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30章 冠盖满惊华(6)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的琴音同时一断,琼华闭着眼睛猛的睁开,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想再抬手,便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了。试了半响,灰败的脸,颓然的放下了手。

    锦瑟琴音一断,不甘的咬牙再提起,很快的便接上了刚才的琴音,指尖连连挑着音符,如利剑一般的打断凤红鸾的琴音。一双美眸也满是风霜刀剑。

    但是无论锦瑟如何,凤红鸾的琴音一直不变。大殿内包括云锦、玉痕所有人都被拉进了一个只有高山流水的意境。

    顿时人人如入了魔一般,心神向往。

    锦瑟一连试了几次,眼看要一曲终结,猛的咬牙一用力,做最后一搏,‘叮’的一声刺耳的声响,七弦琴的琴弦断了!

    与此同时,锦瑟一口鲜血吐到了琴案上!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凤红鸾缓缓拿开放在琴案上的手,转眸,淡淡的看了一眼吐血的锦瑟,声音亦是清淡:“你输了!”

    清泠如水的声音,依然打破不了她的琴韵余音。可谓绕梁三日,余音不绝,说的大抵怕是如此了!

    “好一曲高山流水!这是我老婆子听过最好的!”太皇太后猛的激动的站了起来。

    云锦、玉痕、蓝澈、君紫钰也齐齐惊醒,声音几乎不约而同的响起:“不错,高山流水,如此一曲,可谓世间第一,仙音妙曲,其它皆不入耳!”

    君紫璃在几人话落,猛的上前,一把抓住了凤红鸾的手腕,死死的看着她,声音沙哑颤抖:“是你,是你对不对?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你为什么……”

    “璃王殿下,请自重!”凤红鸾猛的出手甩开君紫璃的手,打断他的话,身子一闪,退后了两步,目光清冷的看着他。

    “自重?你要我自重?”君紫璃看着凤红鸾,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笑声苍凉痛苦说不出是什么感情,只感觉一个人的所有感情似乎都融入了这一声大笑中,如山洪暴发,难以抵制。

    那些依然沉浸在凤红鸾琴音的众人都惊醒了,齐齐看着君紫璃。

    凤红鸾依然目光清凉的君紫璃。早知道这一曲高山流水定是和君紫璃有某种纠缠,但是那是死去的凤红鸾的,并不是她的。所以,即便有什么,也是没有!

    琼华也看着君紫璃,手中的手死死的攥紧,忽然心底升起浓浓的怕意,总感觉似乎有什么要离她远去了。她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君紫璃。君紫璃在她面前一直都是温润高贵滟华的,如今的君紫璃,她说不出来,只觉得心底发慌。

    越听君紫璃的笑,看着他,更是心慌,琼华忍不住站起身,伸手去拉君紫璃:“璃,你……”

    君紫璃忽然停止了笑意,转过头死死的看着琼华。

    这一眼,冰冷,凌厉,不带一丝温柔呵护和任何感情,如冰似刀,似乎在看一个死人。

    琼华伸出去的手还没够到君紫璃的胳膊,接触到君紫璃的目光,猛的住了手,身子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只感觉通体冰寒。

    只是一眼,君紫璃猛的转头,看着凤红鸾,琉璃的眸子是浓浓的痛苦和悔恨。感觉天地间所有的苦和痛都齐集一身。将他击杀的体无完肤。

    千人的大殿,沉寂无声。

    君紫璃背对着玉阶上,太皇太后等人还是感受到他的气息,太皇太后担忧的开口:“璃儿,可是发生了何事?”

    君紫璃紧紧抿着唇瓣,深深的看了一眼凤红鸾,缓缓转过身,在转过身的那一瞬间,俊颜恢复一如既往,微微对着太皇太后躬身:“皇祖母,孙儿没事儿。只是见红鸾弹奏的指法和我母妃有几分相像,一时激动。惊扰皇祖母和皇兄了,璃儿罪该万死!”

    虽然极力压抑,但是还是有一丝颤音和暗哑溢出,心中五脏俱焚。原来他一直要找的人是她,可笑他一直鱼目混珠,错把明珠蒙尘,生生的将她推开自己身边。如今让他情何以堪?

    悔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挖出来看看,他是否已经停止跳动了。

    君紫璃这一眼里面的意思太多,凤红鸾微微蹙眉。

    太皇太后一怔,老眼看着君紫璃极力压制的情绪,心底通透必不是这个原因,但自然也不会此时当着各国来使的面点破,慈爱的笑了一下,嗔怪的道:“你这孩子,没的吓坏了皇祖母,红鸾的娘和你母妃交好,你母妃的琴是红鸾的娘指导的,指法想象那是太正常不过,只是你以前不曾见过,才一时惊住了。”

    君紫璃沉痛的点点头。

    “好了,你母妃知道你孝顺念着她,在天之灵也甚欣慰。你便也别伤心了!”太皇太后摆摆手,对着一旁早就被君紫璃惊住的宫女嬷嬷摆摆手:“还不快收拾下去,重新的摆上一桌来!”

    太皇太后一发话,顿时宫女嬷嬷太监齐齐惊醒,连忙动手收拾被君子璃撞倒的桌子。很快便收拾干净,不出片刻便动作利索的给他上了一桌新的。

    “父皇和母妃、陈母妃都去天上享福,王弟也勿要伤心了。坐吧!”君紫钰自然更是心底通透定是有事儿,当然也不会拆穿,对着君紫璃摆摆手。

    君紫璃点点头,缓步走回了座位。

    云锦目光从君紫璃身上移开,看向凤红鸾。眸底如黑云翻滚。无论鸾儿和君紫璃曾经发生过什么,只要有他在,以后一切都不可能再有。

    玉痕看着落座的君紫璃,温润之底,是一片如海沉沉。眸光看向凤红鸾,依然是淡淡的温润暖意。不管他们以前有过什么,君紫璃以为还可以挽回她的话,那便错了。蓝澈不屑的对着君紫璃撇撇嘴,凤目掠过灰暗的脸杵在那里的琼华,似乎一阵风一刮就要刮到了,更是不屑。再看向锦瑟,依然怔怔的坐在琴案前看着面前断了琴弦的七弦琴和七弦琴上的鲜血,更是嗤之以鼻。

    从第一次见,他就知道凤姐姐才华世间少有!他蓝雪国寻了百年的天女,如何能是云族一个妖女可比的?简直是可笑!

    “御妹第一局既然赢了琼华公主和锦瑟小主,朕看这接下来的便也不必比了!”君紫钰从君紫璃身上移开视线,凤目扫了一圈,定在锦瑟面前的琴和血上,威严的声音缓缓开口。

    “凭什么不比!不过一项而已!能说明什么?若不是我的琴音被他打断,自然不会输给凤红鸾!”君紫钰话音刚落,锦瑟猛的推开断琴,坐着的身子站了起来。

    “奉陪到底!”凤红鸾清淡的吐出四个字。

    “好,下一项!”锦瑟高喊一声。

    李文立即将棋给二人摆了上来。连片刻也不敢耽误。

    锦瑟一把挥开李文,自己动手摆了起来。转眼间便摆了一个棋局,抬眼凌厉的看着凤红鸾。凤红鸾缓步走过去,只是看了一眼,便轻轻动了一子。棋局瞬间解开。锦瑟面色一变,又抬手落子,瞬间换了一个棋局。凤红鸾几乎在锦瑟落字的一瞬间,想也不想同时落子……

    片刻间,二人在棋盘上已经过了十数个回合。锦瑟的脸越来越沉,凤红鸾一派闲淡。直到解无可解,锦瑟猛的一把掀了棋盘,对着李文大喊:“下一局!”

    李文身子一颤,连忙铺上笔墨纸砚。

    按着所罗列的规定,二人同时提笔。诗词歌赋,全一囊括其中……

    “下一局!”凤红鸾已经落笔,锦瑟依然写了一半,顿时恨恨的一甩笔,再次对着李文大喊。

    数十才艺,一一过遍。可谓是让在场千人看的目不转睛,人人眼睛似乎焦在了二人的身上一般,如此惊艳才华,完成世间常人所不能完成之事。人人移不开视线。

    此时看二人,才觉得早先那些才艺,当真是小巫见大巫,如今是高如明月,早先那些便是地上尘埃。

    凤红鸾每每比锦瑟技高一筹!

    一个时辰后,锦瑟已经脸色铁青。她根本就不信凤红鸾能胜过她,父主大才,倾囊相授。她几乎继承了父主全部。凤红鸾如何能完成这些?

    大殿内寂静无声。

    云锦、玉痕、蓝澈、君紫钰,太皇太后,各国随从的来使,满朝文武以及家眷,还有宫女太监嬷嬷……所有人,无一不为凤红鸾惊才惊叹。

    君紫璃默然的坐在那里,心中的失魂落魄,麻木血淋漓,只有自己知道。

    “下一局!”锦瑟心中恨怒已经不能代表什么。

    “云小主,已经剩最后一局了!”李文早已经站在了老远处,生怕锦瑟一怒之下杀了他。此时轻声提醒道。

    锦瑟狠狠的挖了一眼李文:“滚!”

    李文顿时一哆嗦,退出了老远。

    最后一局便是高上十丈的梁柱。凤红鸾淡淡的抬头看了那光环的梁柱一眼,回身看着上首的君紫钰:“皇兄,如果这梁柱有所损坏,你莫要怪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