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222章 展示才艺(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微微蹙眉,凤红鸾停住脚步,看着身后的李文:“我坐在哪里?”

    还没等李文开口。君紫钰对着自己的身边那早已经设好的空座指了指,对着凤红鸾招手道:“御妹坐到朕的身边来!”

    君紫钰一声话落,大殿千人一瞬间连呼吸声都不闻了。

    德华公主御妹封号再尊贵,但也不能坐在皇上身边,不合礼制。皇上身边的位置只有皇后、太后、太皇太后可以坐。那是寓意东璃国最尊贵的女子之位。

    而皇上让凤红鸾坐在他的身边,这说明了什么?不是将皇后之位托付,便是对这女子太过重视,重视到可以无视礼制。显然看皇上见到凤红鸾欣喜不加掩饰的神情,那就是两种都有了。

    人人在既凤红鸾圣旨休了璃王殿下之后,心中又掀起惊涛骇浪。齐齐惊醒,从凤红鸾身上移开视线看向上首坐着的君紫钰。

    只见君紫钰一句话出口,面色含笑,自然而然的对着凤红鸾招手,似乎并没有发觉此举有何不妥。似乎凤红鸾坐在他身边太过正常不过。

    人人又目光转处看坐在君紫钰身边的太皇太后。只见太皇太后老脸慈祥的笑着,目光正看向门口的凤红鸾和吴雨思。面色无任何异样,似乎也并没有意识到君紫钰此举的不妥。

    见到太皇太后如此神色,有些人心中疑惑,按理说皇上此举太皇太后该反对才是?太皇太后并不糊涂,更甚至英明神睿非比寻常人,虽然八十高龄,但是满朝文武无一人敢看低这位辅佐了三代君王的老太太。

    他们更不相信太皇太后不知道这违背礼制。但是太皇太后并没有阻止,似乎也不打算阻止。难道这里面真如他们想的一样?皇上弃了吴府小姐?要改娶凤红鸾为皇后?太皇太后也同意?

    想到此,所有人的目光又齐齐的看向在凤红鸾身后半步的吴雨思身上。刚才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便只看到凤红鸾。似乎这一刻才想起吴府小姐才是皇上未来的皇后,皇上要迎娶的人。

    这一看,只见吴雨思垂首而立,低着头,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表情,一动不动,连指尖都看不到动静。标准的被调教大家闺秀姿势,让人们怀疑怕是一阵大风暴过来,她也不会有半分动静。

    人人心中唏嘘,吴府小姐这一份沉静可不是别人能比的。毕竟如今皇上此举,就预示着她的地位岌岌可危。她还能如此安静,没有半分波动,实在令人感叹,不知道是五大将军府的家教太好,还是这吴府小姐已经惊傻了。毕竟这样的事儿搁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怕是早就守不住了。

    相比在场众人惊异唏嘘,云锦听到君紫钰的话则是面色瞬间一寒。

    他从进了大殿就一颗心系在凤红鸾的身上,此时,才目光转处看到君紫钰身边空置的座位,凤目迸发出凌厉之色的看着那把空置的椅子。一直就知道君紫钰对鸾儿别有用心,只是不成想他居然敢在如此场合光明正大的开口让鸾儿坐在他的身边。袖中的手死死攥紧,只有他自己知道,用多大的抑制力才能不让他挥手将那椅子拍碎。

    玉痕同样是玉颜微沉,但也只是瞬间之事,墨玉的眸子转头淡淡的扫了一眼那把椅子,清凉的眸光转处,看向凤红鸾。

    蓝澈精致俊美的小脸同样一沉。怪不得他一提到要娶凤姐姐,这君紫钰便连番推脱呢,她以为真是凤姐姐对他的救命之恩,才是如此爱护,没想到原来君帝对凤姐姐也动了心思。丹凤眼凌厉的瞥了一眼那把空椅子。心中不屑,就算坐了又如何,毕竟凤姐姐不是她的皇后,也不可能成为他的皇后,凤姐姐只能是他的太子妃,以后他的皇后。

    君紫璃似乎没听到一般,依然低头看着玉桌上白玉杯中的美酒,心在滴血只有他自己清楚,皇兄对她的心思,他早便知道了,但是如今依然忍不住痛楚。

    锦瑟一见凤红鸾进来,一双美眸就如毒蛇一般的盯着凤红鸾。这个女人,总有一日她会杀了她。她也一定不会让她抢走云哥哥的。因为对凤红鸾恨不得她立即就去死的恨意太大,相反到少了心思去想这里面的弯弯绕了。

    琼华从进来大殿一门心思自然都是在云锦身上,如今见凤红鸾进来,听到君紫钰的话,顿时一双美眸扫过整个大殿众人的神色,尤其是看到云锦、玉痕、蓝澈齐齐沉下来的脸,心中的妒意再次攀升。

    本来她才是最尊贵的公主,理所应当享受天下男子争相追逐,凤红鸾只不过是丞相府一个受了十多年虐待卑微不受宠的小姐。如今她凭什么享受云公子、太子皇兄、蓝太子、东璃君帝的另待?

    心中意不平。琼华公主袖中的手死死攥紧,都攥出了血痕。她很讨厌凤红鸾,很讨厌,恨不得希望凤红鸾永远的在她的面前消失。从见了她,围绕在她身上的光环便被她夺了去,她恨。

    与云锦瑟和玉琼华同样心中恨着凤红鸾的自然还大有人在。自然是丞相府那几位小姐。人人心中嫉恨的要死。凤红鸾这小贱蹄子凭什么一跃龙门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公主?一个个手中的帕子勒紧,死死的掐着,就像凤红鸾在她们手里一般。

    这时候她们除了恨还有后悔,为什么早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她们就想着怎么折磨她,就没有想到将这个女人杀了呢?要是杀了的话,也许没准今日的公主就是她们其中任何一个人了。

    有恨的要死的,自然就有羡慕的要死的。不少大家闺秀人人都羡慕的看着凤红鸾。

    只见那女子蓝衣水袖,衣袂如风,淡然随意的站在那里,如天上的明月,姣姣如白玉珠,美的清雅脱俗,令人见之忘俗。整个大殿千人,无数美女宫娥,就连琼华公主和云族的锦瑟小主都没有她美。这样的女子,更是她们是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

    不少名门公子早就见过凤红鸾的大有人在。有些人还曾因那凤凰楼一见惊为天人,回去害了相思病。如今再见她,更是黯然魂伤。觉得那女子就如天上月光,他们一辈子也是够不着的。

    大殿数千人,静的连一根针落地怕是都听的清楚。

    似乎空气都凝固了,时间有一瞬间的沉寂。

    突然‘啪’的一声脆响,在千人无声的大殿显得格外的清脆,响声震的每个人耳膜嗡嗡作响。所有人都齐齐的转头,从凤红鸾身上移开视线,看向声音来源。

    只见凤丞相玉桌前一只上好的白玉杯打落,杯中的美酒都洒到了地上。人人心头一凛,在太皇太后寿宴打破物事,可是寓意不好。

    都齐齐抬头再次看向上座的君紫钰和太皇太后。

    “老臣一时失手,皇上恕罪,太皇太后恕罪……”听到君紫钰的话,凤丞相被惊坏了,一不小心衣袖扫到了桌面上的白玉杯打落在地,此时连忙跪到了地上请罪。也因为知道今日不同往日,这是太皇太后寿宴,他尤其在此时打破东西,老脸发白。

    “凤丞相怕是爱女心切,如今这丫头才进宫半日,你见到她就激动成这个样子,生怕我老婆子对丫头不好还是怎的?”太皇太后一怔,扫了一眼地上碎了的酒杯,笑着摆摆手:“不过是一个杯子,请什么罪啊,起来吧!”

    “老臣实在该死……”凤丞相依然跪在地上。转眼间后背便起了一身冷汗。

    “不是有一句话说叫碎碎平安么?碎碎平安,寓意着岁岁平安。凤爱卿这样给皇祖母祝寿倒是别出心裁。”君紫钰也扫了一眼地上的杯子,没有任何不悦,同样笑着摆摆手:“凤爱卿何罪之有?起来吧!”

    “是啊,你这祝寿的法子的确别出心裁。岁岁平安,的确不错。”太皇太后老脸笑的慈祥,再次摆摆手:“起吧,起吧,我老婆子还要多活几年等着抱曾孙子呢!”

    “多谢皇上,多谢太皇太后……”凤丞相跪着的身子连忙谢恩,起身坐回了座位上。不着痕迹的用衣袖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

    立即有宫女上前将地上的碎杯子收拾走。

    “红鸾,你还站在那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君紫钰见凤红鸾依然站在那里,再次开口招呼:“已经等了你半天了,你来了也便开筵了。”凤红鸾微微蹙眉,刚才大殿内所有人的神色她一瞬间收进眼底,目光落在君紫钰身边的那个座位上,自然清楚那不该是她坐的。眸光瞟了一眼身后错身半步的吴雨思,离的最近,自然可以看到她下颚一抹不正常的白。

    “公主,皇上让您坐过去呢!”李文见皇上都喊了两遍,红鸾公主依然不动,轻声开口。

    “皇兄怕是弄错了吧,那个位置可不是红鸾坐的,红鸾若是坐了,可是会折寿的。”凤红鸾摇摇头,目光转向,定在凤丞相身边空置的座位上,那个位置是丞相府夫人坐的,也就是他娘的位置。她娘故去,凤丞相一直未曾再将哪位夫人扶正,自然一直空余。淡淡开口:“我就坐爹爹旁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