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45章 下作之事(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琼华几乎被撞的昏过去,但是她知道她来的目的,一定不能昏过去。他已经知道十年前的事儿了,如今将自己交给他是最后的机会。她一定要紧紧的抓住,不能失去。尤其是这样的有气魄的君紫璃,更是让她心头小鹿幢幢,不能自拔。

    “璃,十年前什么事儿我真的不知道,也记不得了。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好?我改好不好?”琼华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小脸满是泪痕,向着君紫璃走进。因为刚才君紫璃那一扫,她步履虚浮,如今走来更是娇娇弱弱,手下不着痕迹的扯开了丝带,顿时大片春光外泄。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君紫璃强忍着不再出手。他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个女人无论如何做,也再诱惑不到他了,决然道:“别再费心机了,告诉你,这辈子我永远不会娶你,绝对不会!”

    琼华身子猛的一震,险些一个不稳跌倒地上,看到君紫璃决然没有一丝机会的俊颜,顿时心下一狠,几步上前,扑到了君紫璃的身上:“璃,你骗我的对不对,我爱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君紫璃侧过脸极力的忍耐着,心中被恨怒纠缠填满,不妨琼华突然扑倒他的身上,本来他有重伤,再加上从昨日一直饮酒不曾进食,身子极其虚弱,琼华又猛的扑过来,一个不稳,被琼华扑倒在了床上。

    “滚开!”君紫璃顿时大怒,手去推琼华。触感处是一片柔嫩细致的肌肤,他毕竟未曾接触过女人,手不由得顿了一下,再看琼华衣带尽解,衣服薄如轻纱,惹火撩人,心中更是大怒,再用力去推。

    借君紫璃那一顿的空隙,琼华死死的抱住君紫璃的身子,几乎与他融为一体,哭声带着娇媚惑人:“璃,我不走,我是爱你的,你也是爱我的对不对?你还记得我喜欢吃茶花糕,外面十年书信来往,你……”

    “滚开!别让我再说一句!”君紫璃一双眸子喷火,以往并没有觉得琼华这副娇柔样子有什么不好,但是此时却是厌恶和心中作呕。他真是瞎了眼睛,十年时间,居然就心心念念这么个女人。不,他心中的女人只有红鸾。那一个小小的清冷孤寂的背影弹着那样优美的高山流水。那一眼,从此就住进了他的心。

    可是不曾想,被这个女人占了十年。手都攥出了青筋,君紫璃心中恨意怒意纠葛,几乎要将他淹没。

    琼华一看如此君紫璃都不为所动,心中含恨,没想到凤红鸾那个贱女人在他的心里如此深,顿时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心下含恨,猛的覆上君紫璃气怒的薄唇。

    身上的轻纱同时滑下,小手一勾,猛的扯开了君紫璃的腰带。

    君紫璃意识到琼华的意图,头一转,琼华的唇亲在了他脸上。心中大怒,厉喝一声:“贱人,滚……”

    随着厉喝,君紫璃手猛的用上了内力,将琼华打了出去。

    “啊……”琼华一声痛呼,身子再次撞倒了铁门上,顿时昏死了过去。身上轻纱寸缕,大片白玉好春光露出。

    与此同时,早就听到声音实在忍不住怕出事儿的刑部那位大人和郑太医急急赶了过来,正好看到琼华被打出的这一幕,同时大惊失色。骇然的站在不远处看着里面的情形,只见璃王衣衫凌乱,琼华公主只着寸缕的昏死在地。

    “王爷,这……这……”刑部那位大人脸色发白,看着琼华,这莫不是王爷将琼华公主打死了吧?

    “将她扔出去!”君紫璃面色铁青,手背青筋迸出,伸手系上丝带,看也不看琼华一眼吩咐道。

    “王爷,这可是琼华公主,万万不可……”那位刑部大人顿时惊呼。连忙转头看着一旁也傻了的郑太医立即道:“快,快看看……快看看公主还有气息么?”

    郑太医此时也惊醒,连忙上前伸手去探琼华鼻息,那位刑部大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郑太医,生怕他一开口说琼华公主死了,那他脑袋和他全家九族的脑袋都玩完了。

    “公主只是暂时昏死过去了……”郑太医探琼华有气息,连忙道。

    “还好,还好……”那位刑部大人顿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要是琼华公主死在天牢,事儿可大了。两国开战在所难免,他有监督不得力之罪,轻则罢官,重则那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君紫璃自己用的力道自然知道琼华死不了。他虽然心中恨极怒极,但是也还没失了理智要她的命。冷声吩咐道:“弄出去,或者让玉痕滚来接人,这就是她西凉的公主,居然做此下贱之事来魅惑本王。”

    “这……”那位刑部大人再次一惊,看着君紫璃。王爷又有生机了,如此一看,还是那个深不可测,威严令人惧怕的王爷。但是让玉太子来接人,这……

    “还不快去!”君紫璃见那位刑部大人不动,顿时怒喝。

    “是,下官这就去!”那位刑部大人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疾步的走了出去。

    “公主,公主……”那跟随着琼华来的两个嬷嬷在另一侧偷听了半响,此时听到不对,连忙跑了过来,当一看到琼华昏死在地上,顿时大变,齐齐上前,其中一个嬷嬷顿时大怒质问君紫璃:“璃王殿下,你将我家公主怎么了?”

    “是啊,王爷,我家公主进来时候好好的,如今怎么会……公主,公主……”另一个嬷嬷顿时抱起琼华的身子去探他鼻息,这一看还有气,也质问君紫璃。

    毕竟如果公主出事儿,她们是跟随公主进来的人,也逃不了干系。一个不好,小命便搭进去了。心中恐惧。

    “你家公主下贱,还轮不到你们来质问本王!”君紫璃怒意充斥,声音严厉,凤目满含厉色,周身煞气笼罩。

    那两个嬷嬷顿时身子一哆嗦,摄于君紫璃的威势,立即住了嘴。其中一个嬷嬷连忙拿过琼华散落的衣服要给她穿上。

    “住手,让玉痕过来看看西凉国的公主,真是好风仪,好教养!居然诱惑本王行下贱之事,简直就是青楼女子所不如。”君紫璃怒喝的阻止那个嬷嬷。

    那嬷嬷手顿时的顿住,惨白着老脸看着君紫璃。一听君紫璃提到自家的太子,心中更是恐慌,这要是太子殿下来了看到,公主此举,她们都心知肚明是来诱惑璃王的。而且公主如今样子,如何能这般不着衣衫……

    迫于君紫璃的威势,两个嬷嬷也为了自己性命着想。对看一眼,犹豫了片刻,一个嬷嬷松手,将琼华重新的放到地上,另一个嬷嬷立即将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

    做完这一切,两个嬷嬷惨白的脸跪在琼华身边。公主这副样子,又是女儿家,她们听从公主吩咐没有在场目睹,具体如何也不知道。等她们来到公主便如此了。等太子殿下来,她们便据实禀告,到底情形如何,只凭太子殿下论断。

    君紫璃将两个嬷嬷的神情看入眼底。俊颜阴沉如雨,凤目积聚着风暴,玉痕和西凉国不是要交待么?今日之事,看玉痕如何给他一个交待。

    郑太医规矩的立在一旁。牢头也规矩的大气也不敢喘立在不远处。

    整个大牢再次陷入一片沉寂。不过这回不同刚才,沉寂中多了君紫璃散发出的森冷煞气。

    皇宫春风亭。

    君紫钰和玉痕对坐。二人中间隔着一章玉石方桌,桌子上摆着各色的水果点心,端上来什么样依然是什么样,一动不动。二人的面前各放了一杯茶盏,茶水蒸蒸的冒着热气,整个春风亭弥散着淡淡茶香。

    已经对坐了半个时辰,从玉痕来到寒暄了几句之后,二人便一直对坐,谁也不说话。李文、小蜻蜓,以及两旁侍候的宫女太监都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氛,更是一个个垂首屏息,规矩而立。恨不得连半声喘息也不闻。

    君紫钰一直薄唇紧紧抿着,如玉的手摸索着腰间的玉佩,一下轻一下浅的,一双眸子不停的变换着颜色,显然是心中翻云倒海,难以论定。

    而玉痕则是静然而坐,欺霜赛雪的容颜一派轻云浅月,凤目平静,如一汪如海深潭,一眼望不到底,看不出心中情绪。如玉的手把玩着茶盏,上好的琉璃盏配合里面清清雨露的茶水,随着他漫不经心一圈圈有规律的晃动,更显得流光溢彩,茶水也跟着晶莹剔透了起来。

    许久,玉痕抬眼看了一眼天色,淡淡一笑开口:“君帝若是无话,玉痕便告辞了!”话落,放下茶盏,就要起身。

    “玉太子且慢!”君紫钰一惊,连忙开口阻止。还未商议,他如何就这么让玉痕走了?自然不行。紧抿了一下薄唇,刚要开口。

    大声呼喊皇上不好了的声音随着一阵急匆匆脚步声而来。顿时打断了君紫钰要开口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