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46章 有好戏看(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君紫钰顿时住了口,向着声音开来源看去。一见是掌管刑部的那位大人,面色微微一变。看急匆匆来的神色,怕是天牢出事儿了。那位大人还没走进,君紫钰威严声音开口:“何事?”

    玉痕看到来人穿着刑部品级的官服,凤目闪过一抹幽深。

    “秉皇上……皇上……大事不好了……”那位大人一来到便‘噗通’跪倒在地,上气不接下气开口:“皇上……天牢……”

    “天牢出了何事?快说!”君紫钰顿时眉峰挑起,威严的声音带了一抹暗沉。刚才有人来请示琼华公主探视天牢。他想着王弟正好趁此机会可以从琼华公主口中探出十年前之事。也正好看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便也准了。如今一见这位大人惊慌失措的神色,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秉皇上,琼华公主……”刑部那位大人急忙惊慌而来没注意玉痕,此时一抬头,正对上玉痕幽深的凤目,顿时一惊,话说了一半,卡在了嗓子里。

    “说,如何了?”君紫钰听琼华公主,面色一沉,想到难道是王弟大怒之下将琼华给杀了?

    “琼华公主非礼诱惑王爷,行……行不德之举,被王爷打昏死了过去,如今就在王爷的牢房内……”那位大人听到君紫钰的呵斥,顿时身子一哆嗦,连忙道。

    闻言,君紫钰心底顿时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面色平静没有半丝变化的玉痕,沉声开口:“居然有此事?可是属实?”

    “回皇上,臣和郑太医亲眼所见,的确属实。如今公主依然衣衫不整昏迷在地……璃王殿下说请玉太子去领人……还请皇上论断……”那位刑部大人立即道。

    君紫钰心中忽然安稳了一分,看来此事有了转机,转头看着玉痕:“玉太子,此事……”

    “本太子和君帝都在这里也不知道具体情形如何,既然关系到琼华声誉,本太子便随君帝一同前去东璃的天牢看看如何?”玉痕淡淡开口。

    “好!”君紫钰点点头,对着李文吩咐道:“摆驾!朕便同玉太子一起去天牢看看情形如何,再做论断!”

    “是!”李文顿时高喊一声:“摆驾天牢!”

    “玉太子请!”君紫钰站起身,袖子轻轻一甩,算作一礼。

    “君帝请!”玉痕也缓缓站起身,同样袖子轻轻一扫,也是一礼。

    君紫钰当前,玉痕在后,不出片刻,二人的车撵便出了皇宫向着刑部天牢而去。

    坐在御撵内,君紫钰一双凤目满是思量,希望此举属实,确实如此,那么王弟拒婚西凉,便有了转机。这样失得的女子,东璃自然不娶。所以王弟便也有了推拒的理由。到时候西凉也只能将此事作罢。

    不过见刚才玉痕面不改色,君紫钰还是心中没底,玉痕善于掌控所有事,否则也不会在西凉子女众多,众狼环嗣中依然稳坐太子宝座数年而安然无恙。他自然不会认为玉痕能在此时情况下脱离对琼华的掌控,或者说本来此举就是他授意?

    可是此举不但于琼华公主名声受损,而且也与西凉国运受损,尤其是此时西凉国稳站上风的时候,出了此事,他想不明白玉痕能有何筹谋。想到的是若是此事确实的话,那么东璃可以反咬一口,不明白玉痕的镇定从何而来。还是他其实只是装作平静?毕竟玉痕太过深不可测。比之他见过的西凉国主可是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君紫钰想了一路,也没想明白。只等着到了天牢看看情形属实,再做论断,若是真是属实,断然不允许再受西凉威胁。

    君紫钰坐在车内打着思量的同时,玉痕也坐在车撵内尾随其后,帘幕遮掩下给他如玉的俊颜踱上了一层暗影,看不出表情,只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的弧度。

    刑部那位大人抹着汗跟随在君紫钰和玉痕的车撵之后,想着今日不求别的,只求老天保佑,让她安然无恙留下性命就好。他有些后悔,早知道是如此情形,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琼华公主借一步说话的。不过如今此事错在琼华公主,他不是愚蠢之人,想必皇上应该是高兴的吧?希望再勿要起变端才好。

    刑部天牢门口。君紫钰御撵停下,顿时镇守天牢的一应士兵和狱卒齐齐跪地:“恭迎皇上!吾皇万岁!”

    君紫钰下了御撵,没有急着走进去,而是负身而立等玉痕下了车撵,微微叩首:“既然是两国之事,朕请玉太子一同进去一探究竟!”

    “好!”玉痕凤目扫了一眼停在那里的琼华的车撵和恭候在外的人,点头道。

    二人又微微一礼让。君紫钰和玉痕同时走了进去。

    一入天牢内,沉暗的腐朽气息铺面而来,君紫钰和玉痕都面不改色,缓步而走。那位刑部的大人立即悄声跟上。

    在里面早已经听到君紫钰驾到,此时郑太医一见君紫钰和玉痕来到,立即跪地:“老臣恭迎吾皇,吾皇万岁!拜见玉太子!”

    “奴婢拜见太子殿下!拜见君帝!”跟随着琼华而来的两个嬷嬷立即惶恐叩首,头梆梆的磕到地面上,声响很大。

    “臣弟拜见皇兄!”君紫璃沉怒的脸此时也跪地。

    君紫钰在距离牢门几步远的距离停住脚步,看了一眼君紫璃,眸光转向躺在地上的琼华身上。一看薄纱的衣衫没穿而是盖在身上,看来说的情形属实了。也可以猜到琼华一定是知道王弟死拒不娶她,出此下策,诱惑手段,想行下作之事,让王弟非她不娶。不过王弟是何人?真是不明白这个女人是聪明还是愚蠢,认识十年,王弟如何能是被女色迷惑之人?

    凤目闪过一丝厌恶,一闪而逝,君紫钰移开视线,沉声开口:“这是怎么回事儿?”

    玉痕也同时停住脚步,目光清凉的扫了跪在地上的君紫璃一眼,又淡淡的掠过琼华薄薄的轻纱衣衫依然遮不住的曼妙身姿,眸底闪过一丝寒凉。静站不语。

    君紫钰话落,无人回答。郑大夫自然不会抢口。那两个嬷嬷没听到太子殿下问话,自然也不敢答。

    “王弟,这是出了何事?”君紫钰问君紫璃。

    “回皇兄,琼华公主进了这里,对臣弟欲行下作之事。臣弟不允,她便强行,臣弟将她打昏在此。请皇兄论断!”君紫璃声音依然含着怒意。十年他居然就没有看清这个女人的真实面目,尤其是被她鸠占鹊巢蒙蔽欺骗了十余年,更是心中含恨。

    “哦?居然真有此事!真是……”君紫钰想说真是岂有此理,似乎想起旁边的玉痕,顿时住了口:“玉太子,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理?”

    如今总算有他理直气壮开始说话的时候了,君紫钰一句话问的声音颇大。有些一扫这一日夜胸腹闷气之感。觉得还是占理心中畅快,就连说话也是底气十足。

    “我皇妹如此狼狈摆在这里,君帝如何只听信璃王一面之词?”玉痕淡淡开口,看着那两个嬷嬷:“你们说,到底发生了何事?公主何以至此?”

    两个嬷嬷一听太子殿下问话,齐齐一哆嗦,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齐齐摇头:“奴婢不知道!”

    “不知道?”玉痕挑眉,凤目凌厉的看着二人:“你二人是随公主而来,如今公主如此情形,你们居然说不知道?还不据实说来!”

    “回太子殿下,奴婢二人虽然是随公主而来,但是公主让奴婢二人等在外面,并没有进来。奴婢二人自然不敢违背公主命令……”那两个嬷嬷立即一边叩头一边道。

    “那你们可曾听见什么?或者是就没有看到什么?”玉痕看着二人:“我是如何交代你们的,一定要看好公主,万不可出现纰漏,如今公主如此,出了此事,你们是想死么?”

    玉痕自始至终声音都是一个音调。但是那俩嬷嬷一听几乎吓的瘫软在地。立即磕头:“太子殿下恕罪,奴婢只听到公主一直求璃王殿下和好,璃王殿下却一直对公主发火,让公主滚,然后便听到了两声公主的尖叫声,奴婢二人跑来就看到公主昏死过去了,璃王也衣衫不整……”

    “奴婢就看到这些,都是据实所言,太子殿下恕罪……”那两个嬷嬷顶着惧怕,将情形描述了一番。尤其将后面君紫璃和琼华衣衫不整特意的强调了两遍。

    “你可是看到公主强行非礼璃王?”玉痕目光从那两个嬷嬷身上移开,看向一旁的郑太医。

    君紫钰凤目闪过一道厉色,也看向郑太医。

    “回皇上,臣和李大人一直陪着璃王殿下在此,后来公主进来了和李大人说借一步要和璃王殿下说些私话,让老臣和李大人让一步。于是老臣和李大人便躲了开去。”那郑太医低垂着头感受两道目光如冰刀一般的架在他的脖子上一般,强忍着压力开口:“但是因为皇上交待要细心照料和看顾王爷,所以我二人未敢离开。而是躲在了那后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