,而是朝着王爷扑了过去,然后也解了自己衣服……”

    郑太医虽然一把年纪,但是这等事儿还是头一回经历,又因为属于偷窥,不是太光彩,老脸说到此不免有些发红。

    “李爱卿,可是如此?”君紫钰转眸看向那刑部的李大人。

    “回皇上,却是如此,琼华公主太过疯狂,微沉和郑大人一时吓坏了,等跑过来阻止的时候,公主已经被王爷打了出去……”那刑部的李大人立即道。脸色也是红白交加。

    “玉太子,令皇妹如此下作之举,玉太子可有说法?”君紫钰脸色沉了下来,看着玉痕沉声开口。

    “这里是东璃的天牢,我的人也未亲眼所见。如今琼华昏迷不醒,具体如何还有待探究。难道只是凭你东璃子民之言,便想要玉痕信服么?君帝也太过武断了!”玉痕看着君紫钰,淡淡开口。

    君紫钰立即失声。除了琼华公主外,的确没有玉痕的人亲眼所见,这事儿就如此定论,玉痕自然不会信服和认同。心中思量,抿唇不语。

    “你看看她穿着如此,不是来行下作之事还是为何?难道你说本王非礼了她不成?”君紫璃闻言顿时怒道。

    “东璃和西凉民风皆为开放,只凭穿着能说明什么?”玉痕凤眸一冷,看向自上躺在无声无息的琼华,又挑眉看着君紫璃:“皇妹昨日被你当殿退婚,受了如此大的刺激,今日降下颜面以求和好,而遭此重创,毕竟是女子,能如何占你便宜?璃王殿下此等说法未免说不过去。况且所见之人都是你东璃之人,如何能让本太子相信皇妹不是被你非礼才至此。”

    “都亲眼所见,她付诸实行,如何说不过去?难道本王还随了她的心不成?”君紫璃顿时大怒,跪着身子从地上站起来,死死的看着玉痕。

    “此二人据说一直就陪同你身处此地,本太子实在难相信此事件是否你等预谋来污蔑我皇妹。毕竟我西凉的人可未曾亲眼所见。”玉痕凤目扫了一眼郑太医和刑部的李大人,不再看君紫璃,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君紫钰,淡而凉的声音开口:“今日之事君帝若不给个说法,玉痕便不能信服,前日退婚,今日侮辱之事。这两笔账合在一起,君帝思量吧!”

    最后一句话,玉痕的声音压沉。眸光是一望无尽的凉意。

    君紫钰心底一震,原来玉痕的倚仗在这里。没有他的人亲眼所见。他便如何也不会承认。薄唇紧紧抿起,君紫钰淡淡开口:“玉太子何出此言,未曾你的人亲眼所见,但是事实便是事实。如何能是虚言?琼华公主如此失得,让我东璃如何迎娶?”

    “是不是事实,还是虚言,玉痕和君帝二人不都未见不是么?琼华向来守礼,何至于此?若真如此,也有待探究。我皇妹在昨日之前可是一直秉持我西凉国风,万不会如此轻浮。”玉痕挑眉,扫了一眼沉怒的君紫璃,淡淡开口:“君帝袒护璃王殿下,也要让本太子信服才是!”

    君紫钰心中震怒,但是也无话反驳玉痕,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琼华:“玉太子似乎不关心令妹还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呢?”

    玉痕也淡淡看向琼华,缓缓开口:“女子名节大于天。未曾还皇妹清白之前,玉痕自然不能随意挪动皇妹。君帝似乎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关心。”

    君紫钰顿时一噎,心中憋闷,好一个玉痕!今日算是彻底的领教了。袖中的手死死的攥了一下,开口:“如今便将琼华公主救醒如何,看看公主是何情形。毕竟当事人在此。若是确实如王弟所言,那么朕便要找玉太子讨还一个公道了,若是两国联姻,也要找一个守德合宜的人来才是。如此失得之人,别说王弟不接受,朕也不会同意。”

    “皇妹的确是该救醒!君帝所言这些未免太早,倒是让玉痕觉得有筹谋嫌疑。具体如何,端看我皇妹醒来如何说吧!”玉痕缓缓开口。

    一听有筹谋嫌疑,君紫钰顿时气冲脑门,他被玉痕逼迫的一夜未睡想着对策,哪里有时间来筹谋今日情形。顿时怒道:“玉太子要谨言慎行,朕一国之君,不会做如此下作之事。”

    “倒在地上的可是我皇妹,我西凉宠在手心里的公主。如此之事一过,女儿家名声受损不说,还有损我西凉国风。”玉痕淡淡挑眉:“难道君帝不会,玉痕便会么?”

    “既然如此,朕和玉太子在此争夺也是枉然。具体如何,还是看琼华公主醒来再说吧!”君紫钰怒气消退了一分。对着郑太医吩咐道:“给琼华公主救醒!”

    “慢着!”一直沉着脸不语的君紫璃此时开口,看着玉痕:“她所作所为,醒来如何会承认?难道我要被平白冤屈不成?”

    “不错!”君紫钰顿时点点头,转眸看玉痕:“如果公主不据实所言,反过来诬陷我王弟,那该如何?难道我王弟和东璃要承受如此不白之冤?”

    玉痕淡淡挑眉,凤目眸子闪过一抹暗沉:“照君帝说我皇妹便救醒不得了?”

    君紫钰抿唇:“自然是要救的,可是万一琼华公主如王弟如此说反咬一口,又该如何?”

    “那君帝和璃王殿下可有何对策?”玉痕缓缓开口:“若是有对策可是要快,如果我皇妹在如此冰凉地面出了事端,诬害性命。父皇那里不但玉痕难辞其咎,就是东璃,父皇爱女心切,怕是要还一个公道的。”

    君紫钰心里一震,看向地板上的琼华,就见到那女人小脸潮红,似有不对,思索了一下,缓缓开口:“朕知道云少主可以使用灵力在一个人昏迷之时作法探出心中所想和事实。不如叫云少主过来相救,云少主既不是东璃之人,也不是西凉之人,两边必不相助。玉太子以为如何?”

    玉痕淡淡挑眉,缓缓开口:“如果云少主乐意看到我西凉和东璃起纷争战端的话,怕是必然不会公正。玉痕不知道君帝从哪里对云少主如此信服?”

    “那玉太子该认为如何?”君紫钰想着云锦对凤红鸾私心,为了让王弟对红鸾死心,万一助了琼华诬陷王弟,怕是真不会公正,点点头反问玉痕。

    “据传言除了云少主,还有两个人怕也是可以。”玉痕缓缓开口。

    “哦?玉太子不妨说说哪两人?”君紫钰抬眸看着玉痕。

    “其一便是智缘大师。智缘大师能力非比寻常,正义想必不用在下说,必然不会偏袒任何人。”玉痕淡淡道。说到智缘大师,声音带着一丝尊敬。

    “对,还有智缘大师,朕倒是给忘了!”君紫钰点头。智缘大师得道高僧,就因为正义,被天下推崇。所以,根本就不必怀疑智缘大师。顿了顿又道:“可是智缘大师云游四方,四海为家,如此时候该去哪里找智缘大师?”

    “智缘大师早在几日前为了助清音寺天音大师出关,此前已经回到青山寺,这两日正在青山寺讲法。君帝和本太子同时派人去请,想必智缘大师可以来一趟小施援手。”玉痕缓缓开口。

    “那还有一人是何人?”君紫钰扬眉。若是有智缘大师相助,那就可以换王弟清白了。只是不知道那一人是谁?想着东璃还有谁能和云锦、智缘大师一样有能力,恍然看着玉痕:“玉太子不会说的是自己吧?”

    “玉痕倒是也可以。但是君帝自然怕是不会放心玉痕!”玉痕摇摇头,缓缓开口,凤目眸底闪过一丝暖意道:“红鸾公主才华冠盖,在下若是没猜错的话,公主也是可以的。”

    “红鸾?”君紫钰一怔,随即摇摇头笑了:“朕倒是将御妹忘了,御妹大才,惊华滟滟,怕是可行!”

    君紫璃听到凤红鸾的名字,身子顿时一僵。他自然不能让她看到他此时如此狼狈,立即摇头:“智缘大师一人就可了!”

    玉痕凤目闪过一抹厉色,淡淡开口:“由智缘大师和红鸾公主二人同时探测。得出结果若是一样,才能令人信服!君帝以为如何?”

    “好!”君紫钰看了一眼君紫璃,缓缓点点头,看着玉痕:“不知如何去请这二人?”

    “青山寺路途稍远一些,你我隐卫各去一人就可行了。我身边流月可去,至于丞相府么……我身边小蜻蜓可以去!”玉痕道:“君帝觉得是否可行?”

    “好,青山寺我身边凌青可去,丞相府就李文去吧!”君紫钰也同时定了人。如此大事儿,自然两边都要去人,以防有丝毫疏漏。这可是关系到两国大事。

    玉痕点点头,吩咐道:“流月,你去青山寺,请智缘大师辛苦一趟。”

    “是,主子!”流月立即躬身。身影一闪,向着青山寺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