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156章 势在必行(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锦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然后立即又道:“那你喜欢去哪里?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相府里闷着,也没有出去玩过,你喜欢哪里,我都带你去,好玩的地方多着呢!”

    “我哪里也不去!”凤红鸾转身,向着房内走去。

    云锦眉眼顿时一暗。

    “小姐……那只猫头鹰……奴婢没用,它飞走了……”青蓝狼狈的走了回来。脑袋被啄成了一个鸡窝,一团乱乱的,白着小脸轻声道。

    凤红鸾回头,看到青蓝的样子,顿时嘴角抽了抽。

    青叶扑哧一下子笑了出来。然后立即意识到不能这么笑姐姐,连忙的低下头。

    云锦看着青蓝,很不厚道的大笑了起来,见凤红鸾瞪他,立即勉强收了笑意,伸手揉揉鼻子,看向天空:“这个头型不错!”

    青蓝小脸立即一红。连忙捂住了脸。凤红鸾没好气的摆摆手:“还不快去弄弄?你就要一直这么顶着它?”

    青蓝立即跑了下去,青叶也赶紧跟了下去。

    凤红鸾看了一眼云锦望天神色,转身走回了房,‘砰’的一下子将房门关上,随手动作利落的插上了把手。

    云锦从天空收回视线,摸摸鼻子,看着紧紧关上的房门,半响,苦笑了一下。今日鸾儿对他态度已经够好,不能再贪心,否则便适得其反了。这样一想,顿时心情大好,也不用轻功,慢慢的踱步出了小院。据说鸾儿对凤丞相已经有所改观,他可以去多找凤丞相那老头多聊聊天。

    凤红鸾站在窗前,看着云锦踱步离开。绝色的小脸隐在帘幕中看不清楚神色。除了云族,她想不出她娘留在她身上的特殊封印会是来自哪?云族最为神秘,她娘如此惊艳才华,放眼天下三国,当时必难有敌手。可是她娘甘愿的隐匿埋名,落于丞相府困守一生。可见她的家族何其可怕?

    若真是应了她的猜测,那么她如今的势力根本就不足以对抗云族。即便不是云族,她娘和三国都有关联。她必然要被纠葛其中。所以,她必须要强大。强大到没有人能左右的了。

    看来……即便解不了寒毒,她身上的封印也必须得解了!

    如今放眼天下,如今能帮助她的人,怕是只有一人了……玉痕……明日玉湖之约,势必可行!

    西凉行宫内,猫头鹰一飞回来就钻进了玉痕的怀里,呜呜的哭诉委屈,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那个黑心的女人真的要炖了它,要不是它有些本事儿整了那个小丫头逃了出来,这次怕是肉和汤都进了那个黑了心的女人嘴里了。

    “呜呜……呜呜……”猫头鹰在玉痕的怀里哭的好不伤心。

    玉痕看着哭在自己怀里不出来的小东西轻笑,伸手拍了拍它胖胖的小身子,笑道:“她若是真想杀你,就不会出手救你了,若是真想炖了你,断然不会将你交给她的婢女。行了,别委屈了!”

    “呜呜……”猫头鹰死不出来。那女人就是要炖了它,还和那个臭男人一起吃饭,还要吃它的肉。那黑心的女人没良心,背着主子找别的男人,还是不要的好。

    玉痕摇摇头,哭笑不得。也不再让它出来,径自任猫头鹰哭诉个够。这小东西一直都没受过这委屈,如今自然是受不了了。凤目眸光闪过一丝深邃幽黑,这么说她是原谅云锦了?

    猫头鹰哭诉够了,才渐渐没了声息,玉痕低头,见那小东西居然在他怀里睡了过去。笑着伸手将它放到床榻上,背身站在窗前。

    蓝澈,云锦……有些事儿怕是不能为也要为了!他毕竟不能时刻护她在身边。而她那样的性情,也必不愿让人相护。怕是唯有一法了。

    只是寒毒之苦,痛寒彻骨。即便有纯阳内力压制,一旦发作,也是痛苦至极,她即便能忍受,他又如何能舍得?

    欺霜赛雪的容颜隐在帘幕下,变幻莫测!

    “太子皇兄!”琼华公主的声音响起在门口。

    “主子,是公主!”小蜻蜓见主子站在窗前半天不动,轻声提醒:“奴才去给公主开门么?”

    “何事?”玉痕不回头,清淡的声音传出门外。

    琼华一怔,感觉今日太子皇兄的声音不同意往常,连忙轻声道:“琼华思来想去,不知道用什么给凤三小姐作为还礼,都觉得比不上凤三小姐那匹布,所以……来请示太子皇兄……”

    “这件事儿你不用管了,我自会备好礼!若没有什么事儿,就去吧!”玉痕声音依然清淡,听不出任何感情。

    “是,琼华告退!”琼华犹豫了一下,转身走了回去。

    玉痕凤目清凉的看着琼华公主身形走远,静站许久,刚要转身,只见西方天空出现一朵墨莲,若隐若现,面色一寒:“来人,速去西南三十里接应!务必将云水坊的那匹布拿回来,否则都不用回来了!”

    “是,主子!”顿时有无数道暗影从行宫内飞身而起,快若闪电,向着西南而去。

    与此同时,西南天空即那朵墨莲之后,又升起一朵白兰。欺霜赛雪的容颜一沉,玉痕凤目微微眯了一下,飞身而起,如一抹青烟,向着西南而去。

    与此同时,云锦正在丞相府和凤丞相培养感情。凤丞相后背都浸湿了大片。这云公子忽然来找他,而且还一聊就是半日,天都快黑了,还没用走的意思。老狐狸自然明白云公子怕是打的红鸾的注意,但云公子是不能得罪的,眼看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凤丞相只能硬着头皮刚要开口摆宴。

    云锦猛的忽然站起身,几步走到窗前,看着西方的天空,如玉的俊颜一沉,寒声开口:“去西方三十里!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将那匹布给我拿回来!拿不回来,都不用回来了!”

    “是,少主!”立即有暗影应声,无声无息的出了丞相府,向着西南方向而去。

    须臾,云锦凤目死死的盯着那朵墨莲和白兰交替在一起幻灭的烟雾,袖中的手紧紧攥起,身形一闪,如一抹白色的轻烟,从窗子飘出,快若闪电,向着西南方向飞去。

    西南三十里,已经是一片交相厮杀,两方隐卫,不死不休争夺!随着各方人马后援注入,厮杀更烈!鲜血染红了方圆十丈。

    这一场交锋,势在必行!

    玉痕到西南三十里,一眼所见场中已经埋了无数尸骨,其中一名隐卫是他暗隐的首领,怀中死死的护着布匹,黑衣几乎都成了血染,在众隐卫的保护下,想撤出包围圈。但刚一挪动,便被追上围的水泄不通。

    双方几乎全部用了心力,拼死争夺,有不死不休之势!

    玉痕静站不动,凤目清凉的淡淡看着,云隐暗卫,果然名不虚传,这是他第二次领教了!

    玉痕的隐卫一见主子出现,一路被追杀的疲惫一扫而光,不再随打随撤,而是反过来攻击,仿佛一瞬间就被注入了力量,将云隐暗卫打的连连后退,几乎招架不住。

    转眼间局势突转!

    一道白色的身影如一抹白月光,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云锦飘身而落。不看场中,凤目第一时间看站在那里的玉痕。

    云隐暗卫一见主子也亲自来了,同样如玉痕的隐暗星魂刚刚被注入了力量一般,也仿佛被注入了力量。厮杀起来。

    转眼局势再次逆转!

    两相隐卫各尽全力,你抢我夺,争相不下!渲染天空,入目一片腥红。

    玉痕眸光从场中转回,亦是看着飘身而落的云锦。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同样清凉,只是一双凤目黑色一望无垠,沉入深渊一眼看不到尽头。一双凤目如一汪清泉,只是一眼望尽,皆是透骨的凉薄。

    方圆几里万事万物在这两双眸子下似乎被冻结住了一般。

    那边厮杀正烈,如火如荼,这边天地静止,一动一静将这狭小的天地定了两种乾坤。时间在一分一分过去。两边隐卫虽然疲惫不支,但依然拼死争夺,没有一方怯阵和退后。

    许久。

    云锦和玉痕忽然齐齐的笑了。一张容颜瑰姿艳逸,风流入骨。一张容颜潋滟光华,雅致雍容。两张容颜瞬间照亮了天地万物,皎若春花秋月,难分秋色。

    须臾,云锦缓缓收了笑意,挑眉看着玉痕,美如玉的容颜如明珠投玉,夺人心魄:“云锦还不知玉太子这尊佛心居然动了?”

    “玉痕也不知道云少主这无心之人居然也有了心?”云锦笑颜不变,看着云锦,温润清凉的声音如珠玉落地,欺霜赛雪的容颜端的是清雅冠绝。

    “佛都能动心?无心的人为何不能有心?”云锦衣袖一甩,一抹白色的烟雾从袖中飘出,直直袭向一个隐卫抱着的那匹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