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98章 幸好不晚(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人齐齐一惊。

    云锦衣袖猛的一甩,一股大力袭来,三人做好全身防备居然还接不下云锦一招,顿时三道身影被甩出了老远,‘砰’的一声栽倒了院中的地上。

    云锦抬步走了进去。

    挑开帘子,一眼便看到房间内还如他离开时一样,凌乱不堪。地上一片血迹,打破的白玉盘几乎全被血染成了黑色。

    而房间内空无一人。

    云锦转身走了出来,如玉的俊颜阴沉的看着院中三人:“说!她去了哪里?”

    三人都齐齐口吐了一口鲜血,惨白着脸看着云锦,不答话。

    “她去了哪里?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们!”云锦脚步走进,凤目满眼厉色,全身染着暗沉森寒之气:“说!”

    “云公子,小姐不想见你!至于小姐去了哪里,我们是不会告诉你的。你要杀就杀吧!”杜海含怒的看着云锦。他们三人居然接不了云公子一招。以后如何能保护小姐?是否他不该至今犹豫不决,应该通知四大护法?

    可是那样的话,小姐从今以后便身不由己了。夫人也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找四大护法解除封印。封印一解除,小姐从今以后便如困在囹圄之中,便不能再如此肆意妄为纵情而活了,甚至以后,若想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也不能。

    “云公子,小姐真的不想见你,奴婢们也不会告诉您的。”青蓝、青叶立即表态。

    小姐如今生命堪忧,玉痕公子正在救治,虽然相信玉痕公子能给他们还回来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姐,但还是担心。更不能告诉云公子小姐被玉痕公子带走了,万一云公子找到玉痕公子的话,耽搁小姐救治,那她们万死难辞其咎。

    云锦凤目阴沉的看着三人,薄唇紧紧抿着。

    “少主!”风影赶来,就见少主阴寒的脸色,前所未见。

    “立即去找她,挖地三尺,我今日也要见到她!”云锦对着风影沉声吩咐。

    “少主?”风影看着云锦,不用想也知道少主说的她是谁。

    “还不快去!”云锦凤目一沉,瞥向风影,怒道。

    “是!”风影立即身影一闪,片刻也不敢耽搁,出了丞相府,消失了身影。

    云锦冷冷的看了三人一眼,也身影一闪,如一抹云烟,消失了身影。

    杜海、青蓝、青叶三人看着云锦身影消失,同样如玉痕公子离开一样,生生在他们眼前离开居然也寻不到他离开的方向,心底齐齐一暗。期盼玉痕公子别被云公子找到才是。

    玉痕抱着凤红鸾,运行绝顶轻功,一路如一缕青烟掠过。耳边呼呼风声吹过,如今已经快入秋,早晚寒凉。风吹在脸上如打刀子一般,丝丝寒意,他用衣袖遮住吹在凤红鸾小脸上的风。

    薄唇紧紧抿着,盏茶时间已经回到了醉倾斋后高墙隐蔽的一处院落。黑色的锦缎长袍划起一道优美的弧度。飘身而落。

    “小蜻蜓!”玉痕抬步向屋内走去,温润的声音响彻在院落。虽然很轻,但是足够传遍院落每一处地方。

    “主子!”小蜻蜓听见声音,立即快步从房间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鸡毛掸子,显然是正在打扫房间。当看到玉痕怀里抱着女子顿时一愣。

    主人什么时候让女人近过身?更别提抱着女人了?

    “主……主子,她是……”小蜻蜓结巴的看着玉痕。

    “你去将杜嬷嬷叫来,让她来这里侍候!”玉痕看了小蜻蜓一眼,抱着凤红鸾抬步进了房间。

    小蜻蜓凑了凑头也没看到主子怀里女子的脸,顿时向着后院跑了去。

    进了房间,玉痕直接向着里侧的暖阁走去。在墙壁一按,光滑的墙壁顿时划开一到门,玉痕抱着凤红鸾走了进去。

    里面的房间与外面一样华丽,墙壁上镶嵌着大颗的夜明珠。将房间照的亮如白昼。中间有一个大的水池,里面有热气蒸蒸的散出来。玉痕微微犹豫了一下,指尖一挑,将凤红鸾的衣服轻轻剥落。

    在衣服滑落身体的第一时间,玉痕闭上了眼睛,轻轻用手一托,将凤红鸾放入了冒着蒸蒸热气的水中。指尖刚一碰触到凤红鸾的身体,猛的想起什么,闭着的眼睛睁开。

    当看到凤红鸾身子上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伤痕,忍不住的浑身一颤。深深浅浅的伤痕,有鞭伤,有烙伤,还有藤条打的,还有什么东西咬的。有旧的一看就是十多年的,还有新的多不过数日,全身上下,除了脸上和手腕,几乎没有一处好的地方……

    一双凤目顿时涌上了暗沉,暗沉之底是深深的抽痛。

    不是亲眼所见。也许不会有人明白。这是怎样的累累伤痕?这具瘦弱的身体里是藏着怎样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怪不得她会如此……

    白玉的指尖微微轻颤,玉痕轻轻的托着凤红鸾娇弱的身子,就像托着一个易碎的娃娃一般将凤红鸾轻轻的放入了温泉池里。看着蒸蒸热气一寸寸像她围拢,将她包裹。

    须臾,凤目从那些交错的累累伤痕上移开,目光落在她的手上,那手上的绢布全被血色尽染的腥红,只微微一个边缘可以看出是一块洁白的娟帕。伸手将染血的娟帕挑开,手心已经血迹模糊一片,乱做一团。

    凤目再次一紧,将娟帕扔掉,将她的手放入池水里。

    “主子!”这时外面有一个年老慈祥的女声恭敬的传来。

    “进来!”眸中的情绪瞬间的隐去,玉痕淡淡开口。

    收回视线刚要起身,目光无意掠过凤红鸾手臂的一点朱红上,顿时一怔。虽然他从来未曾让女子近身,但是自然也是知道那是象征着女子贞洁的守宫砂。

    “主子!”杜嬷嬷走了进来。年约半百,是西凉国在东璃的暗线。

    “嗯!”玉痕只是微怔了一下,随即转身,看着杜嬷嬷,温声道:“你在这里守着,什么时候她身体的寒气褪去,再将她带出来。”

    “是!”杜嬷嬷自然早就看到了温泉池里的凤红鸾,先是一怔。想着主子从来不让女子近身,更别提这是他专属的温池了,当看到那女人柔软的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更是惊异,立即应声。

    玉痕抬步走了出去。

    杜嬷嬷看着主子的背影离开,回头再看凤红鸾,才发现这女子有着怎样的惊天之貌。但却是遭受如此对待,脑中瞬间想起这些日子在东璃国甚至整个天下传的沸沸扬扬的纸张和那个女子的事,立即知道了她的身份。

    丞相府的三小姐凤红鸾。无论传言多么喧闹和让人感慨。但也没有亲眼所见给人震撼!

    凤红鸾的身子猛的向底下滑去。杜嬷嬷立即惊醒,快速的出手将她扶住,小心翼翼的给她摆了一个舒适的位置靠在池壁一端刻意做出白玉打磨的靠椅上。

    手触到她冰寒入骨的身子,尽管在温泉水中,还是让她哆嗦了一下。如此冰寒的触感,跟本就不是常人所有的。难道凤三小姐的身上中有寒毒?

    顿时被这种想法给惊骇了,杜嬷嬷立即伸手给凤红鸾把脉。老脸越来越惊异。能身中如此冰寒之毒存活至今。这三小姐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但是也很奇怪,这三小姐居然没有脉象?若不是她眉眼之间有一丝清华灼耀之气。她真的会怀疑她已经命绝了。

    杜嬷嬷惊异了半响,才缓缓撤回手。坐在了地上,看着凤红鸾沉思。

    玉痕走出房间,合上门。小蜻蜓立即好奇的迎了上来,张了张嘴,看到主子不好的脸色,立即垂首躬身做乖巧状。虽然很好奇主子抱回来那女子是谁,但是也不敢再言语。

    玉痕缓步走到桌前,小蜻蜓立即明白了主子要干什么,赶紧上前铺纸研墨。又将灯盏挑的近些。

    玉痕拿起笔,在宣纸上写了一个药方,交给小蜻蜓:“立即派人去抓这些药。煎好端过来。”

    “是!”小蜻蜓一刻也不敢耽搁,赶紧跑了下去。

    玉痕又提起笔,在宣纸上写了几种药,低沉的声音飘了出去:“来人!”

    “主子!”一袭黑衣的隐卫飘身无声无息的落在玉痕身后。

    “按这张纸所写,将这十种药物弄齐。无论用什么方法,天明之前我要看到。”玉痕将纸张递给身后的人。

    “是!”隐卫立即应声,无声无息的飘了出去。

    玉痕放下笔,站在桌前静静的看着宣纸,有清凉的风透过窗子吹进来,琉璃灯微醺的光芒映在纸上,投影下一波波不规则的纹理。同时将玉痕如雪的容颜映的忽幻忽灭。

    一个时辰后,小蜻蜓端着药碗走了进来,看见主子还站在那里,立即一怔:“主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