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39章 为他着想(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恭送太子殿下!”外面一众宫女太监嬷嬷众人一见玉痕出来,跪着的身子头垂的更低。

    琼华一直紧张的站着看着窗外,直到玉痕的身影离开好半响,才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用袖子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这才发现后背都湿透了,感觉心底层层的寒意往外冒。

    “还不滚!”琼华对着床底下怒斥。

    采苓忍着泪,从床底下爬出来。整张脸肿的都看不出来模样了,身子都被那些打碎的东西划破了好几处,血迹斑斑。

    琼华看着采苓的样子,心底顿时舒服了许多。坐着的身子不动,嫌恶的摆摆手:“滚下去给自己收拾了,要让皇兄看到你的样子,我扒了你的皮!”

    “是,公主!”采苓立即跑了出去。

    外面的人一见采苓出来,都齐齐的捂住嘴看着她,有两个好心的嬷嬷连忙跟着采苓帮着她下去处理伤口了。

    “滚进来两个人,侍候我沐浴!”琼华站起身,对着外面轻喝了一句,走进了屏风后。

    有两个婢女立即进来,面带怯意的走进了屏风后。不出片刻,屏风后传来水声。琼华看着自己凝脂娇柔的肌肤,就凭这副身子,君紫璃如何能弃了她?

    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明日在天牢内,她便把自己交给君紫璃。就不信美色当前,哪个男人能不动心?即便他不收回心,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他想不娶她都不成。

    琼华暗暗的算计起来,一双美眸都是势在必得的光,就像是一匹狼盯住了猎物一般,嗖嗖冒着火花,倒是忘了找侍候她的两个婢女的麻烦。

    沐浴过后,琼华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挥退了婢女,熄了灯,很快的就安歇了。

    直到琼华安歇,整个琼华公主寝殿内外侍候的人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彻底的平静了下来。玉痕走出了琼华的寝宫,脚步在寝殿门口停顿了片刻,须臾,回身目光看向琼华的寝殿,嘴角勾起一抹清寒凉薄的弧度,只是一眼,便抬步向着自己的寝殿走去。

    小蜻蜓亦步亦趋的跟随着主子,想着这回估计又要在东璃待一阵子了。他都有些想家了。不过看主子神色,想必接下来会有很多好戏足够缭乱他的眼。本来照往常一到入夜他就犯困,可是如今这样一想,半丝困意也无,相反倒是精神了起来。

    还没走进寝室,流月身影飘身而落,立在玉痕身后:“主子!”

    “嗯!”玉痕停住脚步,看着流月。

    “秉主子,主子走后,蓝太子和东璃君帝又提了娶红鸾公主为太子妃之事,君帝并未答复,蓝太子表态说等候处理完东璃和西凉之事,再行商议此事。”流月躬身道。

    “嗯!”玉痕点点头。面色没有任何表情。

    流月看了一眼主子神色,想着主子一定最想听的是红鸾公主之事,立即又道:“蓝太子和云少主都提出要送红鸾公主回府,君帝允了。但是在宫门口红鸾公主拒绝了二人。蓝太子独自回了蓝雪行宫,云少主……云少主进了红鸾公主的马车……”

    玉痕清淡的面色依然没有表情。淡淡的听着。

    流月吸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又道:“马车入了丞相府,直接赶去了清心阁。云少主和红鸾公主再未出来,似乎是……似乎是睡在了车里……”

    话落,流月看着玉痕,玉痕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点点头,声音低沉:“还有何事?”

    “君帝去了天牢,璃王似乎重伤昏迷,太医院的太医被叫去里面就诊,再未曾出来。天牢内防守固若金汤。掌管刑部的一位大臣也住进了天牢,其它的属下也再未探出来。”流月立即道。

    玉痕点点头,不语。凤目抬起,向着丞相府方向看去,那边夜色正浓。白玉的容颜在夜色中幻灭不清。

    流月和小蜻蜓立在一旁,不敢吭声。齐齐都想着主子再不动手,红鸾公主可就要被云少主给抢走了。女人就是要抢的。不过二人有了上次云少主宿在红鸾公主房内的先例,主子都不动手,这次在马车中,自然也是不动手的。

    二人对玉痕不抱什么希望。

    许久,玉痕收回视线,对着流月吩咐:“去丞相府,说今日时间正好,问她可否愿意解除封印。如果愿意,便带她来行宫。”

    流月顿时惊喜,主子总算出手了。立即躬身应声:“是!”

    话音未落,人已经向着丞相府飞了去。

    “主子,奴才去请智缘大师和天音大师?”小蜻蜓也是一喜。主子给红鸾公主解除封印的话,那么云少主便得逞不了了。

    “不急!”玉痕摇摇头,目光再次看向丞相府方向,黑色的锦袍在秋风下瑟瑟而响,长身玉立的身躯如苍柏松竹,被雾色踱上了一层苍苍浓郁之色,容颜依旧忽幻忽灭。

    小蜻蜓疑惑的看着主子,想着必有用意。凭借主子如此英明神武,一定能夺回红鸾公主的芳心的。也歪着头看着丞相府方向。

    丞相府清心阁。

    流月飘身而落在院中,对着马车内躬身,传音入密飘进凤红鸾耳里:“属下奉我家主子之命,说今日时间正好,带公主去解除封印。请公主随属下走!”

    话音未落,流月肯定凤红鸾百分之百扔下云少主随他走。毕竟此时的她最需要解除封印,红鸾公主在寿宴上惊才艳艳,冠盖满惊华,胜了云族锦瑟小主,怕是不出明日便被传扬的天下皆知。云小主不甘离开,而云族主最是护短,自然不会轻易的绕过红鸾公主。

    所以,一定会派人前来刁难,当前是借此机会解除封印的最佳时机。

    在流月飘身落地的第一时间,凤红鸾便醒了,听到他的话,一双凤目猛的睁开,明明睡的很沉,此时却是明珠玉润,没有半丝睡意。

    与此同时,云锦沉睡的眸子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呼吸忽然清浅了一分,但是依然紧紧抱着凤红鸾,手并没有松开。

    没有听到车内的动静,流月再次传音入密开口:“属下奉我家主子之命,说今日时间正好,带公主去解除封印。请公主随属下走!”

    凤红鸾抿唇不语,如水的眸子透过紧闭的车帘放在流月落身的方向。半响,转头看云锦。

    云锦抱着凤红鸾的手忽然松开了,翻了个身,歪倒在车厢内一侧沉沉睡去。似乎刚才的轻微动静只是幻觉,让人以为他依然沉沉入睡。

    凤红鸾目光在云锦身上看了半响,收回视线,伸手挑开帘幕,看向站在院中的流月,淡淡的声音吐口:“今日我甚是疲惫,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改日吧!”

    流月一见凤红鸾出来,顿时一喜,听到她的话又一惊。刚想开口,凤红鸾向着西凉使者行宫看了一眼,伸手落下了车帘。

    “公主不去?我家主子还在等候公主……”流月见落下窗帘,再次急声开口。是否这样也就是说红鸾公主接受了云少主,拒绝主子了?

    “你如此说便是!”凤红鸾的声音从车内传来,带着一丝清凉和不容拒绝。

    流月顿时住了口,看着马车半响,足尖轻点,飞身向着西凉使者行宫而去。

    流月走后,云锦闭着眼睛猛的睁开,看着凤红鸾:“鸾儿,你是为他着想么?你知道如果西凉和东璃一旦开战的话,东璃首先就会控制玉痕。他若给你解除封印,便会耗费功力,到时候怕是会受掣肘。”

    “既然醒了,就滚吧!”凤红鸾面无表情的看了云锦一眼,推开被子,伸手挑开帘子要下车。

    云锦手忽然缠了过来,揽在凤红鸾腰间,摇摇头,眸中刚才一瞬间升起的光芒烟消云散,清润的声音转眼间便化为浓浓暗哑:“鸾儿,我如今灵力受损,否则也可以给你解除封印。你便不必怕任何人了。自然也不用那尊玉佛的。”

    他果然知道!

    凤红鸾身子猛的顿住,回身看着云锦,如水的眸子眯起,带着一抹冷艳光华:“你可以解除封印?”那么也就是说她娘真的是云族人了?

    “嗯!”云锦抬眼看着凤红鸾,无视他眸中清冷的神色,嘴角瞬间挂了一丝得意的笑,浓浓软软道:“当然,通天咒无所不能,何况区区小小封印!”

    凤红鸾心思一动,双眸死死的盯着云锦:“只是通天咒?不是因为别的?”

    她清楚的记得杜海和玉痕都同她说过,她身上的这种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封印。是她娘家族的封印。如今云锦说能给她解除封印。说明了什么?

    “那尊玉佛都能解除,我为什么就不能解除?这个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天下之事,哪里有什么绝对的?”云锦大手忽然伸手摸了摸凤红鸾的头,无限怜爱,眉眼深深笑意:“你想什么呢?想你还是我云族人不成?呵……别胡思乱想那些不可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