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仙路缈缈,灵魂称帝 第43章:他们之间真的有问题

作者:我是多余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3章:他们之间真的有问题

    被青水打退的老人捂着心口脸色铁青无比,看着青水嘴唇都在哆嗦,然后就是一口鲜血喷出,在最后那一下已经是重伤了,这是之前一次次伤害的累积,就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的道理。

    “二弟,二弟!”另一个微胖的老人已经到了之前那个老人身边扶着他。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之前其实谁也没有想到青水会打败老人,毕竟青水的攻击看起来也是无法打伤老人,所以之前青水一直都是逼退老人,但却是没有人会想到是这个结果。

    “大哥,我轻敌了,这个小畜生很诡异,他速度奇快而且身法玄奥,对于气机的把握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不要记着出手。”说完那小眼睛若有所悟的看了一眼那三个大儒之师。

    老人前面说的声音很大,后面的声音已经是如传音一般的传给这个老人,至于他的眼神被他大哥已经挡住了。

    “我知道,二弟,你放心,我会给你讨个公道。”老人缓缓说道。

    老人一挥手,有两个大汉过来把受伤的老人扶到一边,然后这个老人才缓缓转头看向青水:“歪门邪道,在我大儒面前不值一提,我今天就让你知道圣儒的力量。”

    青水没有说话,虽然这个老人很强,但现在青水还真没有把这个老人当回事,他们是大儒,可惜这个老人不适合走这条路,就算是现在他的实力强大,但却不能把大儒之道发挥到最大。

    老人看到青水那不屑的眼神后没有什么动怒,但那细小的眼神越发的冰冷,寒芒几乎凝成一条线一样。

    “心胸狭窄,小人心性,心术不正阴狠毒辣,你这样的性子别说圣儒,如果没有猜错,你这百来年实力应该没有寸进了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跳不出来自己布下的圈子,你就永远无法突破,不但如此,你的心性会让你的修为不进而退,你不适合走大儒之道。”青水缓缓笑道。

    青水其实说这些并不是有什么把我,只是猜测,所谓一道通道道通,反正胡说也不用赔钱,所以青水直接说出来,说不准还能蒙上,之前的那个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们是兄弟心性又相同,应该还是可以试试的。

    老人身体都忍不住一颤,现在可以说不是怒极攻心也差不多,都说有些人脸皮厚,或者说是隐藏深,那是没有找到弱点,这兄弟两人也算是身居高位,就算是大家知道他是什么人,也没有人会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而且和他们说话的很多人都是奉承阿谀之人众多。

    当着这么多人,而且有同僚在场,这是赤~~裸~~裸~的打脸,而且还是打的比较狠的那种。

    还有就是这个老人的兄弟已经被打伤了,这也是一个更加响亮的耳光,堂堂的大国师被一个小辈打败打伤,那是自己的兄弟,如果要是那三个整天板着脸的老家伙他反而会开心。

    “程远兄,这个年轻人根本没有把我大儒皇朝放在眼里啊!”微胖的老人,也是之前被打伤的老人大哥向着那个为首的大儒之师说道。

    这个被称为程远的老人脸色平静地说道:“太宰国师,这个年轻人确实过分,居然敢打伤令弟,令弟是我大儒皇朝的国师,真以为我大儒皇朝的国师好欺负吗。”

    程远正义凛然的说道,但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那是在说他兄弟无能,身为大儒皇朝的国师,这身手似乎也太弱了,最后一句话更是说大儒皇朝的国师不能这么被欺负,而他这个同样身为大儒皇朝的国师,更是之前被打败的国师兄长,所以无论是公还是私这个太宰国师都要出手。

    青水在一旁算是有点明白,这个大儒之师看起来古板严肃,但并不迂腐,青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潜意识不想和这个老人交手,不是因为对方那深不可测的实力,还有就是那种感觉。

    “真是太让人气愤了,居然敢侮辱我们大儒之师,程远兄你可是我们大儒皇朝排在前面的大儒之师,这小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不是侮辱程远兄吗,我们不能放过他。”太宰大国师气愤的说道。

    其实大家都明白,太在大国师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自然脸皮也是很厚的,也不会在乎别人看法,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行,他知道几个老人很维护自己的大儒之师的名誉,哪怕知道自己是激将什么的,也没关系,一定会站出来的。

    老人依旧是平静的看着太在大国师,然后缓缓转身看向青水:“年轻人,我看你根骨清净,是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你身体中有着天地最纯正的力量,有没有兴趣加入大儒皇朝。”

    青水没有想到老人会说出这样的话,邀请自己,看来老人并没有能确切的知道自己的实力和自己身体内的浩然正气,不然就不会这样说了。

    太在大国师一愣,急道:“程远兄这是什么意思,他杀死我们一个大国师更打伤一个大国师,你这样做不觉得丢我们大儒之师的脸吗?”

    “我现在倒是感觉你正在丢大儒之师的脸,如果大儒之师逗你这个样子,那真就侮辱了大儒之师这四个字了,你说呢,太宰大儒之师。”

    青水最后几个字说的很清楚,也很有利,讽刺的意味谁都能听得出来。

    “不知死活,程远兄我们联手杀了他,不能堕了我们大儒之师的威名。”太宰大国师气愤的说道。

    老人皱了皱头,似乎很讨厌太在大国师的作风,对付一个年轻的后背也要以多胜少,正想之前的年轻人所说的,他真不配大儒这两个字,其实他们也早知道,不过这讨厌的家伙背后有着强大的支持,能奈何他的还真不多。

    “联合就不用了,这样吧,还是你先动手为令弟讨个公道吧,我知道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令弟被人打的,你做兄长的这个义务我就不给你抢了,对付一个后辈你不要说不是对手,我们联手不管如何都会被人耻笑的。”程远眉头疏开真诚的说道。

    太宰大国师一愣,心里暗骂,这老东西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自己再说别的肯定会认为自己不是那个年轻人的对手。

    “杀他易如反掌,程远兄你看着我是怎么杀掉他的。”太宰大国师心里不爽,但脸上还是那一副阴险笑里藏刀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