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165章 夙夜疗伤(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中装上了满满的忧心,皇上断然不会让红鸾影响东璃江山百年基业。红颜祸水,都没有好下场的,袖中的手紧紧攥起。希望红鸾不会。他的女儿好不容易才脱离了受苦,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她出事。

    三更十分,清心阁依然没有动静。君紫钰依然很耐心的等着。连流月都心惊。

    五更时分,凤丞相轻声提醒:“皇上,该上早朝了……”

    “今日免朝了!”君紫钰淡淡吐口。

    凤丞相顿时住了口,皇上都等了一夜,他自然不会说动他再回去。

    晨起的阳光划开天幕,将夜里的寒气吹散殆尽。君紫钰看着清心阁内微微蹙眉。如今还没有出来,只有两种可能,一众可能就是凤红鸾受伤太重,一众可能自然就是二人故意不出来见他。

    “皇上……”李文终于忍不住了。皇上这样站了一夜,龙体怎么受的了?早知道这样白白等了一夜,他就该极力劝皇上。凤三小姐虽然该见,但更重要的是保重龙体啊!

    君紫钰淡淡看了李文一眼,转过头继续看着清心阁。

    李文顿时住了嘴。

    凤丞相也受不住了,见皇上不走,只能走到流月面前,试探的刚要开口,流月抢先开口道:“凤三小姐受伤极重,主子给她运功疗伤一夜也不是罕见之事。如果现在正是运功关键时刻,冒然进去打扰,不但对凤三小姐不好,对我家主子也是大害!”

    凤丞相张着的嘴立即闭上了。回头看着君紫钰,暗叹了一口气。

    清心阁内,此时玉痕缓缓收了功,如玉的面色微微发白,眉眼间难掩浓浓的疲惫之色。昨日和云锦争夺那匹布耗费了功力还没来得及调整就又得到凤红鸾被君紫璃挟持走的消息又去了南城三十里。如今一夜运功,疲惫至极。

    而相反凤红鸾,则是原来苍白的小脸染上了红润的色泽,眉眼间淡淡光华流转,全身暖洋洋的,舒爽至极。心口早已经不痛了。

    原来这内功果然好用!凤红鸾闭着眼睛睁开,转身看着玉痕。当看到玉痕憔悴疲惫的神色顿时一怔。微微蹙眉:“你没事儿吧?”

    玉痕摇摇头,坐着的身子向后一仰,靠在了墙壁上,看着凤红鸾,声音带着微微暗哑:“你感觉怎么样?”

    凤红鸾点点头:“我很好!”

    “那就好!”玉痕嘴角扯出一抹笑,如玉雪山雪莲初开,争云破月。刹那将挂着帘幕昏暗的室内都照亮了一般。

    凤红鸾皱眉,移开眼睛,似乎没看见一般,起身下了床,顿时感觉全身精力充沛,回头看着玉痕疲惫的神色:“床让给你休息一会儿!”

    “嗯!”玉痕嘴角微弯。还好,他听到的不是立即赶他走。

    也实在是内力耗损严重,身体消耗已经濒临极致,玉痕错开身子移开墙壁,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不出片刻,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凤红鸾回头,目光看向玉痕,眼底莫名的神色涌动一瞬,便淡漠的转身走到窗前,透过帘幕看着清心阁门口。只见君紫钰和凤丞相以及皇宫的一应亲卫都守在清心阁外。黑压压的一片,当前的明黄身影尤为显眼。

    凤红鸾嘴角冷冷一笑,转身走离了窗前。他愿意等就让他等!

    君紫钰似乎有感觉一般,在凤红鸾站在窗前的第一时间,目光看向凤红鸾所在的位置。凤目微微眯起。

    “皇上……皇上,太皇太后回宫了……”一阵大呼声从丞相府门口传来。

    君紫钰转头。只见一个小太监气喘吁吁跑来,跑到近前,立即跪在地上:“奴才叩见皇上!太皇太后回宫了,要见皇上,让皇上即刻回宫……”

    君紫钰蹙眉:“你说皇祖母回宫了?”

    “是,太皇太后让奴才来请皇上,说让皇上即刻回宫,太皇太后等着呢!”那小太监立即道。

    君紫钰微微抿唇,转眸再看向紧闭的帘幕,摆摆手,脸色不好的看了凤丞相一眼,沉声开口:“回宫!”

    李文立即扯着嗓子喊道:“皇上起驾回宫!”

    “老臣恭送皇上!”凤丞相被君紫钰那一眼看的身子一颤,‘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等了一夜没有见到红鸾,如今就这么走了,怕是不妙。

    直到君紫钰的身影离开的看不到踪影,凤丞相才颤着身子站起。看向依然守在那里一直一个脸色的流月一眼,叹了口气,依然等在门口。

    君紫钰很快就脚步匆匆的出了丞相府。坐在御撵里,脸色阴沉。就凭刚才的感觉,他知道凤红鸾一定是好了。但是不出来见他而已。但偏偏玉痕,而且名正言顺是在给疗伤,让他有天大的火气也发不出。心中憋闷。

    璃王府。君紫璃虽然躺在床上,但是一夜未睡。天明十分,便坐起身自行运功疗伤。

    赵启得到了皇上在丞相府风寒露宿站了一夜都没等到玉痕太子和凤三小姐出来,听闻太皇太后回来,无奈回了皇宫的消息,立即来报给君紫璃。

    闻言,君紫璃面无表情。别说是一夜,怕是十夜,玉痕和她不想见的人,谁也见不到。不过二人在一个房间疗伤一夜……

    俊美的脸色微微一沉,随即一双凤目笼罩上深深痛苦。他根本就无意伤她……

    君紫钰回到皇宫,一路阴沉着脸向着太皇太后寝宫而去。

    太皇太后才回了寝宫,洗了尘土,刚坐下。君紫钰便进了德馨园。见到太皇太后,立即收了几分阴沉的脸色,但是还是掩饰不住心中的愤怒,对着太皇太后见礼:“孙儿给皇祖母请安!今日孙儿要派人去接您,您怎么自己回来了?”

    太皇太后一回宫自然就听到了君紫钰在丞相府等了一夜,如今他一身霜色凉气,脸色极力掩饰,但她岂能看不出?心里叹了口气,她刚这才离宫几日,皇上就瘦了一圈,立即吩咐身边的大嬷嬷:“去给皇上熬一晚姜汤,去去寒气!”

    “是,太皇太后!”那老嬷嬷立即应声去了。

    “起吧!”太皇太后身手拉过君紫钰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看着他一夜寒气疲惫,心里心疼:“看看你一身寒气,你是这东璃的一国之君。要爱惜自己身子。你身子若是如此被折腾垮了的话,我东璃江山还如何支撑?登基三年,怎么还不稳重?”

    “皇祖母教训的是!”君紫璃被太皇太后的手抓住,才觉得自己的手实在太凉,立即抽回:“孙儿自己暖暖就成了,千万不能寒到皇祖母。”

    太皇太后紧紧攥住,嗔怪的看着君紫钰:“现在知道凉了?那还傻傻的等了一夜?这东璃千万子民都是你的。丞相府更是不例外。你要想见谁,何须自己去等?传道圣旨不就得了!”

    “皇祖母,不是孙儿要去等,实在是那凤红鸾太可恨!”君紫钰恨恨开口。

    “我也大概明白是什么事儿。我老婆子也不糊涂。那凤三小姐自幼失了母亲,被凤丞相遗忘,在丞相府受了十多年罪。好不容易有了盼头,偏偏璃儿那孩子糊涂,居然给人家来个未嫁先休。能不有怨么?如今她怕是对我皇家误解太深。这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急不得!”太皇太后看着君紫钰恨恨的脸色。缓缓开口:“你要见她,等到寿宴自然会见。也不差这几日。她毕竟是我东璃国的人,也是丞相府的人,还能跑到大天去?”

    “哎,皇祖母你不知道。她还怕是真能跑到大天去。”君紫钰心中的怒意退了几分,眉眼染上沉重:“这凤红鸾太不简单。不仅是让王弟弃了琼华公主对她动了心。而且还要云锦一直吵着要入赘丞相府。另外我前几日受到了暗桩在蓝雪国的密折,蓝雪国有意和我东璃联姻,修两国百年之好。蓝澈娶太子妃,指名要娶的人就是她。如今我虽然未收到蓝雪国主的修书。但是从仪仗队刚一入京蓝澈放着行宫不进,偏偏要住进丞相府之事来看。这事儿怕是那边铁定了心。”

    太皇太后蹙眉。君紫钰继续道:“玉痕是什么人,想必皇祖母清楚。天下女子偏偏将凤红鸾看在眼里。如今亲自给她疗伤。怕是也上了心了。”

    “如今多方争夺,一个不好便是我东璃之祸。皇祖母,您让朕如何安心不见这个女人!”君紫璃话落,叹了一口气道。

    老皇太后老脸也凝重了下来:“这凤三小姐从被璃儿未嫁先休之后,听说曾跳了荷花池。被救上来之后昏迷了两天,就性情大变。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君紫钰摇摇头:“这个孙儿也曾经疑惑,派人查了,凤红鸾的确还是那个凤红鸾。可能是打击太大,如今性情大变吧!”

    “这到也说的通,毕竟在她身上发生的事儿不是哪个女人能承受的。”太皇太后点点头,顿了顿又道:“真要是如你说的这般,蓝雪、西凉、云族都争抢一人的话。得罪哪方都怕是不好。这根本就是祸事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