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99章 幸好不晚(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玉痕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小蜻蜓手里的药碗,温润出声:“杜嬷嬷!将这碗药给她灌进去!”

    “是,主子!”杜嬷嬷立即从里面走出来。接过小蜻蜓手里的药碗又走了进去。

    “主子,您还未用晚膳……”小蜻蜓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出声提醒道。

    玉痕摇摇头,淡淡开口:“去吩咐厨娘做一分药膳粥端来,要稀一些。”

    “主子,您怎么能不吃饭?您少用一些……”小蜻蜓一见主子摇头,顿时急了。

    “我没胃口,你去吃吧!”玉痕摆摆手。转身走到躺椅半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小蜻蜓还想再劝说,但看主子神色,嘟着唇皱着小脸走了下去。到底什么人让主子如此?不会是那凤三小姐吧?小蜻蜓顿时想到了这个可能,能让主子如此神色的人,除了她根本就没有别人。

    那天他将主子送去青山寺,主子就给他撵回来了。后来主子从青山寺回来,一连好几日都守着棋盘坐着,身子一动不动的。他从流月口中才知道主子跟凤三小姐下了三天棋。没赢了凤三小姐。后来主子又看到丞相府传出的那些累累罪证,又在窗前站了一日没说一句话……

    除了那个凤三小姐会让主子如此,他还真想不出来天下还有哪个女子能让主子如此在意。

    主子红鸾星动了,而凤三小姐就是那颗星。小蜻蜓一边想着,一边摇头叹息的去了厨房。不久端了粥走了回来。

    杜嬷嬷将空碗送出来,又端了粥走了进去。

    玉痕对着小蜻蜓摆摆手,小蜻蜓退了下去,想着主子怕是这一夜又不睡了。

    凤红鸾一直在温池了里泡着,杜嬷嬷给她喂了药又喂了药膳粥。在第二日天明的时候,身上的寒气才退了去。但依然没醒来。

    杜嬷嬷出来请示玉痕,玉痕坐在躺椅上的身子闭着眼睛睁开,声音有一丝暗哑:“将她抱出来放在床上吧!”

    “是!”杜嬷嬷躬身走了进去。想着主子对凤三小姐的确不一般。竟然让凤三小姐睡在他的床上。

    不久,杜嬷嬷抱着凤红鸾走了出来,身上给她包裹了一块软稠,轻轻的放在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回头看着玉痕。

    “你守了一夜,也累了,去休息吧!晚些时候再来!”玉痕摆摆手,对着杜嬷嬷温声道。

    “是,主子!”杜嬷嬷有些疲惫的走了下去。

    玉痕起身,缓步走到床前。只见凤红鸾早先惨白灰暗的小脸总算有了一丝莹润之色。坐在床边,伸手去把她的脉搏,手指传来的触感再不是冰寒入骨,而是带着一丝温暖。只是脉搏处依然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脉息。

    目光重新的落在她的脸上,转而定在她两眉处,只见浓密的黛眉内隐隐约约藏着一丝淡淡的青气。玉痕如玉的俊颜闪过一丝了悟。随即薄唇紧紧抿起,眸光染上一层凝重之色。

    “主子!”隐卫飘身而落,如一团黑雾。

    “可是取来了?”玉痕不看隐卫,眸光依然看着凤红鸾眉间的淡青之色,淡淡开口。

    “是!”隐卫躬身

    “放下吧!”

    隐卫将手中绢布包裹的东西放在桌案上。没得到指示,站在那里等着。

    “去查查丞相府已逝夫人的身世。”玉痕终于移开视线,起身站起来,走到桌案前打开里面的东西看了一眼,吩咐道。

    “是!”隐卫躬身。

    玉痕摆摆手,隐卫退了下去。

    “主子!”小蜻蜓端着清水盆走了进来,眼睛先看向躺在主子床上的女子,果然是凤三小姐。

    “嗯,将这些拿去熬了。端过来。”玉痕看了小蜻蜓一眼,指了指桌子上的十种罕见药材道。

    “是!”小蜻蜓立即收了桌子上的东西走了出去。看着绢布上的东西赞叹。玉痕简单的洗漱之后,走到墙壁轻轻一划,一道暗格弹了出来。他从中取出两个白玉瓶。走到床前坐下,看着凤红鸾莹润的小脸,微微闪过一丝犹豫。随即如玉的手指挑开被子。露出伤痕交错的身子。

    玉痕抿唇看着,凤目眸光闪过一丝深深的疼惜。伸手打开瓶盖,倒出凝脂露。指尖沾了药液,轻轻的涂抹在她身上的伤痕上。

    由脖颈以下,一点点的涂抹,心底只是深深的疼惜,墨玉的眸子一片清澈如泉,指尖轻盈的如羽毛掠过,眸光没有半丝亵渎和云雾。

    两瓶凝脂露用完。玉痕指尖一挑,被子重新的盖在了凤红鸾的身上。他刚要站起身,手猛的被凤红鸾抓住。

    玉痕微微一怔,转眸看凤红鸾,只见她莹润的小脸满是深深恐惧的神色,嘴角颤动,声音也是深深恐惧和柔弱的怕意:“爷爷……爷爷,你在哪里……我好怕……救我……”

    玉痕再次一怔。看着凤红鸾。

    “亚林……亚林……你好狠……蓝夜……蓝夜,快……快走……”

    “下辈子……我再也不要爱了……再也不要爱了……好痛……痛……唔……”

    “一帮子混蛋……都送你们去死……”

    “去死……”

    断断续续的话,呓语不清,玉痕静静的听着,手一直没拿开,任凤红鸾给他攥出了血痕,她脸上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各样的表情。酸甜苦辣,世间百味,似乎都尽写在了这张脸上,是如此的丰富多彩,却又让见到的人深深疼入心坎。

    虽然未经受她所经历的事儿,但他可以感受的到,那是怎样的生命挣扎里程,那些写在脸上的表情,每一个表情都足够印在他的心底,在他的心底深处一再沉淀。

    这样一具柔弱的身体内装着的是怎样的灵魂?

    柔弱到让人想护在怀里深深疼惜,博强到让人对她深深敬佩仰望。

    这一刻,玉痕忽然庆幸。幸好他在!幸好他的手可以借给她依靠。也幸好……他来了东璃!幸好遇到她还不太晚!

    “没有人再伤害你了,睡吧!”许久,玉痕上了床,伸手将凤红鸾抱进了怀里。温润的声音暖如春风。

    凤红鸾似乎感受到了接触她身体的怜惜和温暖,身子无意识的向着玉痕的怀里靠来,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玉痕身子一僵。凤红鸾拧在一起的秀眉终于散开,颤抖的身子也平静了下来。

    不久,均匀的呼吸声传了出来,凤红鸾安然的睡了过去。

    “主子,药来了……”小蜻蜓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当看到床来抱着躺在一起的人,张大嘴巴站在那里。手中的药碗险些扔了。

    玉痕抬眼,淡淡的瞟了一眼小蜻蜓,小蜻蜓感觉浑身都凉透了。立即低下头,苦着小脸站着,他不是故意要进来看到的。是主子明明告诉他熬好药端来的。

    “先将药端下去吧!等一会儿杜嬷嬷来了给她喂。”玉痕看着凤红鸾紧紧抱着他的腰,很紧,像是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浮木一般。看着药碗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

    “是!”小蜻蜓立即端着药碗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跑出去老远,伸手摸摸下巴,才将嘴合上。遇到凤三小姐,主子身上的一切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了。

    房间内,玉痕低头看着埋在他怀里的小脸,眸光清幽。

    云锦从丞相府回来就一直站在窗前,心海沉浮,忽起忽落,寻不到安定之感。月光被隐在云层里,夜雾蒙蒙,就如他的心被蒙上了一层云雾,憋的透不过气来。

    整整站了一夜。天明时分,风影终于回来了。

    一身黑衣染上了一层寒霜,风影飘身落在房间。卷起一片清寒,看着云锦的背影,知道少主定是一夜没睡,犹豫了一下开口:“少主!”

    “如何?她在哪里?”云锦猛的回身,看着风影。

    “回少主,属下无能,查不到凤三小姐下落!”风影顿时跪地:“少主恕罪!”

    “查不到?”云锦扬眉,眉眼闪过一抹暗沉。

    “属下只查到丞相府的大总管和凤三小姐的那两个贴身婢女在昨晚刚入夜时候抱着三小姐去了回春堂。似乎是凤三小姐很是不好,性命堪忧……”风影看着云锦脸色,还是将情况原本的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她性命堪忧?”云锦猛的上前,一双凤目死死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风影,“是!”风影立即点头:“回春堂旁边的玉来成衣铺掌柜曾经受到挟持,说入夜十分有一老年男子和两个女子抱着一个女子前去回春堂找大夫看诊,但是回春堂大夫早在几天前就去千里之外的林城出诊了,根本不在……”

    “那后来呢?”云锦身子一震。

    “后来属下追查到青山寺,他们从回春堂出来就去了青山寺找天音大师。但是天音大师闭关了,智缘大师早在几日前就离开了,所以,根本就无人给凤三小姐看诊……”风影立即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