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依稀存在,儿女情长 第86章:耳光,生老病苦

作者:我是多余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6章:耳光,生老病苦

    青水真的不是故意的,直到此时他的手还陷在那深深的沟壑中,被紧紧的夹着,那种感觉让他都不由的心跳加快,美妙的无法形容。

    圣君回过神来之后一双眼睛愤怒的看着青水伸手向着青水脸上打去。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圣君就楞了,她其实以为青水会躲的,看着那白皙英俊的脸上的手印,心里也是有一点愧疚,但想到他这么对自己就感觉该打。

    青水松开她的手无奈的笑笑:“我说我不是有意冒犯你,你估计不信,你也打了,不要生气了。”

    青水不知道这是自己第二次挨女人的耳光还是第三次、四次,他没有感觉多么丢人,毕竟这样的事情是自己做错了,就算是自己教她东西,但也不能这么做,这是对一个女人的不尊重。

    所以他一点也不怪圣君,当然他也没有感觉自己贱,之前的行为对方做出这反映一点也不为过,没和自己拼命就算是不错了。

    “为什么不躲开?”圣君似乎也过意不去,要知道挨耳光是很丢人的事情,特别是强者,有身份的人越是如此。

    “该打,相比之下你受的委屈更多。”青水苦笑着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

    圣君微微低下头,她的内心很复杂,这个男人和她有不少的接触,上次更是有些身体的接触,哪怕隔着衣服也是让她很久一段时间不能平静。

    一个武者,哪怕是女人也不能多么的计较一些接触,不然就在闺房中玩些刺绣针线,但也有一些限度,遇到青水之前手都没有被异性牵过。

    她没有喜欢上青水,更不用说爱了,但绝对不讨厌,潜意识把他当成好朋友,一个值得信任甚至依靠的朋友。

    她也知道这种感觉会变化,但她理性,一些东西越是压制越是容易爆发,不如顺其自然来的好一些,如果有些事情来了,她也不会排斥。

    那个女人不怀春,那个女人没有自己的爱情梦,她们都希望有一天遇到一个优秀自己喜欢只喜欢自己的男人,可是这样的事情很难,特别是优秀的人。

    人的潜意识里会有一个秤,这个秤是一种综合的,会用来称量很多东西,不是单独的喜欢,也不是单独的身世,也不是单独的美貌和长相,而是一种合适。

    不过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有**,有那么一两件顺心如意的事情已经是烧高香了,佛家有云,人生来就是生苦,随着这一生的经历会出现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过盛苦。

    生苦。要面对我们这个无比现实的世界是痛苦的,痛苦源于我们自身,痛苦源于活着。

    老苦。所有美丽的青春都将消失于日渐怕上心头的皱纹,对于无力控制的衰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生命一点点消逝,看着自己活力在衰老中逐渐消失,何其痛也?

    病苦。

    死之苦。

    死亡也许并不痛苦,但死时对现世的留恋却是痛苦的,而且死亡的这个事实给活着的人带来的恐惧远远超过死亡本身。

    爱别离苦。

    人是害怕孤独的情感动物,爱是人寻求彼此认同的表现。亲情,爱情,友情。但只要有感情的投入和沉迷,就有难舍难分的别离之苦。特别是,情之苦痛,最是揪心。

    求不得苦。

    **就象你手中拉长的橡皮筋,用力放手弹出去后,如果找不到挂靠的地方,弹回来打中的总是你自己,痛苦。

    怨恨会苦。

    打个比喻,当爱不能实现时人总会用一个自欺欺人的感性方式来麻木自己——怨恨。恨别人恨某种东西,其实就是在痛恨那个无力面对现实的自己。自残,能不痛苦吗?

    五阴过盛苦。

    太多的无奈,让人迷失自我,从而陷入痛苦之中。听到有人提出个叫法是:还没学会麻木生活的人,不是正常人。

    人一生就是在痛苦中行走,苦中作乐是最大的幸福,上面所说的苦似乎有些夸张,其实想想也是如此,经历老病生死,那个不是让人痛苦,爱情的坎坷不如意,也是让人痛苦,亲人朋友的离去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不过还有一样东西可以相对抗衡这些,那就是时间,在时间面前一切都是浮云,随着时间一些东西,哪怕再重要也会渐渐的忘记,时间是最好的药物,可以治愈一切在当初看来是多么不可面对的事情。

    圣君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嫁人,会不会找自己的如意郎君,但她不排斥,如果遇到合适的,绝对会把自己嫁出去,她传统,她完美,她的意识中也会有一些很传统的观念,自己一生没有组建自己的家庭,没有自己的儿女会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或者说是最大的遗憾。

    “我不怪你,你也不用自责,我也不对,不该打你的,我以为你会躲过去的。”她看着青水脸上淡淡的指痕。

    “以后不会了,我会努力控制好我自己,之前我也是走神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会这样,说这些似乎再推脱,但你也要相信你的魅力。”青水摸摸鼻子,自己都感觉自己有点无耻,冒犯了她理由是对方漂亮,谁说漂亮的女人你就可以占便宜了,漂亮不是你可以占便宜的理由。

    青水说完这句话让圣君有种不知道哪来的失落感,没有男人敢对她这样,青水是第一个,她心中并没有那么愤怒,也许每个女人潜意识心里都希望又一个不错的男人有一点小小的暧~昧。

    男人女人都一样,不过女人更感性一些,男人更冲动一些。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走,喝酒去,我想喝酒。”圣君向着青水笑道。

    青水总感觉圣君有点不对,但那里不对不着调,女儿家的心思他是猜不出的,他也没想过这个女人会怎么看他,他感觉自己和她不是真正一条道上的,她太正义圣洁,在她面前自己有点邪~恶,黑暗。

    “好!”青水自然答应。

    丰盛的饭菜,最好的酒,最美的女人,青水看着圣君今天特别喜欢喝,青水不担心圣君喝醉,她的实力想醉都难。

    他们这样的 喝酒就是喝个心情,其实每个人都是喝心情,前世如此,这一世也是如此,好事喝酒,不好的事情也喝酒,好事是庆祝,不好的事情是消愁。

    “给我说说天星仙宗的事情吧!”青水找个话题说道。

    圣君似乎知道青水要说这个问题,放下手中的 酒杯,很大胆的看着青水,她的目光深邃明亮,如空中皎洁的明月,深邃却是无比的纯洁纯净,让人看到特别的舒服。

    “我的父亲所在的宗门也是仙宗,他还是一宗之主,不过仙宗也分三六九等,我们家是圣元宪宗,比起天星仙宗要弱了很多,不是一个档次,中间至少隔了一个档次。”圣君说出了自己的家事,这也是一种对青水的信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