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28章 冠盖满惊华(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中一狠,他自然不能让锦瑟杀了琼华,手中的剑猛的向前递了一寸,瞬间锦瑟雪白的脖颈鲜红的血流出,君紫璃声音低沉:“今日血溅当场,你便不能寻红鸾公主比试了!”

    这一剑是告诉锦瑟,她若是杀了琼华,他绝对会杀了她!而且也是将凤红鸾牵连了进来。只要牵连进来凤红鸾,才能保住琼华。锦瑟对凤红鸾一系列的手段让他知道,锦瑟最想杀的不是琼华,而是凤红鸾。

    只是如此说出话,他心底便抽咧的生疼,五脏六腑,似乎已经再也寻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

    闻言,果然锦瑟手猛的顿住,目光转向凤红鸾,当看到凤红鸾淡然随意的脸色,顿时失去的理智瞬间收了回来,她最恨的不是琼华,而是凤红鸾。如果被君紫璃杀死了,那么凤红鸾便渔翁得利,和云哥哥双宿双飞。那是打死她也不允许的。

    听到君紫璃的话,云锦凤目猛的阴沉如狂风骤雨的看着君紫璃。

    玉痕凤目清凉转为一抹厉色的看着君紫璃。

    “无耻!”蓝澈嗤之以鼻。为了保护琼华,君紫璃居然将凤姐姐推出去。看这情形,今日这场好戏没有了。

    君紫钰微微蹙了一下眉,看着君紫璃,当目光掠过君紫璃怀里快奄奄一息的琼华。觉得王弟此举虽然牵连进了御妹,但是也是实在无奈之事。否则以锦瑟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今日即便是被王弟杀了,也会杀死琼华。那么天下转眼间就会变化一番云雨。引起兵火。实在也不是好事儿。

    太皇太后暗暗的点点头。除此一法,连太子玉痕都不出手救琼华公主,除了璃儿,更无人会救她。这二人万一全都死去,那么天下转眼间便是一场浩劫。虽然西凉和东璃联合对云族举兵,但云族灵力太过强大,妄动战火,东璃前景堪忧。更何况看云少主一直静坐不动,显然对于东璃和西凉联合举兵云族不为所惧。云族太过神秘,不知深浅。还是自然不起战火为好。

    “管好你的女人!再敢肖想我云哥哥,我便杀她后快!”锦瑟猛的撤了手,手中的黑线瞬间的收回,顺带着弹开了君紫璃的剑。她用手轻轻一拂,脖颈上那道血痕瞬间不见了。

    众人都惊异的看着锦瑟雪白完好的脖颈。

    锦瑟手一撤回,琼华身子便软软的向地上倒去。君紫璃立即紧紧揽住她,手中的剑扔掉地上,抱着琼华的身子,焦急的轻唤:“琼华……”

    “咳咳……”琼华捂着脖子猛的咳嗽了起来,好半响才顺过气来。见君紫璃焦急的看着她,眼泪唰的一下子便流了出来:“璃……”

    “我在,没事儿!”君紫璃松了一口气,柔声道。凤目满是心疼。

    琼华很想扑到君紫璃怀里大哭一场,但是在千人的眼光注视下,她自小受礼义规范,勉强忍着,用衣袖轻轻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柔弱的点点头:“嗯!”

    但是依然浑身冰冷,在君紫璃的怀里不出来。小手也死死的攥着君紫璃的胳膊。视线不敢看对面的锦瑟。心中对锦瑟的惧怕,可想而知。

    锦瑟不屑的看着琼华,杀死这个女人就如碾死一只蚂蚁。她若再敢肖想云哥哥,等杀了凤红鸾,她便杀了她。

    “来人,扶公主回座!”君紫璃暗沉的看了一眼锦瑟盯着琼华的眼光,喊了一声。

    “是,王爷!”立即有两个宫女走了过来,从君紫璃的怀里搀出琼华,向着座位上走去。

    “慢着!”锦瑟突然又高声开口。

    琼华身子轻轻一颤,猛的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锦瑟。

    “你可敢与我比试?”锦瑟卑倪不屑的看着琼华:“西凉国第一才女,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也敢肖想我云哥哥。”

    琼华袖中的手死死的攥起。她会的只是琴棋书画,那些刁钻古怪的难题她如何会?更何况还有那攀上大殿的十丈高的梁柱,她根本就不行。转头看玉痕。

    玉痕面色清淡,不做表态。

    琼华心底一凉,转头看着君紫璃。

    “琼华经受刚才如此,如何能与你比试?云小主莫要开玩笑了!”君紫璃缓缓开口。

    “哼,我看她是不敢!还西凉国第一才女,原来西凉国也不过如此!”锦瑟对于琼华恐惧的神色看尽眼底,嗤之以鼻。

    锦瑟都如此说,琼华本来就惨白的小脸此时更是没有一丝血色,咬着唇瓣低下头,唇瓣发白,几乎被她咬出了血丝。

    “云小主可别欺人太甚!”玉痕如玉的手轻轻的摇晃着白玉杯中的美酒,墨玉的眸子幽如深潭的看着锦瑟,清凉的开口,眸光转处淡淡的瞟了一眼琼华:“既然云小主开了尊口,琼华你便从中随意选一样。意思意思吧!你刚才受了惊吓,即便输了也没人笑话你的。”

    她就知道太子皇兄不会看着她被欺负的。琼华猛的抬头,一双眸子盈盈含泪的看着玉痕:“是,太子皇兄!”

    “好!一项就是一项,看你可能胜我,如果不能胜,以后休要再让我看到你肖想我的云哥哥!”锦瑟触到玉痕清凉的眸子,感觉全身被冷冻了一般。如今一听玉痕说让琼华选一项,心中自是不屑。无论这些中哪一项,她都能做到最好,无论是凤红鸾,还是琼华,谁也休想在她手上讨到分毫便宜。听到锦瑟开口闭口休要肖想他,云锦俊颜一直阴沉着。

    “皇上,都准备好了!”此时李文带着准备好的东西都走了回来。无非就是展示才艺比试用的器具什么的。

    锦瑟扫了一眼李文身后那些宫女太监捧着的东西,满意的看了一眼,转头对着琼华冷声道:“你选哪一个!”

    琼华一双美眸一一的掠过那些琴棋书画等器具。最后目光定在琴上,在琴棋书画中,她最精通的就是琴,父皇宠爱她,请了天下第一琴师授艺。而她也着实喜爱琴,又因为父皇也爱听琴,她为了讨好父皇,所以最是在琴上下了一番苦功夫。自然也就琴弹的最好。

    而琴曲弹的最好的就是高山流水!连父皇都说她的高山流水有一位故人的风骨。至于那位故人是谁,她不敢问父皇,但是从父皇眼神中,她知道那个人对父皇来说一定非同一般的意义。

    “快些!谁有空总是等你!”锦瑟见琼华半响不开口,不耐烦的催促。

    “琴!”琼华缓缓开口。自然是选琴的。只有在琴上,她有信心胜过锦瑟。

    “哼,你便等着输吧!”锦瑟冷冷的哼了一声,目光转向凤红鸾:“凤红鸾,你还不上来?如果你现在要怯场也行,只要你保证以后不再纠缠我云哥哥,我今日便放你一马。”

    云锦顿时大怒:“休要再胡言乱语!否则我现在便将你送回云族!”

    锦瑟顿时住了口,心中恨意翻滚,云哥哥即便再护着这个女人又如何?今日她就当着天下人的面将她踩在脚底下。

    “怯场的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凤红鸾嘴角冷笑,如水的眸子冷凝如冰的看了一眼锦瑟,慢慢放下手中的酒杯,清冷吐口:“只是既然是比试,就要有赌约。如果你要输了的话,比试完了,立马滚出东璃。如何?”

    “我根本就不会输,你要输了必须永生永世不准见我云哥哥!”锦瑟立即大声道。

    凤红鸾淡淡的瞟了云锦一眼,漫不经心的吐口:“好!”云锦虽然知道凤红鸾既然敢答应便不会输,但是在听到她漫不经心的答应锦瑟,似乎他在她的心里就如尘埃,心中被刺的生疼,尖锐的被刮开了一道血痕,感觉五脏六腑,瞬间鲜血淋淋。

    长长的睫毛垂落,遮住眼中受伤的神色,无论他如何做,都温暖不了她的心。

    凤红鸾从云锦身上收回目光在感受他一瞬间变了的气息,袖中的手指忽的缩了一下,随即她淡淡的看着锦瑟:“今日这大殿所有人,都是证人!”

    “你上来!”锦瑟冷冷的瞥了一眼,等于默认。她本来就是要当着天下人的面将凤红鸾踩在脚底下。自然这些人都是证人。尤其是云哥哥。她就要云哥哥看着,她是怎么击败凤红鸾。即便不杀了凤红鸾,也让她永远见不到云哥哥。

    凤红鸾缓缓起身,抬步走离了座位,蓝衣水袖,衣袂如风,淡然随意的一步步走上场中。

    随着她一步步走进。她的身上似乎聚集了无数光华,整个人如天上的明月,姣姣如白玉珠,美的清雅脱俗,整个大殿千人,无数美女宫娥,琼华和锦瑟一瞬间便齐齐的比了下去。

    锦瑟看着凤红鸾,心中嫉恨妒意极力压制,才不上去疯狗一般的咬死凤红鸾。只是一双眸子毒蛇的看着她,一挥衣袖,声音尖锐:“第一局,就比高山流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