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150章 拜帖封赏(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雾影应声。在云锦话落,瞬间消失了身影。

    西凉使者入住的行宫内。君紫璃安排好了,便离去了。自有宫里分配下来的人给打点一应所用。

    玉痕吃过了晚膳后,便捧了一本医书,躺在软榻上捧书而读。小蜻蜓和猫头鹰则是在地毯上摆了一大堆卡片,玩猜谜的游戏,一人一鹰玩的火热异常。

    一连三局,小蜻蜓是没有赢的。最后一个卡片被猫头鹰猜对了之后,便立即蔫下了脑袋,任命的低着头任猫头鹰将他脑袋啄成了一个大鸡窝。猫头鹰啄完了,似乎还不过瘾,一双鹰眼晶晶亮的看着小蜻蜓,小蜻蜓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打死也不玩了。

    小蜻蜓跑了下去刚将脑袋收拾好,远远的便看到琼华公主和她的婢女采苓向着太子寝宫走来。琼华公主走在前面,小蜻蜓立即跑进了房间,看着玉痕,轻声道:“主子,公主过来了,如今正往这边走呢!她的婢女还抱着一匹布,像是从凤三小姐手里抢过来的那一匹。”

    “嗯!”玉痕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凤目闪过一丝清光。

    猫头鹰一听琼华公主来了,顿时无趣的抖了抖翅膀,跳上了床,钻进了被子里,用被子将自己埋的严严实实的。它就不明白了,主子怎么有这么一个妹妹,简直是丢主子的脸。

    小蜻蜓立即收拾了地上的卡片,然后规规矩矩的站在玉痕的身边,等着人前来敲门。他也不想见公主,见公主那张笑脸,还不如见凤三小姐那张冷脸呢!最起码真实。

    房间内静静的,外面的脚步声渐渐的清晰。不出片刻,琼华公主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太子皇兄,你休息了么?”

    “去开门!”玉痕对着小蜻蜓吩咐道。

    小蜻蜓立即向门口走去,打开了门,对着琼华公主见礼:“奴才给公主请安!太子殿下请公主进来。”

    “嗯!”琼华点点头,向着门内看了一眼,透过珠帘看到玉痕半躺在软榻上看书,回头看了一眼采苓手里抱着的布,微微抿了一下唇瓣,轻声道:“采苓,你也跟进来吧!”

    “是,公主!”采苓应了一声。随后跟在琼华公主身后抱着那匹布进了屋子。

    琼华迈着莲花步走到玉痕近前,美眸定在玉痕手中的医书上。太子皇兄从前几日回到使者队伍至今,不是看着一局棋盘坐半天,就是拿着医书一看就是一日夜。他的车厢内大半部分都是医书,不明白以太子皇兄的医术,天下还有什么病症是他看不了的。

    眼中的疑惑一闪而逝,琼华看着玉痕,轻声开口:“太子皇兄!”

    “嗯!”玉痕继续看着手中的医书,温润开口:“琼华不好好休息,可是有什么事儿么?”

    闻言,琼华紧咬了一下唇瓣,微微低下头。今日之事她夺了凤三小姐的东西,本来以为太子皇兄会在晚膳后召见她,但是她等了两个时辰,如今都已经夜了,太子皇兄依然没有派人过去找她问话。就像不知道一般。但是她不会真的以为太子皇兄不知道。无论是什么事儿,没有什么能逃得过太子皇兄的耳目的。

    她那日看太子皇兄说起凤三小姐的情形,总觉得太子皇兄对凤三小姐不一般,尤其是今日见了凤三小姐之后,那样的女子,世间所有的光华似乎都投注在了她的身上,使得她最尊贵的公主都难以望其及。而太子皇兄那日偏偏说她是一个女人而已。那样的女子如何仅仅是一个女人?

    而她今日所作所为,太子皇兄一直没有表示,连半丝询问也无,她猜不透太子皇兄的想法,便只能过来。只有先了解了太子皇兄的想法,才能知道接下来如何做。

    一番思量,不过是转眼之间,琼华低着头,轻声道:“琼华今日觉得自己做错了,所以,来找太子皇兄……琼华虽然喜欢那匹布,但实在是不应该夺了凤三小姐的东西……”

    话落,琼华公主看着玉痕,玉痕不语,如雪的容颜一片清雅平静。

    手指往手心里紧紧的拳了一下,琼华公主又轻声道:“琼华为了一己私欲,丢了父皇和太子皇兄的脸面,也丢了我西凉国的脸面,琼华来求太子皇兄恕罪……”

    玉痕依然不语。

    琼华心提了起来。她自小就知道,太子皇兄和其他皇兄不同,太子皇兄从前皇后逝去了后就更加的让人难以看懂了。如今的皇后是她的母后,父皇宠爱她的母后,自然也宠爱她,太子皇兄一直待她比待别的兄弟姐妹们温和,从来也没有对他发过火,但越是如此,她越是不敢在太子皇兄面前放肆。和父皇比起来,她更怕的是太子皇兄。或者是在西凉皇室中,她也最怕的是太子皇兄。

    “太子皇兄,琼华知罪了……琼华来求太子皇兄,也带了那匹布来,请太子皇兄明日带琼华去丞相府,琼华当面给凤三小姐赔礼,然后将这批布还给她……”琼华紧张不安的看着玉痕。她说了这么多,太子皇兄像是没听见一般,依然一脸平静。更让她心打鼓,七上八下的。

    “太子皇兄……”琼华的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柔柔弱弱的看着玉痕。

    玉痕终于放下手中的书,抬眼看着琼华,凤目闪过一抹深邃,一闪而逝,如玉的面色挂了一丝浅笑:“那凤三小姐不是说送与你的么?既然是送与了你,何来强抢一说?”

    琼华一怔。

    玉痕继续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虽然你今日之事有些欠妥,但也不是大错。只是收了一份礼而已。此等小事,自然不会有损我西凉国威,自然也不会有损父皇和我的颜面。凤三小姐高风亮节,愿意割舍,你当时也收下了,如今便好好收这就是了!”

    “这……”琼华看着玉痕面上的笑,更觉得蒙上了一层云雾,看不透,立即摇摇头,咬着唇瓣道:“太子皇兄,琼华看来那凤三小姐很喜欢这匹布,我这样收下,她便没有了,同样是女子,琼华的确不该。思来想去,还是给凤三小姐送回去吧!”

    “送出去的东西,还有收回的么?”闻言,玉痕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琼华:“你当着东璃百姓的面,收了这份礼,这便不止单单是一份礼,也不单单是你自己的事儿,是东璃作为东道主迎接我西凉来使的。你收下了,再还回去的话,打的可不只是凤三小姐的脸面,而是东璃君主的脸面,换而言之便是整个东璃国的脸面。”

    琼华小脸瞬间一白。

    “琼华,你是我东璃皇室公主,如今随我出使东璃。代表的可不止是你自己。你的一举一动都是代表着我西凉。”玉痕似笑非笑的神色缓缓收起,如玉的俊颜清雅清淡,看着琼华发白的小脸:“你确定你还要将这匹布送回去么?”

    琼华公主立即摇摇头,轻声道:“是琼华考虑不周。太子皇兄恕罪!”

    “你明白就好!”玉痕声音依然清淡。话语含了一丝令人猜不透的意味。

    琼华看着玉痕,只觉得心底发凉,低下头不敢看玉痕的眼睛,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但是琼华总觉得心难安,太子皇兄可否准许琼华明日登门去拜谢凤三小姐相赠之情,琼华也选一样好礼,回送给凤三小姐。”

    玉痕微微挑眉,淡淡一笑:“明日东璃君主要设宴为你我接风,怕是去不了丞相府。”

    “那就后日?”琼华美眸期盼的看着玉痕,试探的问。

    玉痕淡笑不语的看着琼华。

    琼华心中紧张,袖中的小手都攥出了细密的薄汗,微微低下头。

    “好!我西凉也是礼仪之邦,礼尚往来,自然可行!”半响,玉痕温润开口:“就后日吧!东璃郊外十里处有一处玉湖画舫。甚是不错!就选那里吧!你多年一直在宫中,看惯了宫中景色,不免乏味。玉湖山水,天然雕饰。也可以去看看。”

    琼华小脸顿时一喜,立即点头:“多谢太子皇兄!”

    玉痕浅浅一笑,凤眸流转:“琼华打算还送什么礼给风三小姐?”

    “这个……琼华还没想好……”琼华美眸看着玉痕,轻声试探的道:“太子皇兄可否给琼华选一样礼物?”

    “既然还没选好,便也不急。不是还有明日一日的时间么?”玉痕看着琼华:“如今夜了,明日东璃君主设宴,恐有劳累。皇妹回去休息吧!”

    琼华张了张口,似乎还想说。但看着玉痕不愿意再说的神色,立即点点头,微微屈膝一礼:“琼华告退!”

    “小蜻蜓,送公主!”玉痕点点头。

    “公主请!”小蜻蜓立即对着琼华做了个恭送之礼。

    琼华抬步走了出去,采苓立即抱着布跟在后面。刚走到门口,玉痕的声音传来:“我记得琼华喜欢的是粉色,并不喜欢蓝色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