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26章 冠盖满惊华(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时间几人的目光都流连在凤红鸾的身上,而她无知无觉一般。

    锦瑟一直看着云锦,见云锦目光始终不离凤红鸾,那几人目光也一直追随着凤红鸾,压抑了半个席面的妒意和原有恨意再也压制不住,此时见一个女子下了台,李文要再高喊下一位的空挡,放下筷子,扬声开口:“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不如来些新鲜的。”一句话,李文刚张开的口顿时闭上。

    “哦?云小主有什么新鲜的?”太皇太后看向锦瑟,老眼飞快的闪过一抹清光,笑着开口。

    “我要和她比试!”锦瑟站起身,伸手一指凤红鸾,张扬的声音响彻在大殿每个角落。

    太皇太后一怔。君紫钰第一时间转头看凤红鸾。玉痕凤目微微眯了一下看着锦瑟,蓝澈顿时来了几分兴致。虽然没见过凤姐姐的才艺,但她觉得一定比锦瑟这个女人好的,最好凤姐姐好好的教训她。

    云锦面色一沉,看着锦瑟,怒斥:“不要胡闹!”

    “云哥哥,我可没有胡闹。”锦瑟仰着脸看着云锦,似乎豁出去了,眸光不屑的扫过早先表演的那些公主宗亲和大臣家的小姐们:“难道堂堂东璃,泱泱大国。就是这些个不入流的才艺么?简直是可笑,别污浊了我的眼睛。云族任何一个平民女子都比那些表演的要好。”

    云锦蹙眉,锦瑟说的倒是实话,这些才艺,自然不入他的眼。不过鸾儿是不喜张扬的,冷声道:“坐下!不准挑事,否则你知道后果!”

    锦瑟小脸青白的看着云锦,站着的身子不动:“云哥哥,难道你怕了?还是说凤红鸾根本就是传言那般草包废物。根本就不敢和我比试。”

    云锦一双凤目凌厉的看着锦瑟。

    锦瑟心底发寒,似乎被云锦冰冻了一般,但是依然仰着小脸倔强的看着云锦:“云哥哥,无才无德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只有我才能配得上你。你不让我寻她比试,便是承认她是草包废物,一无是处。就是你杀了我,她也是!”

    最后一句话,锦瑟说的尖锐,声音直直的震颤着在场众人的耳膜。

    云锦本来要出手猛的顿住,死死的看着锦瑟,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锦瑟已经死的灰飞烟灭了。这一句话让他不能杀了锦瑟,否则鸾儿便真的背上草包的名声了。顿时后悔今日早先不应该听鸾儿的放过她。就该杀了她。

    这一刻大殿寂静无声,人人都目光重新的看向凤红鸾。

    只见凤红鸾似乎没听到一般,依然慢慢的喝着酒,端庄娴静,潇洒风流,连头都没抬。似乎锦瑟找的人并不是她。

    “凤红鸾,你敢不敢和我比?”锦瑟一见云锦的手撤了回去,顿时心中得意,知道得逞了。转身看着凤红鸾,正式下挑战。今日她一定让凤红鸾永远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永远也不能再肖想云哥哥。

    凤红鸾像是没听到一般,面色淡淡的品着酒。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凤红鸾,你不敢么?还是说你真的是草包废物?”锦瑟见凤红鸾不语。心中更是不屑。若论才艺,她敢言放眼天下没人可以比得过她。连父主都对她的才艺称奇,说她有些地方都可以胜过云哥哥了。

    凤红鸾依然不语。似乎只有眼前的酒才能入得了她的眼。

    “凤红鸾,你听到没有?”锦瑟对于凤红鸾视若无睹心中怒意大增。她从小到大嚣张惯了,以前除了在云锦面前还装些,如今云哥哥都快被人抢走了,她自然不再装了。将以前的嚣张跋扈,性情乖张此时诠释了个淋漓尽致。

    云锦看着面色一寸寸暗沉如冰。全身被寒气包裹。

    玉痕放下酒杯,微微蹙眉。她的才别人不知他可是再知道不过。不过以她的性情,必然不会出来比试。就如她早先说的,不过是动物园的杂技,给人观赏罢了。虽然不知道动物园是何,但是其中意思他可是明白的。

    但有人不依不饶。玉痕凤目闪过一丝凌厉之色的看着锦瑟。一闪而逝。

    “凤姐姐,你就和她比试,让她知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省得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蓝澈厌恶的看着锦瑟,对着凤红鸾开口。

    “哼,你看她敢么?莫不是怕了我了?”锦瑟死死的盯着凤红鸾。不屑的看着她,今日就让云哥哥知道,他到底喜欢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天下间只有她才是最好。

    “云小主,勿要欺人太甚!”君紫钰俊颜早已经在锦瑟说那一番侮辱东璃这些才艺不入流的话时便沉了下来,此时见她咄咄逼人。沉着脸开口。

    太皇太后老脸也沉了几分。这云小主实在不知道场合。非要生事。如今倒是下不来台面了。她刚才的话不但是说凤红鸾,而是将整个东璃都拉了出来。而且如今凤红鸾还是皇上封赐的御妹。也算是皇家之人。如果今日真是没人能盖过她的话,那么这就等于丢尽了东璃皇室的颜面。

    更何况如今当着各国来使,东璃这个脸面自然不能丢!

    心中后悔,早知道听钰儿的,将这云小主逐出去就好了。如今……太皇太后转头看凤红鸾,只见凤红鸾娴静优雅的端坐在那里,面色清淡,举止随意的喝着酒,没有半丝慌乱紧张怯阵的样子。她忽然就觉得如果真要比试,那云族小主一定不是她对手。更何况有那样的娘亲,她又如何差的了?

    “不过是比试而已,君帝如何说我欺人太甚了?凤红鸾也可以不接受,不过便让天下人说她草包废物。东璃泱泱大国寻不出一个人来敢和我比试。真是可笑!”锦瑟今日是拼了狠劲了。她如今不能杀了凤红鸾,便也不能让凤红鸾跟云哥哥双宿双飞。

    君紫钰面色更是一沉的看着锦瑟。此话说到这个份上,便是凤红鸾的声誉和东璃颜面问题连在一起了。沉声开口:“今日是皇祖母寿宴,意欲享乐,云小主如此强人所难,实在欠妥。我东璃可不欢迎有人搅了皇祖母这喜庆的日子。”

    言外之意,君紫钰已经下了逐客令!

    “哼!看来凤红鸾真是一个草包废物。东璃泱泱大国也不过是拿不出手……”锦瑟不屑冷声的看着君紫钰嘲笑。

    “不就是比试么?你想比什么?”凤红鸾忽然开口,打断了锦瑟的话,淡淡的看着她,清泠如水的声音不大不小,如一阵清凉的风,顿时吹散了锦瑟扑过来的煞气,响彻在大殿中每一个人的耳边。

    听到凤红鸾的声音,君紫钰猛的转头看着她。

    太皇太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当年云族主才华滟滟,世间男子皆是失了颜色。云锦瑟一直被他宠爱,怕是倾囊相授。如今既然大言不惭,必有倚仗。不过当年的红鸾她娘也是才华天下,女子中第一人亦不为过。放眼东璃,怕是就凤红鸾可以和云锦瑟一较高下了。

    “所有的都比,你敢么?”锦瑟一见凤红鸾答应。顿时高扬着脸看着她。

    “有你想不出来的,没有我不敢的!”凤红鸾放下酒杯,如水的眸子清凉不屑的看着锦瑟。这个身体如此才华,腹中所有,是那女子历经多少年日夜苦练所得。如何能被天下人背负一辈子甚至是生生世世的废物名声?今日便让世人知道,凤红鸾不是草包废物,她是天才,腹中惊才,无人能及。

    “大言不惭!你等死吧!”锦瑟恨恨吐口。她根本就不信天下女人还有谁的才艺能比的过她。他学尽了父主生平所学。今日就让凤红鸾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云小主是不是得意的太早了?”凤红鸾冷冷挑眉,坐着的身子不动,清淡开口:“你罗列吧!你能列的出的东西,凤红鸾今日便奉陪到底!”

    一句话出口,所有人齐齐心惊。

    云锦暗沉的脸色忽然褪了下去,嘴角微勾,笑了。俊挺的身子再次柔软无骨的靠回了身后的软椅上。云族的颜面在他的眼中不值钱。鸾儿既然如此说,他便信她将那个女人击败的体无完肤。也好让老头子知道知道,天下的女人不止是这个女人好。

    玉痕嘴角也弯起一抹弧度。这样张扬的话,说的不咸不淡,不温不火,但足以撼动一座城池,天下间也只有她能说的出口。

    蓝澈顿时一双凤目晶晶亮的看着凤红鸾。凤姐姐果然如他所想。一定可以将这可恶的女人打入地狱,永不翻身。

    君紫璃终于转眸看向凤红鸾。这一瞬间,觉得她美至极致。那是一种内心散发出的卑倪,不屑,自信,腹有乾坤的美,令在场千人,包括世间最尊贵的几人,也黯然失色。

    “好,你等着!”锦瑟恨恨的转头,对着李文吩咐:“上笔墨!本小主今日就通通罗列出来。逐一比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