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81章 倾国聘礼(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影看着眼前的杯子,顿时脸色惨白如纸。张了张口,终是没敢再言语。

    “立即去准备!”云锦寒凉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你听到了么?”

    “……是,属下遵命!”风影不敢再反抗,立即应声。

    “滚吧!”云锦烦闷的挥了挥袖子。美如冠玉的脸一脸阴寒。

    风影躺在地上的身子立即起来,惨白着脸出了小院。

    屋内静了下来,天空的明月光依稀的透过窗子投射进屋内。照在云锦如雪的白衣上,面如冠玉的容颜踱上一层清冷阴寒的色泽。

    整个房间内温度骤然降低。须臾之间,各处都挂上了一层冰霜。

    云锦坐着,一动不动。

    许久,月上中天。云锦终于动了,如玉的手紧紧攥起,一双凤目眸底沉寂着一抹黑色,薄唇轻起,缓缓的飘出两个字:“锦瑟……”

    醉倾斋后一处幽静院落。

    玉痕放飞最后一只信鸽,转身看着跪在地上请罪的流月,一双墨玉的眸子泛着淡淡光华,声音低润:“你说云锦被她从房顶上打落?”

    “是!”流月应声。

    “你被发现了?”玉痕挑眉。

    “是!”流月身子顿时一僵。再次应声。

    “如果你不被发现,我倒是失望了。”玉痕浅浅一笑,看着流月僵硬的神色,声音依旧温润一如既往:“起来吧!”

    流月顿时一怔,脱口道:“主子不罚我?”

    “事有可为有不可为之说。我让你做不可为之事。罚从何来?”玉痕摆摆手,笑道:“你也吓了够呛,起吧!”

    流月看着玉痕神色,的确没有半分要惩罚他的意思。顿时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主子,您知道凤三小姐一定会发现我?”流月看着玉痕,当他刚才禀告的时候主子没有半分惊讶,显然是早就料到自己会被发现。

    “嗯!”玉痕点点头。

    “那您还要我去,我险些被那三小姐给杀……”流月看着主子的神色,殊不知他当时的惊吓有多大,不甘的开口。又及时发现不能造次,猛的住了口,小心的看着主子的神色。见主子没有半分怒意才紧绷的心松了几分。

    “她虽然薄情冷性,但行事依然留有原则。你未触动她的底线,第一次她不会杀你的。”玉痕笑着开口:“我要你去,只是要你知道。她不同于别的女人。你以后在她面前,万不可轻浮造次。此次只为以儆效尤。”

    “是!”流月顿时明白了主子的意思。白着脸躬身。那日他看不起凤三小姐,被主子所查,主子虽然一直没说,如今也是给他一个教训。

    “嗯!你明白就好。”玉痕唇角笑意收减,如雪容颜一片清雅肃然,淡淡开口:“我刚才已经给父皇修书一封,请求父皇修书与东璃君主,以十里锦红之礼迎娶东璃丞相府三女凤红鸾为西凉太子妃。两国联姻,纳永岁之好。所以,对于她,你从现在起要敬。”

    “主子?”流月惊的张大嘴巴。主子要娶凤三小姐?十里锦红是国礼啊!

    “嗯!你没有听错!”玉痕点点头:“彩礼十万金,外加我西凉传承至宝玉湖珠。”

    “主子?”流月惊的下巴都要掉了。再怎么说凤三小姐也是璃王未嫁先休的弃妇啊!就算不是弃妇,她的身份和名声也配不上主子的太子妃之位。主子要迎娶,联姻的话,也要是公主身份才可。

    而且十万两黄金虽然不算什么,但是十里锦红和传承至宝玉湖珠可是天大的礼仪和天大的彩礼。尤其是玉湖珠。更是国之至宝。主子如何能作为聘礼?

    “即便是如此,我还怕她不答应呢!”玉痕瞟了一眼流月惊掉下巴的神色,淡淡而笑:“凡俗之物,她根本就看不上。那就再加上那日青山寺的那盘棋子吧!她似乎很喜欢。”

    “主子?”流月已经是第三次惊呼。那盘棋子是墨寒玉和白暖玉所配。天下仅此一副。主子从小就挚爱珍宝。这也要给凤三小姐?

    “你执我的玉符即刻回国,调动隐暗星魂。护送玉湖珠和聘礼前来,路上敢有拦截抢夺者,不论是谁,一律杀无赦!”玉痕墨玉的眸子一沉,低声开口:“即便是三皇兄和五王弟。”

    “主……主子,要调动隐暗星魂?”流月已经惊的说不出话了。

    “你以为凭你一人之力,能从西凉将玉湖珠和聘礼运送到东璃么?”玉痕淡淡挑眉。

    流月立即摇头,惨白着脸道:“属下不能!”

    虽然天下人畏惧太子威慑,但是玉湖珠和十万两黄金。还是会有不乏一想天开,脑子撞刀口之人前来掠夺。但这些都是小事。就怕事情走漏,各国争夺。还有那些窥视太子宝座虎视眈眈的皇子们。

    他一人之力,的确不能。

    但是隐暗星魂主子一直隐在暗处,从未动用过。如今若是让隐暗星魂出世。那么便会被天下人知晓。那么主子辛苦留守的这一张王牌便暴露于天下。他可是记得主子这些年遭遇了多少次暗杀,即便性命堪舆之时,从来都没有动用过阴暗星魂。

    “玉湖珠不过凡俗之物。只是被天下冠上了光环而已。我要保的不过是西凉未来太子妃。”玉痕淡淡开口,眉眼一片清淡:“隐暗星魂早晚要暴露于世人面前。倒也无妨。”

    “可是主子,三小姐的身份……”流月虽然敬佩凤红鸾,但在他的心里,他的主子是世间最好男子。三小姐虽好,还是感觉被君紫璃未嫁先休的污点在,配不上主子。

    “迂腐!”玉痕轻叱,眸光清淡的扫了一眼流月,低润的声音淡而冷:“君紫璃有眼不识金镶玉,悔之晚矣。未嫁女子?何来先休?辱他人之时便是自辱及自身。”

    流月顿时脸色惨白。

    “西凉国太子妃之位在你看来尊贵无比,在她看来视如粪土。她那样的女子……恐怕是我配不上她才是……”玉痕轻叹一声,转身看着天边的月色,摆摆手:“罢了,你即刻启程,速回。在盛宴之前务必赶回来。”

    “是,主子!”流月顿时跪地。刚才犹疑神色一改,面色坚定:“属下定不负主子所望。盛宴之前务必赶回!”

    “嗯!”玉痕淡淡应声。

    黑色的身影一闪,流月无声无息的出了房间远去。

    玉痕一直站在窗前,明月光透过浣纱格子窗投照在他的身上,欺霜赛雪的容颜笼罩着一层薄雾,朦朦胧胧。

    许久,轻轻的声音飘出唇瓣:“不是为凤星。只因为她。玉痕此生唯一想得到的。”

    第二日,卯时二刻。

    凤红鸾练功回来,躺在清心阁那棵桂树下躺椅上看着丞相府那厚的可以说是积压成山的账本。

    一本拿起看了一眼,‘啪’的一下子扔掉,再拿起一本看了一眼,又‘啪’的一下子扔掉。不过片刻之间,便几十本略过。

    杜海躬身站在凤红鸾身边,惊异于小姐看账本的速度。他眼花缭乱的跟着小姐的手动,连数到底是过了多少本都没数完,一堆账本凤红鸾已经看完了。

    “金絮其外,败絮其内。偌大的丞相府,也只不过是一个空壳子而已。”凤红鸾冷冷出声。

    “怎么会小姐?”杜海顿时摇头:“丞相府良田五千亩,别院、店铺少说也有不下百家。相爷俸禄足够持家。逢年过节、生辰宴席都有各府官员送礼,这么多年下来,总的核算下来也该有十几二十万金不止啊。”

    “你是说我连账本也不会看么?”凤红鸾挑眉,看着杜海。

    杜海顿时摇头:“老奴只是说出实情。”

    “实情?”凤红鸾更是挑眉,冷笑:“实情就是丞相府如今入不敷出。各个店铺全盘亏损。每年都会有一大笔的金银不明来历的外流,十年下来。丞相府如今么……就是这一座空壳子而已。”

    “小姐说是有大笔金银不明来历外流?”杜海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这个消息太过震惊。

    “嗯!”凤红鸾点点头,冷笑:“二夫人真是好本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明面上的账做得真是滴水不露。”

    杜海面色大变,连忙伸手拿起地上凤红鸾扔掉的账本看了起来。

    凤红鸾也不理会她,径自的坐着:“丞相大人自以为娶进来的都是金镶玉,却一定想不到引狼入室吧!呵……”

    “小姐,老奴愚昧。这明明都记载盈利,如何会亏损?”杜海拿着两本账本,看了好几遍,都看不出来个所以然来。立即请教道。

    “各个店铺都盈利?你认为可能么?”凤红鸾看着杜海:“假账就是假账。假的永远代替不了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