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113章 如此礼单(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丞相接到旨意,没急着进宫,而是猜到了几分,立即借口换衣服而是急匆匆的跑进了清心阁。

    刚一进藏娇阁门口,青蓝、青叶立即迎上凤丞相:“相爷,我家小姐说了!您要是进宫。照实说便是。谁要见我家小姐,就等她病好了吧!如今小姐风寒又厉害了。不能进宫去见什么人。”

    “这……”凤丞相看着清心阁紧闭的帘子。红鸾明明没有伤寒。

    “璃王殿下拿不起聘礼,还娶什么媳妇啊?更何况您可是那五小姐、六小姐的爹,大小姐、二小姐早就夭折,我们小姐就是长姐。长姐如母。有你们二人在。即便是皇家要娶媳妇,也不能强迫不是?”青蓝立即道。

    “就是,相爷,你怕什么?我们小姐既然敢如此做,必然有对策。更是料定皇上和太皇太后如今不会拿您如何?总不能因为你不同意嫁女儿就将你拖出去砍了吧!”青叶立即道。

    二人跟凤红鸾时间长了,也摸到了凤红鸾几分的脾气秉性。有样学样的道。更何况她们也觉得璃王实在太可恶。就应该被小姐好好教训。比云公子可恶多了。云公子最起码伤了小姐之后还知道跑来找小姐忏悔。璃王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姐就是要好好的教训他。

    “好,那让……让红鸾好好休息。我进宫了!”凤丞相被二人一顿抢白。惨白着老脸原路反了回去。想着不知道红鸾打哪儿弄来这么两个牙尖嘴利气势比他还强硬的丫头。

    凤丞相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清心阁。青蓝、青叶对看一眼,齐齐的捂住嘴偷偷的笑了起来。

    凤红鸾在房间内看书。自然将刚才青蓝、青叶的话听到了耳里。嘴角勾起,这两个丫头真是越来越得她的心了。她身边的人,本来就该有如此。

    皇宫御书房。

    从赵启派了人去了丞相府之后,君紫钰一直看着手中的礼单。眉眼笑意浓郁。如果这些真是那个凤三小姐在背后所作所为的话,那么璃王可真是遇到对手了。

    如此好戏,怎能不看?

    “皇上,丞相大人来了!”赵启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让他进来!”君紫钰不抬头,吩咐道。

    “丞相大人,皇上有请!”外面赵启立即侧身让礼。

    凤丞相深吸了一口气,一咬牙,走了进去。立即跪地行礼:“老臣叩见皇上!”

    君紫钰缓缓抬头,刚才含笑的面色尽退,换上一副肃然冷凝之色,如玉的手将礼单‘啪’的一下子扔到了凤丞相的面前,威仪开口:“凤爱卿这是何意?”

    凤丞相身子顿时一哆嗦。但毕竟是纵横官场几十年的老狐狸,立即镇定的道:“回皇上,这……这是礼单!”

    “嗯?”君紫钰凤目眯起:“礼单?”

    “是!”凤丞相立即垂首应声。

    “好一个礼单!”君紫钰冷笑:“凤爱卿这是藐视朕呢?还是藐视太皇太后?或者是藐视我皇室无人可欺?”

    “老臣不敢,老臣不敢,请皇上明察,这只是一份礼单而已……”凤丞相全身的冷汗瞬间的流了出来。立即叩头。口中连连道。

    “不敢?我看凤爱卿很敢!”君紫钰猛的站起身,如玉的手一拍书案,怒道:“太皇太后许婚,朕圣旨赐婚。你却给我摆出这样的一份礼单来?你那两个女儿有多金贵?值得我皇室如此天价聘礼相迎?还是侧妃?嗯?”

    “回皇上,老臣……老臣……”凤丞相憋屈了半天,牙关一咬,开口道:“回皇上,老臣请求皇上收回圣旨,臣那两个小女不敢奢求璃王侧妃……”

    “收回圣旨?”君紫钰更是满面怒容,凤目冷冷的看着凤丞相:“朕金口玉言以开。难道璃王府的门面,当侧妃委屈了你那两个女儿不成?”

    “老臣……老臣不敢……”凤丞相头一次领教了这个登基三年一直温润如玉的皇上的厉害。一时间只是跪地请罪。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本来他心里的底气就不足。皇上赐婚,本来就是天大的恩赐。他那两个女儿能嫁入璃王府,就是沐浴圣恩,皇恩浩荡。可是如今红鸾的这个礼单,摆明了就是打璃王脸的。如今璃王直接上交给了皇上。而且皇上还没等他喘口气,就劈头盖脸一顿质问。将他来这一路上想好要说的话都给堵了回去。如今只能听着了。

    “哼!”君紫璃看着凤丞相哆嗦不停的身子,冷冷的哼了一声,凝眉道:“你如实给我说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若是这事儿你不给我说出个所以然来。今日朕便饶不了你!”

    “回皇上……是,是老臣……老臣想要退婚,不敢前来找皇上。所以……所以就给璃王殿下列了这么个礼单,让璃王殿下自愿退婚……”凤丞相一咬牙,立即道。

    “凤爱卿是拒婚拒上隐了么?屡次拒婚,你丞相府的门面比我皇室公主的身份还要高了!我东璃堂堂的璃王配不上你的府中的两个庶女?”君紫钰挑眉怒斥。

    “回皇上……不是……”凤丞相立即摇头。

    “那是什么?”君紫钰不给凤丞相半丝喘息的机会。

    “是,是老臣想要多留小女几年……”凤丞相立即道。

    “你丞相府最不缺的就是女儿。凤爱卿,你少拿这个来糊弄朕。当朕是三岁幼童么?”君紫钰顿时怒道:“璃王府距离丞相府不过几里之程。你要是想看女儿随时可以。”

    “这……”凤丞相已经汗流浃背了:“老臣想女儿日日孝顺在身侧。”

    “你……”君紫钰凤目眯起,一道清厉的光芒闪过。好你个老狐狸!还不把凤红鸾交出来么?目光落在地面上静静的躺着的礼单上,冷声开口:“这礼单上的字迹可不是凤爱卿的手笔啊!丞相府出了高人了么?怎么朕到不知道!”

    凤丞相顿时心神一醒。早先只被礼单的内容惊住了,疏忽了那字迹。如今一看那卓润风流的字迹,顿时一怔:“皇上……这……这字迹……”

    “怎么?这是丞相府送到璃王府去的礼单!难道凤丞相不认识?还是璃王府送错了!”君紫钰看着凤丞相的神色,心中肯定是这老狐狸又要玩什么把戏了。立即挑眉。

    “这……”凤丞相看着那字,秀逸中透着锋芒筋骨,风流中溢满卓绝风采。若不是里面有依稀有三分熟悉的影子。她也想不到这是红鸾的字。那三分熟悉的感觉来自红鸾她娘的字迹。

    老脸一瞬间满布伤色,自然睹字思人。想起了红鸾他娘。这些年他一直刻意遗忘。但发现那人就埋在他心底。只要一接触就会想起。而且很深很清晰。

    “凤爱卿别再跟朕说不认识这笔墨!”君紫钰看着凤丞相的神色,顿时秀眉扬起。

    “这……这是小女红鸾的笔墨……”凤丞相心中暗叹。他果然猜的不错。皇上就是冲着红鸾而来的:“是老臣让小女写的……”

    “哦?”君紫钰似笑非笑的看着凤丞相:“一篮子雪花?也是凤丞相叫令嫒写的?”

    凤丞相顿时又冒了一层冷汗,心底打颤,立即道:“是……是老臣让写的……”“凤丞相如今年不过五十?你是糊涂?还是故意藐视朕?藐视璃王府?”君紫钰眉峰一冷,如玉的手再次‘啪’的一拍桌案,怒道:“如今七月,你要璃王给你下雪花么?”凤丞相老脸煞白,立即语无伦次了起来:“回皇上,不……不是……是……”

    “天上的星星,还要八个角的?璃王府的土,要璃王床榻三十三尺地下的那一块?”君紫钰看着礼单,缓缓开口,声音低沉,细挑眉梢:“璃王贴身内裤……穿了十年之久的……嗯?两条?”

    凤丞相额头豆大的汗珠子滚了下来。

    “你凤爱卿要的可是真全!”君紫钰挑着眉梢念完了,冷眼看着凤丞相额头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滚落,怒道:“藐视皇室,欺君之罪!凤爱卿,你再不说别让朕给你拖出去满门抄斩!”

    凤丞相一听满门抄斩,顿时趴到了地上:“老臣该死,皇上恕罪……”

    “说!到底这礼单是何人所写?”君紫钰冷眼看着凤丞相额头磕出了血,威严怒道。

    “是……是……是老臣一时糊涂。皇上恕罪。求要杀就杀老臣一人,丞相府人都是无辜的。”凤丞相立即连连哀求。

    “别以为你不说朕就拿你没办法了!”君紫钰没想到都这个份上了,这老狐狸居然还死咬着不放,立即大喝道:“来人!去丞相府将凤红鸾给我带劲宫来!”

    “皇上,小女犹在病中……”凤丞相一听急了,大呼一声,立即求情:“皇上……不关小女红鸾的事儿,都是老臣……红鸾卧病在床……求皇上开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