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93章 疯狂之吻(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君紫璃紧攥着凤红鸾的手猛的抓紧。

    “本来你补偿于我,你我之间便已经恩怨两清。我本不愿再理会于你。可你不该凤凰楼出言侮辱于我,更不该保护凤青玲和凤银铃那两个女人,即便是死,那两个女人也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活着。你更不该扣留我娘留给我的凤鸣琴和碧血萧。是你不知所谓,不知好歹。如今我到知道了,原来堂堂的璃王殿下喜欢倒打一耙。可笑至极!”

    凤红鸾话落,猛的手腕一转,瞬间脱离了君紫璃的掌控,指甲划过,君紫璃白玉的手背顿时留下了一条血痕。

    君紫璃顿时一痛,惊异的抬头,凤红鸾已经退出了三步远,脱离了他的掌控,顿时一怔。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居然能脱离他的掌控。还能伤了他。

    “我这些年受的迫害所留的伤痕,你已经补偿于我。你对我未嫁先休之辱。我也如数奉还于你。如今你将凤青玲和凤银铃那两个女人连带我的琴箫送回来。从此之后,你我恩怨两清!”凤红鸾清泠如水的声音响起:“男婚女嫁,自此各不相干!”

    “不可能!”君紫璃不理会手背上的伤口,立即低寒的声音断然拒绝。

    “不可能?”凤红鸾清凉的眸子眯起。看着君紫璃。

    君紫璃紧紧抿着薄唇,对于凤红鸾那一句男婚女嫁各不相干让他心血上涌,心底抽痛,顿时阴沉怒道:“那二人我不可能给你。凤鸣琴和碧血萧……既然她们喜欢,也不可能,你开个价吧!我买了你的。”

    “璃王殿下真是为薄佳人一笑,无所不用其极啊!”凤红鸾看着君紫璃,全身寒气包裹:“凤青玲是凤银铃是丞相府的女人,就要留在丞相府。凤鸣琴和碧血萧别说就算将你璃王殿下的脑袋加上整个璃王府送到我面前,也抵不过凤鸣琴和碧血萧的价值。就算是我的一块土疙瘩,也不会便宜那两个女人!”

    “她们如果不是丞相府的女人呢?”君紫璃眸子也同样眯起,被凤红鸾的话激怒的气血攻心,眸光阴沉黑雾席卷,怒道:“我今日就让她们变成我璃王府之人。更何况你如何能证明那琴箫就是你的。别是你看着天下所有的好东西,如今都是夺到你手中吧!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个女人如此贪婪……”

    君紫璃话没说完,只觉一道森寒光芒扑面而来,带着浓烈的森森杀气,他顿时一惊,飞身躲闪,但是那物事儿太快,从他脸颊划过,还是擦掉了他一缕青丝。

    青丝飘落,梅花簪钉入了树干内三寸。

    君紫璃如玉的俊颜一白,看着那入木三寸的梅花簪,停住脚步,面色骇然的看着凤红鸾。

    “君紫璃!你将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试试!”凤红鸾周身杀气尽显,一双眸子全部黑暗覆盖,在她周身三丈之内都是一片森凉黑暗,死死的看着君紫璃。

    “我……”君紫璃看着凤红鸾的样子。心中震撼,震惊,骇然,不敢置信。明明看不到有半丝武功的女子。如何以他的功夫险些被她一招毙命。这怎么可能?

    “凤青玲!凤银铃!琼华公主!”凤红鸾咬牙,一字一句吐口:“君紫璃,从现在起。你所有在乎的东西。你最好有本事都看好了。还有凤鸣琴和碧血萧,否则……我会告诉你得罪我的后果!”

    君紫璃身子猛的不受控制向后退了两步。

    “滚!”凤红鸾狠狠的吐出一个字。

    “我不是……”君紫璃心中顿时一慌,立即开口:“我……对于她们只是……”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凤红鸾袖中的手死死的攥着,冰冷声音寒的吓人:“要不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我会杀了你!”

    君紫璃顿时住了口。紧紧抿着薄唇,深深复杂的看了凤红鸾一眼,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清心阁。

    直至君紫璃身影消失了好久,凤红鸾依然站着,一动不动。周身通体冰寒。似乎万事万物都被冻结在了一处。倾城绝色的容颜被黑暗所覆盖。

    许久,她猛的转身,一掌拍向树干。大树剧烈的震颤了起来,紧接着树上熟了的桂子噼里啪啦的落下,而凤红鸾一动不动的站着,任桂子砸到她的头上脸上身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小姐?”青蓝、青叶跑进院子,就看到凤红鸾被树上掉落的东西砸。而她居然一躲不躲。二人惊呼一声,齐齐的跑了过来。不约而同的伸手去拉开凤红鸾。

    触到凤红鸾的手臂,二人只感觉一阵冰寒从由手心传到心口,进而浑身都凉透了。齐齐一哆嗦,但是手下没停,将凤红鸾拉开了老远,焦急的看着她:“小姐,您怎么?”

    “啊,小姐,您的手……”青叶惊呼一声。只见凤红鸾手心满是鲜血,小脸立即一白。

    青蓝也看到了凤红鸾手心的血。顿时心疼自责的看着,小脸惨白。

    凤红鸾转头,只见青蓝、青叶二人眼中清清楚楚的映着焦急自责之色。被冰寒覆盖的心顿时裂了一道口子,摇摇头,淡淡的道:“一点儿小伤。没事儿!”

    说完抬步往房间内走去。

    “小姐……你的手……”二人一怔,立即抬步跟上。

    “去打一盆水来就行!”凤红鸾走进了房间。

    二人立即应声。打水的打水,找创伤药的找创伤药。不出片刻,便动作利索的给凤红鸾上药包扎。

    凤红鸾看着在自己满是鲜血的手上忙活的两双小手,心中的冰寒一寸寸隐没了下去。清凉的眸子染上一层云雾。

    在前世,她每次执行任务回来都一身伤。从来都是自己躲在黑暗的房间里舔舐伤口。后来直至她爬上黑道第一杀手的位置,强大的不再受伤。

    虽然不受伤了,便会孤独,寒冷,一夜一夜的不能寐。直到遇到亚林。亚林是她的阳光,能温暖她黑暗中死寂的心。五年时间匆匆而过。在她终于下定决心脱离黑暗的时候,没想到……

    嘴角扯出一抹浅浅的笑,笑的悲凉。

    “小姐,都是奴婢二人没能拦住璃王……”青蓝、青叶将凤红鸾的伤口包扎完毕,不敢看小姐的神色,齐齐跪地:“让小姐受伤……”

    “不怪你们!”凤红鸾被打断思绪,收回视线,看着自己手心包裹的白绢,动了动,一点儿也不疼。淡淡道。

    “小姐,奴婢们没用,保护不了小姐,小姐责罚奴婢二人吧……”

    “我说了不怪你们,起来吧!”凤红鸾看着二人,目光不再是一直冰冷清凉,而是含了一丝温暖:“你们保护不了我不要紧,只要有心就行。”

    青蓝、青叶抬头怔怔的看着凤红鸾。

    “行了,你们下去吧!去告诉杜海,不用弄那种失忆的药了。巧儿有她自己选择的权利。我不能决定她的人生。”凤红鸾对着青蓝、青叶摆摆手。

    “是,小姐!”二人站起身,担忧的看了凤红鸾一眼,只觉得小姐不对,但又说不出来。抬步走了下去,悄悄的将门给她掩上。

    凤红鸾身子歪在躺椅上,一动不动。周身虽然不见一丝一毫的寒气,却是死一般的沉寂。

    这一坐便是大半日,直到响午后的时候,凤红鸾站起身,再次恢复清冷淡漠,一身光华。

    凤红鸾的这条路虽然艰难,她会一如既往的走下去。这是寄托了凤红鸾和白浅浅两个人的新生。直到……她累了再也没心力的时候……

    “小姐,您要用饭么?”青蓝、青叶一直在外面守着。此时听到屋子里的动静,立即开口。

    “嗯!”凤红鸾应了一声。

    二人立即一喜,将饭菜很快的便端了上来。菜色丰富。

    凤红鸾坐下身,吃了起来,刚吃了两口,微微蹙眉:“前边吵什么?你们去看看!”

    “是!”青蓝、青叶应声。立即跑了出去。

    二人刚出去不久。一道白影如一抹白月光飘身而入。动作行云流水,转眼间便坐在了凤红鸾的对面椅子上。

    凤红鸾依然吃着饭,连头也不抬。似乎没有发现突然多了一个人。

    云锦坐下身,依然处于全身防备中,但是意料之外并没有接到凤红鸾的绣花针,连一个横眉怒目也没有。他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她,看了半响,那人依然慢慢的吃着饭连头也不抬。就跟没发现突然多出一个人似的。

    照昨日的情形看来,凭着这个女人的性情,一看到他出现就立即化身成了斗鸡。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大卸八块。他来之前就准备受一番虐待的。可是不成想他坐了半天,她居然连个反应也没有。

    云锦迷惑的看着凤红鸾,紧绷的防备不敢松动半分,生怕这个女人突然出手。这个女人的黑心他可是领教了不止一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