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40章 为他着想(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低低的笑声带着魅惑,似乎整个车厢内因为这一笑百花齐开,浓浓暖意。

    凤红鸾顿时感觉一阵恶寒,伸手扒拉开云锦放在他头上的大手,如水的眸子闪过一丝尴尬,一闪而逝,看着云锦的揶揄笑意,恼道:“那你告诉我,我的封印出自哪里?”

    “不知道!管他出自哪里呢,你又不去。”云锦摇摇头,闭上眼睛,伸手将被子往他和凤红鸾的身上拉了拉,手臂紧紧拢住凤红鸾的腰,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准备睡去,浓浓困意软语飘出唇瓣:“鸾儿,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吧。”

    凤红鸾横了云锦一眼,手腕猛的一劈。云锦顿时闷哼一声松开了手,凤红鸾轻身跳下了车,进了屋子,随着她进屋,门被紧紧的关上了。

    云锦闭着眼睛睁开,伸手挑开车帘子,就看到紧紧关闭的门,吸了一下鼻子,嘟囔了一句,将被子盖好,重新的闭上了眼睛。

    有鸾儿在的地方,别说是在马车里,就算是在地上,他也能睡的很香。

    凤红鸾进了房间,躺在床上了无困意。如果她的封印不是出自云族,那么是出自哪里?还是云锦欲盖弥彰?不过有一句话他说的对,无论是出自哪里,她都不会去,探究它做什么?只是想了一下,便也作罢。

    又想到解除封印,如今情形,哪里是解除封印时机?照玉痕说她会有几日虚弱,那么他也必会有损伤。而君紫钰和君紫璃兄弟情深,如果君紫璃拒婚琼华得不到和谐,那么西凉和东璃一旦开战的话,玉痕必然会受到掣肘。如果此时他武功全在,没有阻力,怕是自然困不住她,如今因为给她解除封印被困的话,便就另说了。

    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利,而让别人陷于困境。一旦两国开战,玉痕因她被困的话,这个恩义,她要如何能偿还?

    她自然要等。等到西凉和东璃处理好关系之后,再解除封印。虽然怕是那时候云族已经派人过来了。不过她如今虽然没有内力,但是有酬情在手,也不一定怕了他。

    想着想着,凤红鸾便也睡了过去。只是总觉得身子清寒,没有刚才在马车内温暖。

    流月一路疾行回到行宫,飘身落地,见主子和小蜻蜓依然站在院中,想着凤三小姐拒绝主子,主子怕是很伤心。直直如一根木头矗立在那里,一言不发。

    “她说了什么?”玉痕转过身看着流月,见他空手而归,没有半分意外。

    “难道主子知道红鸾公主不会随属下来?”流月顿时一怔,讶异的看着玉痕。

    “嗯!”玉痕点点头,嘴角挂了一丝苦笑:“如今东璃和西凉关系紧张,一旦开战,东璃首先做的是什么?她如此通透,如此会在此时随你来让我解除封印?”

    流月顿时面色大变,也猛然惊醒,立即跪地:“属下失职!”

    如今主子虽然面上占了上风,但是一旦东璃保护璃王,反噬的话,那么主子最先会被控制。主子如何能没有内力?此时更不是给凤三小姐解除封印的时机。他作为主子的贴身内卫,却是顾此失彼,造成如此大的疏忽,实在该死。

    幸好红鸾公主通透,而且为主子着想。否则主子一旦给她解除封印,内力损伤,受到掣肘,再加上蓝太子和云少主必然会抓住机会对主子造成威胁,实在后果不堪设想。

    流月一经玉痕点醒,后背顿时流了一层冷汗。

    小蜻蜓也小脸惨白,他也失职啊。立即开口急声道:“主子,咱们现在就启程,连夜回西凉吧!万一……”

    “呵……倒是不用!”玉痕笑着摇摇头,打断小蜻蜓的话,没有半丝紧张,凤目看向东璃皇宫的方向,半响道:“东璃不敢开战!”话落,抬步走进了寝殿,低润的声音飘出身后,对着流月道:“起吧!”

    流月站起身,小蜻蜓立即跟了进去,给玉痕铺床叠被。玉痕走到桌前,在信笺上写了一封信,抱过睡的昏天暗地的猫头鹰,将信笺绑在了它的腿上,将猫头鹰扔了出去。

    猫头鹰睡的正沉,忽然身子被扔了出去,困意立即一扫而光,在掉到地面的第一时间连忙抖开翅膀飞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腿上绑着的东西,哀怨的向着窗子内看了一眼玉痕的身影,翅膀一抖,向着西凉飞了去。

    不出片刻,玉痕寝室熄了灯,整个西凉使者行宫沉入夜色中。

    第二日,凤丞相一夜未睡,四更刚过就起身,跑进了清心阁。

    昨日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他要问问红鸾该是何想法?而且他也有好多话要问红鸾,忽然发现他对这个女儿真的是一无所知。或者是对红鸾她娘,也是如云似雾,知之甚少。红鸾的娘跟他的时候,他怜她,爱她,敬她,所以她不说的事儿他从来不问,以为以后多的是时间,只是不成想没几年她娘便去了。想问也没了机会。

    如今从昨日红鸾的表现,他才惊醒,他从来就没走进过红鸾娘的心。他一直知道红鸾的娘心里有着一个人,她从来没真的爱过他。

    这样想了一夜,似乎又老了许多。不过也通透了许多。能陪红鸾娘那几年,他也是幸福的。如今她的女儿,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了解她,帮她找到自己幸福的路。

    况且如今东璃形式严峻,红鸾又得罪了云族小主,也就是得罪了云族主,更何况如今的红鸾再不是蜗居在丞相府的凤三小姐了,而是东璃的公主,经此寿宴,她更受天下瞩目。以后风雨怕是会不断。

    心中忧心,凤丞相一路忧心忡忡的跑进了清心阁,当看到院中停着的马车,马车帘幕掀起一角,正看到云锦沉睡的脸,顿时住了脚,老眼惊异的看着马车及车内的云锦。

    “相爷,您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小姐还在睡呢!”青蓝、青叶听到脚步声,从门内出来,看了马车一眼,又看向凤红鸾房间紧闭的帘幕,轻声道。

    “这……是,是我过来的有些早了……”凤丞相看了一眼天色,才想起他是来的早了,这个时候红鸾自然是睡着的,转头看着车内云锦露出的睡脸,轻声道:“云……云少主怎么会在马车里?”

    “云少主昨日和小姐一起回来的,就睡在了马车里没走。”青蓝看了马车一眼,想着云公子对小姐真是锲而不舍,他本来高高在上,如明珠般,只要他一挥手,怕是天下女子都趋之若笃。而如今为了小姐,甘愿窝在马车里睡觉,这份心,连她都有些感动。小姐再冷,也会动容的。

    要是没有锦瑟那个女人,云少主的家要是也好的话,小姐嫁给云公子也很好。就凭这份心,云公子一定会好好待小姐的。不过如今,怕是云公子再有心,小姐也不会同意的。心底叹息。

    “那鸾儿……鸾儿也在……”凤丞相指着马车。难道红鸾也在车内?

    云少主对红鸾的感情他是过来人,自然不怀疑,再加上昨日在大殿上为了红鸾遣走了云小主,保护红鸾之举,也让他满意。但是唯一有一点就是云少主可是有未婚妻之人。而且那云小主实在太过可怕。红鸾总不能嫁去云族做小吧?。

    他的女儿自然不能给人伏低做小,更何况如今红鸾是公主,而且还是德华公主,公主中最尊贵的封号,如何能给别人做小?云少主除非是毁了和云小主的婚,才能娶红鸾,否则红鸾刚烈的性子自然不会同意。

    更何况云族主宠爱云小主天下皆知,再加上今日红鸾大胜了云小主,云族丢了颜面。云族主怕是会对红鸾不善。自古都是子听父言,否则便是大逆不道。云少主到时候如何会为了红鸾反了云族主?父子相残?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云少主和红鸾中间阻隔如此多,怕是有缘无分。凤丞相看着云锦沉沉睡颜,心底也叹息一声。“凤丞相,好早啊,你是过来找我聊天么?的确,咱们是有好多的话要聊啊……”云锦忽然睁开眼睛,白玉的容颜笑容灿若春花。

    凤丞相正叹息着,不妨正对上云锦的笑脸,顿时感觉四更天就如被火灿灿的太阳照亮了一般,老眼承受不住的闭上,心中哀呼一声,这云少主简直就是魔鬼,叹息啊,惋惜啊,为他的痴情感动啊什么的等等情绪一扫而光。

    “不,不是……老夫是来找红鸾的……”凤丞相再次睁开眼睛,不看云锦的脸,立即摇摇头。他不怕皇上,倒是最怕和云少主聊天啊。感觉就是给他一半边架在火上,一半边架在冰上,冰火两重天的烤啊烤的。实在他这把老骨头承受不住。

    “哦,原来是找鸾儿的啊,鸾儿她怕是还正在睡呢,昨日陪我在车里睡了半宿,怕是没睡好,刚刚进了屋,你就别打扰她了,有什么事儿天亮了再说吧!”云锦向着凤红鸾紧闭的帘幕扫了一眼,慢悠悠的开口。声音不大,但是足以传遍该传到的地方,尤其躲在暗处的蓝翎和流月耳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