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43章 下作之事(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啊……”青蓝、青叶听到外面的动静连忙跑了出来,就正巧见到凤红鸾飞刀割破了云锦的衣衫,顿时双手齐齐捂住了眼睛,脚比大脑快的已经重新冲回了屋。

    心头小鹿幢幢。她们不是有意要看云公子的,这回要长针眼了。

    “妖孽!”凤红鸾看了一眼云锦的样子,有男孩的青涩,有男人的魅惑,似乎懵懂无知,又似风情万种。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收起酬情,抬步向院子外走去。

    云锦听到凤红鸾又吐出这两个字,顿时嘴角抽了一下。低头看自己被割成碎片的衣服,又看了一眼和他衣服一眼被割成碎片的车厢帘幕,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了悟。看着凤红鸾的背影,似乎看到她小脸上带着怒意的懊恼神色。嘴角微勾,暖暖的笑了。

    躲在暗处的风影和雾影被刚才一幕看的心惊胆战,此时看到少主都被人扒了衣服,还能笑的出来?对看一眼,齐齐无语了。

    “还不会滚去给爷拿一件衣服来!”云锦笑了半响,凤目一扫躲在暗处的风影和雾影的方向,轻喝:“限你们半柱香给爷拿来,否则爷也把你们的衣服扒了!”

    雾影和风影身子齐齐一颤,比那离弦之箭还快的冲了出去。

    不出片刻,便给云锦取来了衣服,额头上都跑了一层细密的汗,云锦穿戴妥当,抬步施施然的走出了清心阁,也随着凤红鸾脚步不远,向着丞相府那片竹林走去。

    风影和雾影过了一关,再看少主施施然的样子,显然似乎把丞相府当成自己家了。都无语望天了半响,齐齐隐了下去。

    青蓝、青叶听到脚步声走远,才捂着眼睛的手松开,都小脸有些发白,对看了一眼,才抬步走出了清心阁,也向着丞相府竹林而去。

    到了竹林,凤红鸾手中的酬情上下翻飞,那些竹子可是遭了秧,很快的便都被吻上斑斑痕迹。

    云锦慢悠悠的踱步到了竹林,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凤红鸾手中的酬情纷飞,一双眸子不时的现出惊异赞叹之色,目光偶尔落在那些被飞刀印上斑斑红痕的竹竿上,都是深三寸,没有一分多也没有一分减,八把飞刀的力道简直是一摸一样,更是惊叹。

    青蓝、青叶来到,见小姐和云公子如今能和睦相处,二人也不太担心了,都齐齐避了一处距离二人远一些的地方各自练起功来。

    半个时辰后,凤红鸾一身是汗的收了手中的酬情,刚要放回腰间,云锦突然蹭过来,挡住凤红鸾的手,软软求道:“鸾儿,这玩意儿真是好,让我也玩玩吧……”

    虽然对凤红鸾说着话,一双凤目簌簌火花跃跃欲试的看着凤红鸾手中的酬情。不等凤红鸾开口,已经解下了凤红鸾腰间的环扣,将酬情别到了自己的腰间。

    凤红鸾瞟了云锦一眼,手松开,将酬情给了他,自己向着刚才云锦坐着的那块大石头走去。刚走了一步,又被云锦拽住,云纹水袖拂过凤红鸾的脸,带着一丝玉兰清雅幽香。

    云锦在用自己的衣袖给她擦汗。

    凤红鸾身子顿时一僵,刚要挥开,云锦已经松开了手,无所知觉自然的走开,看着手中的酬情兴奋的道:“鸾儿,你看着,这东西我也会玩的。”

    凤红鸾僵硬的身子站着,寒着脸看着云锦走离的背影。修长秀雅,翩翩如玉,白衣胜雪,风姿清华。袖中的手狠狠的缩了一下,凤红鸾猛然转身,也不去坐那块大石头了,冷冷的声音飘了过来:“别把你脑袋玩掉了!”

    话落,人已经快步绝然的走出了竹林。

    云锦本来弯起的嘴角忽然僵住,猛的转身看着凤红鸾。只见薄薄晨雾下,那如水蓝衣,难掩清华,身姿娉婷,风姿高雅。一个背影便显雍容华贵。

    这样的鸾儿……

    云锦薄唇紧紧抿起,看着凤红鸾,直到那身影走远,他久久不收回视线。许久,手中的酬情忽然甩开,八把飞刀齐齐飞出。向着各个方向刺去,八根竹子上齐齐的印上了三寸深浅的痕迹,须臾,他手腕一转,撤出飞刀,再次齐齐射出,一根竹子上八处痕迹,都是长约三寸。

    手法和凤红鸾别无二致!

    躲在暗处的风影和雾影齐齐为少主惊叹,少主天资聪颖,有着过目不忘本事,更是对一件事物只看一眼,便手到擒来。红鸾公主使这物事儿的手法虽然奇异,但是少主因为对红鸾公主深爱,一举一动都已经入心,所以做起来更是和她分毫不差。

    天下间能如此作为的,怕是非主子莫属了。不,也许还有玉太子……玉太子怕是也可以。想到此,觉得玉太子真是主子的一大劲敌啊!而且刚才看红鸾公主寒着脸离开,二人齐齐为着云锦前景堪忧。

    收了酬情,云锦嘴角勾起一弯笑意,须臾,凤目眯起,看着西凉使者行宫的方向,声音低暗凉寒:“玉痕……”

    话音未落,一只通体白色的小鸟落在了云锦的肩头,小鸟亲昵的在云锦的肩头蹭了一下,便瞪着一双滚圆晶亮的眸子好奇的看着云锦手中的酬情。似乎十分新奇。

    “你怎么来了?”云锦看到小鸟,如玉的手摸索了一下听的羽毛,伸手扯过它腿上的信笺,扯开信纸看了一眼,凤目瞬间闪过一抹冷芒,周身刹那寒气席卷,瞬时间竹林的枝叶因为这寒气瑟瑟而响。

    小鸟立在云锦的肩头,似乎没感受到他变化的寒气一般,或者已经习以为常,依然好奇的看着云锦手中的酬情,一双鸟眼兴趣浓郁。

    薄唇紧紧抿起,云锦看着信纸,玉颜一片冰寒。半响,他手心微微一抖,信纸化为粉末,顺着白玉的指尖话落,随风飘了去。他一双凤目沉浸着一望无尽的黑色。

    须臾,低头看着手中的酬情,眸中的黑色渐渐显出暖意,周身的煞气也渐渐褪了去。那小鸟抬头疑惑的看了云锦一眼。云锦伸手拍了拍它,低哑开口:“你先回去告诉他,我稍后便回去!”

    小鸟恋恋不舍的看了酬情两眼,翅膀抖开,很快的便隐在浓浓雾色中,无声无息。

    云锦看着小鸟离去的方向,收回视线又看了半响手中的酬情,须臾抬头看向清心阁看方向,微微抿唇,足尖轻点,向着清心阁飞去。

    片刻如雪锦袍划出一抹弧度,飘身落在清心阁,看向正在那颗桂树下的躺在上闭目休息的凤红鸾。

    一张绝色娇美的容颜隐在雾色中,看不出表情,长长的睫毛在她脸颊上投了两抹暗影。整个人如坠落尘世的仙子,虽然浓浓雾色包裹中,但是不染一丝杂尘。

    云锦走过来,将酬情挂在凤红鸾的腰间,蹲下身,对着她轻轻开口:“鸾儿,我要离开几日,你要好生照顾自己。”

    凤红鸾不语,似乎没听见一般。

    “我知道你这个女人没了我烦你,一定会高兴的,怕是我刚头脚一走,你后脚便敲锣打鼓了。”云锦声音绵软,带着一丝不确定的紧张,眉峰纠结于一处,看着凤红鸾的小脸,又道:“我用不了几日就回来,你一定不能被那尊玉佛给夺了心去……”

    凤红鸾脸色清寒了几分,但闭着眼睛依然没睁开。

    “你若是夜里寒凉,便要那两个丫头陪你睡吧,虽然那两个丫头占了便宜,但总比那尊玉佛要好的多……”云锦无视凤红鸾脸上的寒意,又絮絮的道:“还有那蓝澈死小孩,也居心不良,不过爷现在没空收拾他,你可不能给他机会啊……”

    凤红鸾脸上的寒意又加深了一重。

    “我不管你和那君紫璃以前有什么,我都不计较,也不理会,以后没有什么便好了,还有那君紫钰,也是居心不良,想将你困住一辈子,他休想……”云锦绵软的声音带着丝恼意和小孩子保护自己所有物的恨恼之意,絮絮又道:“鸾儿,我不在这几日,你可不能给他们机会啊,那些人都是蹬鼻子上脸的,你一个弱女子……”

    “你还有完没完?”云锦还想再说,凤红鸾闭着眼睛猛的睁开,寒着脸,打断他的话。

    云锦蹲着的身子一颤,扁了扁嘴角:“好啦,我不说就是了。总之你要记着想我啊,我回来给你带一坛风飘雪,如何?一定让你闻到那酒香便可以大醉三日,过过酒瘾……”

    “还不走?”凤红鸾冷着脸色轻叱。

    云锦吸了吸鼻子站起身,恋恋不舍的看着凤红鸾,好像舍不得相公出门的小媳妇,扭捏了半响,才紧紧咬了一下薄唇,又不放心的嘱咐道:“鸾儿,你要想我啊……”

    话音未路,足尖轻点,如一抹轻烟,离开了丞相府。

    雾影和风影一见少主离开了,也齐齐看了凤红鸾一眼,立即尾随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