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134章 女人而已(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乎料到琼华就会如此说,玉痕看着琼华,面色笑容不变:“父皇夸琼华温灵婉约,女子典范!果不其然也!”

    琼华顿时低下头:“皇兄又取笑我了!”

    玉痕视线落在琼华比以往白了几分的下颚上,笑而不语。

    沉默半响,琼华抬起头,娇颜恢复才进来时的柔软,轻声开口:“太子皇兄,听说云公子也在东璃。不知……如今可是还在?”

    “在!”玉痕笑着点头。

    琼华闻言眉眼闪过一丝清亮,一闪而逝,缓缓站起身,对着玉痕福了福身:“天色不早了,琼华不打扰太子皇兄休息了!”

    “嗯!”玉痕点点头,对着一旁的小蜻蜓道:“小蜻蜓送送公主!”

    “是,主子!”小蜻蜓立即上前:“公主请!”

    琼华优雅的转身,环佩发出悦耳的响声,脚步轻快的走出了房间。须臾,外面主仆二人走远。

    房间内静了下来,玉痕一直看着琼华身影离去,嘴角含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欺霜赛雪的容颜在琉璃宫灯熏黄的光晕下,看不清表情,只觉得那神色如云似雾,莫测清幽。

    小蜻蜓走了回来,关上房门,轻声道:“主子,琼华公主走了!您要歇了么?”

    “再等等,你去睡吧!”玉痕摇摇头,坐着的身子不动。话音刚落,一团黑影从窗外飞了进来,落在了他的肩头。

    “你终于回来了!比我预想的要快些!”玉痕伸手将猫头鹰从肩头拽了下来,笑道:“她说了什么?”

    猫头鹰被玉痕拽在手里,顿时一双鹰眼满是委屈的神色看着玉痕,然后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用脑袋一个劲的蹭玉痕的身子,呜呜咽咽的声音控诉着委屈。

    玉痕好笑的看着怀里的东西,然后一把将它从怀里揪出来:“她是不会杀你的。就算杀也杀不了你,不用装了!”

    猫头鹰被玉痕戮破,立即停止了呜咽,但还是委屈的看着它,哆嗦的抖着翅膀,证明它很怕。

    “能让你有怕的。总是很好!”玉痕轻笑,将猫头鹰放下:“说吧!她都说了什么?”

    玉痕话落,小蜻蜓立即拿过来一个大盒子,一大堆纸片倒在了桌子上。

    猫头鹰立即一蹦一跳的在桌子上蹦跶起来。一连气做了好几个表情和姿势,然后用嘴刁了一小堆纸片,怕怕的看着玉痕。

    玉痕看着用字片拼凑出的一行字,嘴角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叹道:“这一步怕是走错了!可是不如此的话,她如何能威胁君紫璃?哎……好心果然没好报,下次绝不如此了!”

    难得听到将主子叹气的声音,小蜻蜓迷惑的看着桌子上一行字:“回去告诉他,让他以后少多管闲事!”听这口气,看主子神色,小蜻蜓百分之百肯定,一定是凤三小姐说的。主子明明是为了凤三小姐好,可是凤三小姐居然说主子多管闲事。真是……真是不识好人心!

    小蜻蜓虽然不满,但看着玉痕笑意流转,显然很愉悦的神色,自然不敢说。颓然的垂下脸,只听玉痕又道:“……应该做好事儿不留名的!”

    小蜻蜓顿时抬头,张大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主子。

    “行了,你们都去吧!”玉痕摆摆手。

    小蜻蜓立即收起纸片,连忙走到床榻给玉痕铺好被褥。回身见那头鸟趴在桌子上不动,立即上前,一把提溜起来,快速的出了房门。

    房门紧紧关上,玉痕笑着站起身,走到窗前,向外看了一眼,回身熄了灯盏,走回了床上。

    东璃京城西郊一所隐秘别院。

    云锦懒散的躺在软榻上,大病醒来,身子瘦了一圈,如玉的面色几近透明,往日秀逸风流的眉眼如今处处透着苍白之色,比房间内的夜明珠还要白几分。一袭如雪锦缎软袍,衣摆处绣了两株金贵的白玉兰,兰花吐蕊,算是给他整个人增添了几分生气。

    窗子敞开着,窗前挂了一盏风铃。清风吹来,风铃叮咚而响,发出清泠悦耳的声音。

    “少主,您身子刚好,去床上休息吧!”雾影站在一旁,少主都坐在这里半天了,大病初醒,如何能受得住,见云锦不动,又开口:“少主,若是族长知道的话,一定会怪罪属下没有照顾好少主……”

    “别忘了你是谁的人!”云锦淡淡的瞟了雾影一眼:“如今我对你们是不是太宽容了?让你们连自己是谁的人都不知道了!反过来左右我了?”

    雾影顿时脸色一白,‘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属下是少主的人,誓死不敢忘!”

    “你知道就好!”云锦淡淡吐口,随手一块墨色的令牌扔给雾影:“现在就去雾山,将天地玄黄调来!我要明日早上就见到他们!”

    “少主?”雾影顿时一惊。天地玄黄这些年主子从来都不动用。连族主都不知道,如今主子居然要动用天地玄黄,难道是为了凤三小姐?

    “嗯?”云锦挑眉,看着雾影。

    雾影同样看着云锦,少主虽然神色清淡,但是让他觉得莫名的寒意,压下心中惊异,立即躬身:“是!属下一定在明日辰时之前,将他们带来!”

    “去吧!”云锦收回视线,摆摆手。

    雾影身影一闪,拿着玄墨令,瞬间消失了踪影。

    雾影离开,云锦低头看着自己心口,许久,嘴角扯动,扬起一抹月牙形的弧度。总有一日,她会让他对他下不去手!总有那么一日的……

    皇宫祥龙殿,君紫钰的寝宫。碧瓦琉璃宫灯将祥龙殿照的绚丽华美,亮如白昼。

    君紫钰从御书房出来,直接便回了寝宫。宫女太监嬷嬷跪了一地请安,君紫钰疲惫的挥了挥手:“都退下吧!”

    太监李文一挥手,守在祥龙殿的人如数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李文看着君紫钰的背影,轻声开口:“皇上这就要歇了么?”

    “嗯!你也下去吧!”君紫钰走了进去。

    李文立即关上门,躬身退了出去。

    走到床前,君紫钰刚要伸手挑开明黄的软帐,里面隐约躺了一个玲珑的人影。凤目猛的收紧,迸出厉色,腰间的长剑‘噌啷’一声出销,对准里面人的心口:“你是何人?”

    “啊……”里面有女子一声惊呼。

    “说!你是何人?”君紫钰手中的宝剑往前递进了一寸。

    “奴婢……奴婢紫烟……来侍寝……”里面女子胸口瞬间被宝剑划开了一道血痕,颤抖的开口。

    “侍寝?”君紫钰面色瞬间一寒,一把扯开了帘帐,里面一名貌美女子未着寸缕的躺在床上,一双美眸满是惊恐之色的看着他。胸前被他宝剑划出一片鲜红,染红了明黄的锦绣被褥。

    看着女子,君紫钰凤目染上汹涌的怒意,‘啪’的一下子放下帘帐,对着外面怒喝:“李文,给朕滚进来!”

    “皇上……”李文立即跑了进来,一张脸煞白的看着君紫钰,立即跪倒了地上。

    “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君紫钰将手中的宝剑‘桄榔’扔到了李文的面前:“说不清楚,你现在就给朕抹脖子。”

    李文一哆嗦,立即磕头:“回皇上……这是……这是敬事房安排的侍候皇上侍寝的……”

    “朕何时要敬事房安排人了?”君紫钰闻言更是大怒。

    “皇上,太皇太后……临走时交待了奴才……说……说给皇上……这女子是太皇太后给皇上选的……”接触君紫钰森寒的脸色,李文哆嗦的开口,一句话说不完整。

    “太皇太后?”君紫钰面色的寒意退了几分,嫌恶的一挥袖子:“扔出去!别让朕再看见她!”

    “是!”李文立即对着外面一挥手,两个嬷嬷连忙脸色惨白的疾步走了进来,将龙床上已经吓的昏死过去的女子抬了出去。

    又有人赶紧抱着崭新的被褥进来,给帘帐片刻便换上了新的。然后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给朕滚出去跪着,不到天明不准起来!”君紫钰看向李文,眉眼依然含怒。

    “是,皇上!”李文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寝宫,跪在了门口。

    从四年前出了那次事,皇上就再也没碰过女子,太皇太后这些年屡次劝皇上,皇上都是表面应承,然后便无动于衷,如今太皇太后寿宴之后,皇上就会迎娶皇后,可是如今皇上依然对女子无动于衷,也不招寝,太皇太后才给他下了个死命令。

    而皇上又不准他对太皇太后透露那名救了皇上女子的事儿。所以,太皇太后不知道皇上对一名女子上心了,还要安排女人侍寝,皇上肯定会怒了。可是他只能有苦说不出。如今遭殃的只能是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