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133章 女人而已(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进了屋,房间内早已经被青蓝、青叶点上了灯,她死死的看着手中的信纸半响,‘啪’的一下子将手中的信纸扔进了灯罩里,‘嗤嗤’的一阵响声过后,精美的纸张化为灰烬。

    “青蓝,进来给我换一盏灯!”凤红鸾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是,小姐!”青蓝立即从外面跑了进来,看着小姐不好的脸色,赶紧拿着灯跑了出去,不多时就换了一盏新的拿了进来。

    凤红鸾摆摆手,青蓝悄悄的退了出去。凤红鸾转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娇美的容颜清凉淡漠的没有一丝表情。距离东璃三百里的郾城,西凉国仪仗队下榻的驿馆。一间华丽高雅的房间内,桌面上摆了一局棋局,黑白子相间,相互持衡。

    玉痕一袭华贵的锦缎长袍,颈长的身躯坐在桌前,如玉的手把玩着手中仅剩的两颗黑白子,一双凤目雾色氤氲的看着棋盘,许久一动不动。

    小蜻蜓立在玉痕的身后,低垂着头不停的打瞌睡,但还是不忘每隔一小段时间就给主子将凉透了的茶水换一遍。他真不明白主子,从到了驿馆,吃完饭就摆上棋盘,一坐就是两个多时辰了。如今还一动不动的看着棋盘,连半分想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更不明白不就是黑子和白子,然后一局棋嘛!主子再怎么看也看不出花儿来啊!张了张口,小蜻蜓想提醒主子,但终是又苦着小脸低下了头。只能认命的等着。

    外面一阵环佩叮铛声传来,小蜻蜓眼睛顿时一亮。救命的来了!虽然这救命的人她不怎么喜欢,但一定很管用。

    “太子皇兄!你睡了么?”伴随着两声轻轻的敲门声,一声轻柔绵软的女声传来,极其好听。

    “主子,是琼华公主!”小蜻蜓终于找到了开口的理由。

    “嗯!”玉痕抬头淡淡的瞟了一眼小蜻蜓,眸光掠过门口,低下头,温润的声音淡淡开口:“让她进来!”

    被主子这样看了一眼,小蜻蜓感觉浑身都凉透了,睡意早就跑到了九霄云外,脖子一缩,偷偷的看了一眼主子的神色,立即提溜着小心肝跑去开门。

    房门打开,门外站着琼华公主和她的贴身婢女。

    琼华公主身穿一袭红粉牡丹烟罗软绸纱,逶迤拖地同一色的红粉绣着大朵大朵牡丹的罗裙,腰间用同一色软烟罗系成的绫罗带。头上风髻雾鬓斜插一朵牡丹花,眉眼含黛,峨眉秀美,薄唇丹朱,脸颊红粉,身形窈窕,颦颦婷婷的站在那里,如一株天香国色的牡丹。娇艳若滴,如水做的人儿,让人一眼便心生怜惜。

    琼华公主,真真正正养在皇室的一朵娇花!

    小蜻蜓乍一见到琼华公主,眼前不由自主的现出另一张蓝衣清华的女子容颜。同样是一张美的天地失色的容颜,可是那张脸和眼前这张脸比起来不知道要清晰多少倍。

    这一刻,小蜻蜓忽然有些明白了主子为什么喜欢凤三小姐了。一怔,小蜻蜓立即对着琼华公主躬身:“奴才给公主请安!太子殿下有请!”

    “免礼!”琼华对着小蜻蜓点点头,回头对着婢女道:“采苓,你在外面等着吧!”

    “是,公主!”那个婢女立即躬身,退了两步。

    小蜻蜓没有得到主子的指示,自然不会退出去,只是侧过身子,躬身挑开珠帘,让琼华公主进来。

    琼华公主看了小蜻蜓一眼,透过珠帘,目光看向房间内。一眼便看到了靠近窗前的桌子旁慵懒的靠着椅子端坐的男子。室内琉璃宫灯映射下,男子美如冠玉,秀挺的身姿雅致风华。国色天香的容颜染上一抹浅笑,莲步轻移,走了进来。

    “数日不见,太子皇兄又瘦了好多!看来是没好好照顾自己。母后若是知道,一定会不高兴的。”琼华公主走近,看着玉痕面前摆的棋盘,美眸闪过一丝迷惑,柔声开口。

    玉痕抬头,看了一眼琼华,又低下头,把玩着手中的黑白两字,笑着开口:“只要你不告诉母后,她自然不会不高兴!”

    “太子皇兄就是吃准我不会告诉母后了,所以才不好好照顾自己。”琼华娇美的容颜闪过一丝娇嗔,一撩裙摆,优雅的坐在了玉痕对面:“太子皇兄这又是从哪儿得了一局棋局?你一回来连琼华也不理,将自己关在屋子里。”

    闻言,玉痕淡淡一笑,不答话,将手中的两个棋子在手指尖转了两圈,最后将一颗黑子递给琼华:“这最后一步你看放在哪里!”

    琼华伸手接过玉痕递过来的棋子,不看棋盘,而是看着玉痕笑着开口:“太子皇兄一直都舍不得让别人摸这副棋子,今日琼华打哪儿得了这个福气?”

    玉痕轻云浅月一笑:“今日考考你的棋艺精进了没有!”

    琼华莞尔一笑,娇声柔软的道:“父皇说了,琼华的棋艺再练个十年也比不上太子皇兄。皇兄莫要拿琼华取笑了!”

    玉痕笑而不语。手中的白子环绕着指尖,来回流转,白玉的指尖和白玉的棋子交相辉映在一起。难以相比那个更白。

    琼华见玉痕不语,也不再言语,低头专心的看着棋盘上的棋局,看了半响,摇摇头:“太子皇兄这局棋明明无解,却拿来逗弄琼华!”

    “你觉得无解么?”玉痕扬眉一笑,凤目看向棋盘,眸光闪过一丝潋滟风华,将手中的棋子脱手,扔进了棋盒,对着一旁侍候的小蜻蜓道:“收起来吧!”

    “是,主子!”小蜻蜓立即走上前来收棋盘。

    琼华将手中的棋子恋恋不舍的放下,直到小蜻蜓将棋拿走,桌上空无一物,她才抬头看着玉痕,美眸流转,笑的柔软:“太子皇兄可是得了什么有趣的事儿,跟琼华说说!”

    “有趣的事儿倒是很多,你想听什么?”玉痕笑着抬眸,看向琼华的眼睛。凤目深邃,似乎能透视一切,温润如风的声音开口:“或者是琼华想知道什么?”

    琼华娇颜一红,美眸流转,羞涩的低下头。

    玉痕浅笑不语。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茶盏,抿了一口,看着琼华微红的娇颜,静等下文。

    “听说东璃丞相府的凤三小姐性情大变,太子皇兄,你是否见到了那凤三小姐?”须臾,琼华微微抬起头,抿了一下唇瓣,试探的开口。

    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听到关于东璃国丞相府凤三小姐的传言。各种版本,什么都有。而且都是围绕着她最关心的人。让她心一直都跟着提着。落不下,上不来。难受至极。今天听闻太子皇兄回来了,便思虑再三,还是忍不住过来询问。在皇室诸多子女中,太子皇兄相对于别人来说,对她这个妹妹还是很好的。

    一双美眸眸底闪过一丝期盼的看着玉痕。他相信太子皇兄一定见到了那凤三小姐。

    闻言,玉痕微微挑眉,看尽琼华眼底的神色,笑着点头:“见到了!”

    “她……什么样?”琼华顿时一喜,立即开口。

    “传言什么样,她便什么样!”玉痕眸光闪过一抹清幽,笑道:“还有两日便进京了,到时候你一定可以看到她。”

    琼华抿唇,传言太多,她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心底有些不甘,轻声开口:“琼华只是想先了解了解……她在太子皇兄眼中是什么样的女子?”

    “她在我的眼中……”玉痕浅笑,手中的杯盏轻轻放下,杯盏落在桌面的第一时间,划出两圈涟漪,看着琼华,笑道:“一个女人而已!”

    琼华一怔,看着玉痕:“就这么简单?”

    “嗯!”玉痕点点头。她在他的眼里,的确就是一个女人!一个让他想去试着爱,试着给予,试着温暖,试着让她接受,唯一想要的一个女人而已!

    琼华看着玉痕没有丝毫变化的神色,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原来也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那么她就放心了!

    看着琼华明显松了一口气的神色,玉痕嘴角微微勾起,眉眼含了一抹笑意,一闪而逝,温润开口:“其实琼华想问的是璃王吧!”

    琼华娇颜微微一白,立即摇头:“太子皇兄你又知道了。才不是呢!琼华只不过是好奇,一个女子居然有本事让东璃国的话题围绕着她十几年,实在是想认识她而已。”

    “哦?是这样?”玉痕挑眉,也不点破:“两日前我收到最新消息,东璃君主下旨,璃王选择吉日将迎娶丞相府五小姐和六小姐为侧妃!娥皇女英,璃王艳福不浅。”

    琼华面色顿时一暗,长长的睫毛垂落,遮住眼帘:“璃王至今没有娶姬妾,璃王府听闻一直空虚。而丞相府五小姐和六小姐又有琴箫双绝之称,虽是庶出,但才貌双全。璃王的确是好福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