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42章 好不撩人(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敢?那就是说心里还恨着我了?”琼华秀眉挑高,眉眼闪过一抹杀机。

    ‘噗通’一声,采苓立即跪倒在地,惶恐的道:“奴婢是公主的奴,生死都由公主,奴婢不敢恨公主。”“嗯,起来吧!只要你对我一心一意,我是不会亏待你的。”琼华一见采苓的样子,心情顿时又舒畅了几分,这些年她用采苓用的顺手,自然不想轻易换人。而且采苓也激灵,知道她必定不敢反了她。随手将一瓶玉露膏仍到地上:“赏你这个,去涂抹一下,今日你就别跟着我了,在行宫休息一日吧!”

    说完,琼华抬步走了出去。轻纱裙摆随着她莲步走开,划出一道道暖人春色,好不撩人。

    “奴婢谢公主恩典!”采苓不去伸手拿玉露膏,低头谢恩,只是低垂着头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双眸子现出恨意。

    琼华听到后面采苓的谢恩声,眉梢更是得意之色尽显,高扬着头,挺直着背脊更显一国公主高贵。她是高贵的公主,而采苓就是卑贱如泥,她让她死,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只不过如今有个心思灵透的牛马也好用些。等到哪日不好用了,弃了就是了。

    琼华走出门,美眸扫了一眼躬身规矩的垂头立在门口的几名宫女嬷嬷,掠过几名娇俏的宫女,对着两个年老的嬷嬷伸手一指:“你们两个,随我走,其余人都留在这里吧!”

    “是,公主!”几个宫女嬷嬷齐齐应声。那被指到的两个嬷嬷立即上前跟上琼华,抬步向外走去。

    路过玉痕的寝殿,琼华犹豫了一下,抬步走到玉痕寝殿门口,停住脚步,轻声对里面道:“太子皇兄,琼华去刑部天牢探望璃王了!”

    寝殿内,玉痕立在窗前,早已经看到走过来的琼华,看着她的穿着打扮,凤目染上通透了然的凉意。点点头,低沉的声音传出:“去吧!”

    “是!”琼华躬身一福,抬步离开了寝殿门口,向着行宫门口走去。

    行宫门口早已经备好了马车,车夫一见走出来的琼华,只感觉血脉膨胀,七魂丢了五魄。直到琼华坐进了马车,两个嬷嬷照着车夫腿上拧了一把,车夫才惊醒,里面的人可不是他能肖想的,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挥起马鞭,向着刑部天牢而去。

    门口一众随行护卫也都和车夫大抵神色差不多。此时也都齐齐惊醒,跟上马车护卫。但是视线交缠在马车紧闭的帘幕上移不开。想着这样的美人,要是压在身下,不知道该怎样的销魂蚀骨。。

    自然看到了车夫和一众护卫猥琐眼馋丢了魂魄的神色,琼华不但不恼,心头更是得意。君紫璃怎么也是男人,而且她就不信这十年书信来往,他能对她半丝情意也没有?今日她一定要抓住机会失身与他,那么他再想反悔便也不成了。

    帘幕遮掩下,琼华一张小脸满是势在必得之色。

    太子寝殿内,玉痕背手负身立在窗前,如玉的俊颜在帘幕的暗影下看不出情绪。

    小蜻蜓立在玉痕的身后,心中汗颜,太子殿下居然就这么让公主去了。他虽然年小,但自然不是什么也不懂。公主这样的打扮让她想起青楼里那些歌妓,专门诱惑男人的,公主这样去,摆明了诱惑璃王的。

    偷眼看玉痕,见主子面无表情,小蜻蜓也不敢妄自言语。规矩的站着。想着主子既然放公主如此去,必有意义。

    “启禀太子殿下,东璃皇宫来人,请太子殿下入宫商议两过联姻之事。”不出片刻,一个侍卫匆匆赶来,躬身立在门口禀告道。

    “嗯,我知道了,备车!”玉痕缓缓转过身,淡淡吩咐一句。

    那侍卫立即应身下去了。

    小蜻蜓一见主子这么就轻易答应了去皇宫,顿时急声开口:“主子,您不能去,万一是鸿门宴呢?那可如何……”

    小蜻蜓话音未落,玉痕淡淡瞟来,他未出口的话顿时吞了回去。呐呐的看着玉痕。

    “他还不敢!”玉痕嘴角含着一丝浅淡如风的笑,回身坐在软榻上,吩咐道:“你去将采苓唤来!”

    “是!”小蜻蜓立即乖巧应了一声,连忙走出去了。

    不多久采苓便被唤来了,对着玉痕跪地请安。玉痕抬眼,看着采苓,采苓一直规矩的跪着,玉痕不开口,她也不抬头,规规矩矩。须臾,玉痕淡淡开口:“知道失心疯么?”

    采苓身子微微一颤,立即垂首规矩的道:“回主子,奴婢知道。”

    她说的是主子,不是太子殿下!

    “好!”玉痕满意的看着采苓,淡淡开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采苓忽然抬头看着玉痕,望见玉痕眼底一望无尽的凉意,立即垂首:“是,奴婢知道。”

    “好!”玉痕点点头,声音虽然不高,但是他说出的话自由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此事后我保你安然无恙,遣你回去孝敬双亲。”

    “谢主子!”采苓顿时一喜,跪地磕头,跪着的身子都是轻轻震颤的。

    这些年她日夜想着都是有朝一日回去孝敬双亲。但是跟随琼华公主之后,便觉得希望渺茫。尤其是她知道许多别人不知道的公主的秘密。公主根本不会轻易放她回去的。一旦她离开公主,便是一死。如今有太子殿下保她,她自然可以回去了。顿时喜不自禁。

    “去吧!”玉痕摆摆手。

    采苓才勉强的抑制激动的情绪站起身走了出去。走出了老远,才恍然想起她从来未曾提到有双亲,而主子就知道。顿时惊喜之色褪去,全身起了一层寒意。须臾,又想起主子是何等人?天下间怕是任何事儿都瞒不住主子。那样的人只是天上的明月,让人仰望。她一个小丫头,仰望都是奢侈,只有凤三小姐那样的女子可以和主子般配。

    心头的寒意褪去,伸手拍拍心口,采苓想着终于可以离开皇宫和那个阴狠的女人了,脚步轻快的走了回去。

    采苓的身影走了老半天,小蜻蜓依旧愣愣的。疑惑的看着玉痕。他就站在主子身边,也不明白主子和采苓打的什么哑谜。想问玉痕,但看到主子嘴角似有若无凉寒的笑意,顿时吞了回去。

    “走吧!”片刻后,玉痕收了笑意,缓缓起身,抬步走出了寝殿。

    小蜻蜓立即抬步跟上。

    不多久,李文引路,玉痕马车向着皇宫而去。

    丞相府清心阁。

    凤红鸾从马车上回到屋子,便怎么也感觉不到暖意,睡的极其不安稳。尤其是凤丞相走后,便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干脆一推被子起了身。

    出了房门,见云锦在马车内呼呼睡的安稳,凤眸聚满怒意,心中生恼,手腕一甩,腰间的酬情抖开,瞬间八把飞刀脱手而出,带着闪闪寒光,从各个方位向着车厢内射去。

    “唔……”云锦睡的正熟,暖意融融,忽然感觉森森寒意从各个方位杀了过来,顿时闭着眼睛猛的睁开,躺着的身子冲天而起。

    在云锦起身的同时,八把飞刀‘嗤嗤嗤’数声清响,齐齐从各个方位割破了帘幕。瞬间好好厚重的帘幕被割了个七零八碎。不亚于绝顶高手的内力摧残。

    云锦身形在半空中飘了个圈,稳稳的落在院中,有些愣愣的看着凤红鸾手中的飞刀和被割破的帘幕,不明白鸾儿怎么突然对他出手,一时间疑惑小心的看着凤红鸾含怒的小脸,轻声小心的问:“鸾儿,怎么了?”

    不听云锦说话还好,一听云锦说话,凤红鸾便气不打一处来,手腕一转,手中的酬情又向着云锦飞了过去,八把飞刀同时从帘幕上拔起,转了一个方向,齐齐袭击云锦周身几处大穴。

    云锦看着凤红鸾,眼睁睁的看着八把飞刀朝他劈来,不躲不闪,一双美眸满是委屈的神色:“鸾儿,我好好睡觉,没做什么啊……”

    凤红鸾不理会云锦,飞刀带着凌厉的煞气直直刺向云锦。

    云锦嘟着唇,躲也不躲,依然委屈的看着凤红鸾,声音绵软:“鸾儿,我真没做什么……”

    “出手!”凤红鸾见云锦一躲不躲,又看着他白如玉的容颜睡的粉红莹润,眉目淡淡光彩,天庭饱满,气色甚好,显然是睡的够足。配上白衣如雪的锦袍,在淡淡的雾色中说不出的秀逸出尘,风骨卓绝。更是恼怒。

    “我是不会对鸾儿出手的。”云锦摇头,还是不明白鸾儿为何很恼他的样子,低头看了自己一遍,也没有任何不堪。抬头疑惑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见云锦不出手,手中的飞刀顿了一下,齐齐的向着云锦的衣衫划去。

    云锦顿时瞪大眼睛,只听‘嗤嗤嗤’几声锋刃割破衣料的声响,云锦一件上好的白色锦袍被凤红鸾割成了碎片。顿时里面白色的衬衣露出,更显身材俊秀挺拔,只是清晨瑟瑟凉风下,白色软稠衣衫被风刮起,薄薄衣衫下白如玉如凝脂的肌肤若隐若现,好不撩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