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38章 为他着想(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我听错了是不是?”琼华死死的看着采苓,像是她面前的采苓是君紫璃,辞色严厉的质问。

    采苓摇摇头,不敢吱声。

    “胡说!根本就不可能!”琼华一见采苓摇头,顿时手又扬起,‘啪’的一声脆响,打在了采苓另一边脸上。

    瞬间,采苓另一边脸也清晰的印了五个手指印,红肿了起来,采苓身子又一个转转,躺倒了地上。心中委屈,但公主此时已经不理智,熟悉琼华的脾气,自然不敢吭声。公主心中明白,清楚的听到璃王当殿拒婚说不娶她,只是不想承认罢了。她若是吱声,公主一定会打死她的。

    果然采苓不言语,琼华也不再打她。一边说着不可能,一边快步走到桌前,将桌子推翻,屋内一应所用的器具都拿起噼里啪啦的摔了起来。

    顿时琼华寝室内响声一片。

    有些东西砸到采苓的身上,采苓也不敢躲闪。

    外面跟随的太监宫女嬷嬷们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个个的都悄悄的退出了老远,你看我,我看你。想着公主一直高高在上,皇上和皇后宠着,从来就没有吃过苦,受过罪。如今璃王殿下当众拒婚,她自然承受不住。

    等了半响,屋子内一直响声不断,杂夹着琼华的哭闹声。那些人都齐齐仰着脖子向里面看着。

    “都站在这里干什么?里面怎么了?”玉痕从皇宫回来,刚到行宫门口,便听到琼华寝宫传来的声音,便缓缓抬步走了过来。低润的声音响起。

    “奴才(奴婢)拜见太子殿下!”那些人立即惊醒,齐齐惶恐的跪地。

    “里面怎么回事儿?”玉痕目光向着琼华的寝室内扫了一眼,凤目闪过一抹清光,开口问道。

    众人连连摇头,不敢言语。

    “不知道么?那要你们有什么用?”玉痕声音不高,但自有一种凌厉威仪。

    众人齐齐一哆嗦,立即齐声道:“回太子殿下,公主……公主刚刚醒来,知道璃王殿下拒婚不娶,似乎……似乎是在发脾气……”

    “哦?”玉痕挑眉,看向琼华寝殿。里面已经安静了下来。连一丝声音也不闻。

    “奴才(奴婢)们不敢欺瞒太子殿下……”众人齐齐表态。

    玉痕不语,负身而立,凤目幽深的看着琼华的寝殿。似乎透过窗子已经看到了里面的情形。

    见太子殿下不再问话。众人都不敢再言语,连大气也不敢喘。

    在听到玉痕来的第一时间,琼华正摔东西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慌乱的向着外面看去,只见玉痕长身玉立的站在院中,顿时理智收回,看着采苓依然躺在地上,急声怒斥:“还不起来将这些都收拾了,快点儿!”

    采苓不敢耽误,连忙忍着身子和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跪在地上开始收拾起来,一着急,将手割了一个大口子,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但也不敢耽误,慌忙收拾。

    “快点儿,笨手笨脚的!”琼华似乎根本就没看到采苓被割出的口子,嫌她慢,连忙催促。万一太子皇兄进来看到,那她一直保持的柔软乖巧的形象,可就完了。皇兄一定会怀疑她的。

    刚想到这,见玉痕的身影已经向着门口走来。连忙急急的又催促:“快点儿,连这点儿小事儿都做不好,我要你有什么用?收拾不完,你就去死吧。”

    采苓顿时身子一颤,也顾不得什么了,两只手加上胳膊脚都在地上忙乱起来,听到脚步声走进,也来不及都收拾出去,全都一股脑的将那些打碎了的东西推进了床底下。

    “你也滚进去!”琼华看到采苓浑身是伤,被太子殿下看到更是不好。立即低喝。

    采苓身子顿时也钻进了床底下。

    玉痕此时走了进来。凤目掠过屋内器具一空,和床前晃动的帘幕,眼底闪过一抹嘲讽,面色清淡一如既往:“我来看看皇妹醒了没有,原来已经醒了。”

    “太子……太子皇兄……”琼华眼圈通红,依然站在原地,一双美眸含着泪光看着走进来的玉痕,委屈神色一览无余,轻软带着哭音开口:“太子皇兄……你告诉琼华,是不是我听错了,他……他不会不娶我的……”

    “自然不会!我西凉国最宠爱的公主如何能是被人欺负的?不娶也得娶!”玉痕缓步走进了屋,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直接的坐在了桌前的椅子上,抬眼看着琼华娇柔委屈含泪的小脸,清润声音开口。

    “真的?”琼华哭着的小脸顿时一喜。喜色溢于言表。她从来就不会怀疑太子皇兄的话。

    “嗯!”玉痕慢慢的应了一声,转过头,看着空无一物的桌子,蹙眉:“你屋中怎么连个茶具也无?采苓呢?怎么伺候的。”

    声音带着微微怒意。

    采苓听到太子殿下提到她的名字,躲在床底下的身子顿时一哆嗦,身子碰到身下的打碎的东西,顿时又是被割了好几道口子。但一声也不敢吭。

    琼华身子一颤,立即道:“我醒来也没见了那丫头,不知道哪里去了。”

    “嗯!”玉痕淡淡应了一声,似乎也只是问问,没有深究,面色看不出任何一异样,对着窗外跟随来的小蜻蜓道:“小蜻蜓,你进来看看,公主这屋内少了什么东西,都给添置齐了。”

    琼华身子顿时一颤,小脸上的喜色尽褪,极力掩饰慌乱,但还是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

    “是,太子殿下!”小蜻蜓立即走了进来。一眼扫了屋子一圈,立即张口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在琼华惊异的眼光下,少了什么什么东西,说的分毫不差。

    琼华袖中的手骨节都白了。太子皇兄身边都是能人异士,她本来小看小蜻蜓,此时才觉得是多么愚蠢。心中惊惧,她这些小伎俩在太子皇兄面前显得可笑。抬眼看玉痕,只见玉痕也正看着她,顿时身子一软,心中恐惧攀升,忍不住开口“皇兄我……”

    “嗯?”玉痕抬眸,凤目平静清凉的看着琼华。

    琼华到嘴边的话顿时又吞了回去。慌乱的摇摇头。

    “下去吧!记得将这些东西准备好送过来!”玉痕对着小蜻蜓摆摆手,转眸看着琼华,淡淡开口:“这里是东璃行宫,不是西凉。少了东西,难以对东璃交待。我们如今来者是客,一切要仔细,丢了我西凉国风,可是不好。”

    话落,见琼华惨白的小脸,又淡淡挑眉:“琼华可是明白?”

    “皇兄教训的是,琼华明白了。”琼华立即点头。她是聪明人,知道太子皇兄知道她的小把戏,不点破而已。对玉痕的敬畏和怕意又加深了一层。

    “你明白就好!”玉痕点点头,看着琼华,温和的开口:“坐吧!”

    琼华轻声应了一声,僵硬的迈动脚步,坐在了玉痕对面。低着头不敢抬起。

    玉痕看着琼华,半响,才缓缓开口:“琼华可是想听听你走后在寿宴上可又发生了何事儿?”

    琼华低着的头顿时抬起,看着玉痕,急迫的开口:“太子皇兄,璃……璃王他可是答应和亲了是么?”

    玉痕摇摇头,琼华心中一慌,只听玉痕轻飘飘吐口:“璃王拒不联姻娶你,被君帝打入了刑部天牢。”

    琼华顿时一震,惨白的小脸瞬间变成了灰色。他真的不娶她么?宁愿被打入天牢也不娶她?心口闷闷的几欲窒息。

    “琼华可是知道原因?为何君紫璃突然变卦?”玉痕凤目深邃的看着琼华几乎变成灰色的小脸,低润的声音带着一抹暗沉。

    琼华身子再次一震,几乎是反射性的摇头。

    玉痕不语,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琼华。

    琼华只感觉头上一把刀架着,喘不过起来。但依然摇头:“琼华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说的挺好的,今日我们一起逛桂树园,我也和他提了此事,他当时也是说只娶我的,还知道我喜欢吃茶花糕,特意给我弄了的,谁知道……谁知道……”

    琼华后面的声音小了下去,袖中的手死死的攥紧。

    玉痕看着琼华,凤目清凉深邃,抿唇不语。似乎透过一双凤目可以看到她的内心惶恐惧怕和害怕失去以及极力掩饰等等多种情绪。半响,淡淡一笑:“不知道原因也没关系,你明日去天牢探视君紫璃,亲自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琼华一惊,猛的抬头:“皇兄……”

    “好啦,天色也晚了,你也无须伤心,你要记住你是我西凉的公主。任何人也是不能欺负的,就行了!”玉痕摆摆手,打断琼华的话,缓缓起身,抬步走了出去,淡淡的声音飘出身后:“夜了,早些休息吧!”

    “是!”琼华顿时住了口,立即起身,对着玉痕的背影一福:“送太子皇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