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35章 错爱非人(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因何确定?”君紫钰见君紫璃如此肯定,心中疑惑,随即想起凤红鸾大殿上所弹奏的那首高山流水,才让君紫璃失态,顿了顿又道:“难道就凭那首高山流水?”

    “是!”君紫璃再次点头,闭着眼睛睁开,凤目一片光华,肯定的道:“就凭那首高山流水!我便肯定救我的人绝对不是琼华。是红鸾。”

    君紫钰不语,等着君紫璃再次开口。

    “皇兄只是知道我被毒蛇咬,但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君紫璃沉默了半响,缓缓开口,凤目染上飘渺:“那日父皇寿宴,母妃说如此筵席,父皇高兴,必定会喝醉。所以她要准备醒酒汤。等父皇酒醒了,给他准备一碗她亲手做的桂花羹,所以让我去桂树园给她摘桂花糕。”

    君紫钰点点头。

    “我便去了,还没到桂树园,便听到琴声,开始那琴声很低,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人能将高山流水弹的如此,令人沉浸其中……即便心底认为母妃如此才华,也不能。”君紫璃似乎沉浸在了回忆里:“我一时间被吸引,顺着琴声走了去,在最里面,便看到一个小女孩背对我着我坐在地上弹琴。一时间入了境,便再也挪动不了脚步。直到一曲弹完,我依然沉寂其中!”

    君紫钰默然不语。从今日在大殿上听到凤红鸾弹出的高山流水,丝毫不怀疑君紫璃的话。凤红鸾的琴音,的确是有一种魔力,能让人忘了自我。

    “直到许久,我才回神,见那女孩似乎也没发现我来,依然坐在那里,正要走上前开口问她名字,不想一条毒蛇突然爬来,我不妨,被毒蛇咬伤。”君紫璃顿了顿又道:“那毒蛇极其厉害,刚被咬伤,我的眼睛便立即看不到了。靠着意识将那毒蛇杀死了,然后便感觉到那女孩被惊动,惊呼了一声走了过来,然后我便失去了知觉。”

    “也就是说那个女孩就是红鸾了?”君紫钰听完了君紫璃的话,扬眉问道。

    “试问天下还有何人能弹得出那样的高山流水!”君紫璃看着君紫钰。

    君紫钰点点头,天下间的确他再未听闻有谁可以弹得出那样纯粹的高山流水。抬眼再看君紫璃:“那你如何能肯定那个救你的人是红鸾?而不是琼华?你也没有看到是谁救了你不是么?”

    “皇兄,那毒蛇名曰一寸半,是世间最毒的毒蛇,只要被它咬伤,顷刻得不到救治即可毙命。而我清楚的记得父皇寿宴,所有人都去了朝阳殿。别说御花园,就是整个后宫都无一人。桂树园除了那女孩,再不见任何人。除了那女孩谁能救得了我?”君紫璃说到最后一句,声音扬高:“而且如今又见那曲高山流水,一摸一样,这说明了什么?”

    君紫钰沉默不语。是啊,如果若是那毒蛇是一寸半,被它咬伤,得不到救治便可顷刻毙命。照王弟如此说,那救了他的人便是红鸾了。

    “那为何琼华公主会出现在陈母妃的寝宫?”君紫钰问出了心中疑惑:“而且当时她也承认是她救的你?”

    君紫璃摇摇头,一想到被蒙骗了这么多年,他便心中恨怒。面色阴沉:“那就只有问她才知道了!”

    君紫钰眉头蹙起:“也许是你被咬伤后,琼华公主正好也去桂树园,是她救了你也说不定。”

    君紫璃摇摇头:“她根本就不懂医术。”

    “那你便没有怀疑?”君紫钰顿时皱眉,看着君紫璃。

    君紫璃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劫后余生哪里想这些,何况琼华和红鸾年岁相仿,我当时并没有看到那女孩的脸,再次相见便是五年前西凉国主寿宴了,无意中得知她不懂医术,虽然有疑惑,但也便过去了。”

    “她是西凉国第一才女。放眼天下,我想不到还有哪个女子能弹奏出如此曲子。虽有疑惑,但想到她是玉痕的妹妹,而玉痕是袖手樵隐的亲传弟子,袖手樵隐一生才学冠天下,医术更是一绝。也许她身上有什么药正巧救了我也说不定,所以……再未考究。”

    最后几个字,说的悔恨沉痛。如果他但分不那么相信琼华就是救她的那个人,只要查一查,如今仔细想来,那女孩看背影便是如此的娇小瘦弱,而琼华比她微胖圆润,如何能是一人?

    心中悔不能自己。鲜血淋淋。手心已经攥出了血痕,鲜血一滴滴的顺着他指尖滴落,他似乎麻木的已经不知道痛了。

    “所以,你今日便拒婚。不娶琼华?”君紫钰沉默了半响,再次开口。

    “是!”君紫璃点点头。

    “那你如今便置我东璃江山于不顾了?”君紫钰挑眉,微沉的看着君紫璃:“你可知道,玉痕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臣弟知道!”君紫璃闭了闭眼睛,声音暗哑。须臾,他睁开眼睛,坚定的看着君紫钰:“皇兄恕罪,即便是倾东璃江山,臣弟不能忍受去娶一个蒙蔽了我十多年的女人!”

    最后一句话说的含恨异常。

    君紫钰身子一震,看着君紫璃,目光掠过她血痕斑斑的手,似乎可以体会心中的痛,半响,再次开口,声音微暗,意味不明:“即便你如今知道那个人是红鸾又如何?她怕是也不会再接受于你的。”

    君紫璃坐着的身子猛的一颤,手心滴落的血迹似乎更多了。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手背的筋骨显出苍白之色,看不到的俊颜,更是白如纸。

    君紫钰看着君紫璃忽然心中不忍,忍不住轻唤道:“王弟,你这又何必?也许当真是无缘无份,你便当做不知道吧!也免得如此痛苦。”

    “皇兄,我不甘心!”君紫璃摇摇头,忽然抬头,目光鲜有的蒙上一层盈盈水光:“她……她本来就是我的王妃,可是我却……我却将她推开……”

    君紫钰沉默不语。看着君紫璃,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红鸾本来就是父皇赐婚给他的王妃,可是十年前那场遇见,却是改变了一切。如果没有十年前那次遇见,王弟他也不会交付一颗痴心,如今却是十年一梦,错了良缘。

    他这些年一直不能理解王弟对琼华如此痴心的缘由,即便明明在未嫁先休后爱上了红鸾,却依然对琼华初衷不改。如果今日没有听到红鸾弹奏的高山流水,他如今怕是依然不能理解。如今便是理解了,可是心底只能一叹。

    这样的误,放在谁的身上,也怕是可以完全的击垮一个人。如果若是他的话,怕是今日当场就会杀了琼华。

    但理解还是归理解,心疼还是归心疼,不忍也只是不忍。可是他是东璃的一国之君,东璃的千万子民靠他将养生息。今日之事,他即便是知道缘由,又能如何?也不能包揽王弟。

    东璃依然要给西凉一个说法。除了王弟回心转意娶琼华外,便是两国交恶,也许转眼间便开战在即。那样的话,东璃要么胜了西凉,要么便是被西凉覆灭。他如何能让皇祖母晚年心心念念要昌盛繁华的东璃江山付之一炬?如何有颜面去九泉之下面见将江山托付于他的父皇,如何去面见东璃列祖列宗……

    昏暗的牢房内外一片沉寂。憋闷的气息压的君紫钰感觉喘不过气来。

    许久,君紫璃忽然跪倒在地。对着君紫钰叩了一个头,琉璃的眸子一片死寂,沙哑开口:“皇兄,你赐我一死吧!便也给西凉一个交待了!”

    闻言,君紫钰猛的后退了一步,几乎是想也不想开口:“不可能!”

    虽然不是一母同胞,虽然都言皇家无亲情,但是他和君紫璃相差无几,他虚长一岁,从小一起长大。东璃皇室子脉淡薄,就他和君紫璃二人,手足情深。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杀君紫璃。即便是出了如此天大的事儿,几乎是威胁东璃江山,他也未曾想过。

    “皇兄……”君紫璃重重的一个头叩下:“王弟恳求皇兄赐臣弟一死。我一死,玉痕和西凉必再无可能为难东璃。臣弟断然不会娶琼华,这是最好之法。”

    “不用说了,不可能!”君紫钰一挥袖,打断君紫璃的话。

    三年前父皇驾崩,他登基朝纲不稳,番邦小国蠢蠢欲动,但他依然稳坐高位,只因为东璃有个璃王。王弟杀伐果敢,雷厉风行,威慑藩属小国和各地藩王,才使得东璃一直保持昌盛繁华。

    “皇兄,臣弟万念俱灰,只求一死!”君紫璃再次一个重头叩下。

    “朕说了不准便是不准!你一死痛快?便不顾念我和皇祖母了么?让皇祖母白发人送黑发人?还如何能活?这东璃江山,列祖列宗,你可是对得起?”君紫钰一见君紫璃的确是真心求一死,顿时大怒,凌厉的一挥衣袖,一阵劲凤扫过,将君紫璃跪着的身子掀了出去,怒喝道:“再不准给朕说个死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