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笑看苍生,唯我独尊 第94章:他也是我爹爹!

作者:我是多余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修仙狂少太古神王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圣墟夫君个个太销魂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4章:他也是我爹爹!

    “老兄我可受不得你这样的大礼,剑歌还不把我扒皮啊,栾栾他是你亲生女儿,也是我女儿这个不矛盾,无论我有几个孩子,她在我心中和亲生的没有什么两样。”青水伸出手直接将一叶天托起来笑道。

    “兄弟,我也在这里谢谢你,我们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毕竟没能养她,就让我给你鞠个躬吧!”女人执着的说道。

    青水实在拗不过她,只是让她微微一躬身就把她虚托住:“嫂子,这下可以了吧!”

    接着又把其他人都介绍一番,然后才向着这里最大的客厅走去,客厅很大,家具一应俱全,不过在做工上显得有点不够精致,这也是在山村的特点,木匠工匠能力不够。

    饭菜做得很快,也很丰盛,几个女人一起帮着一叶天妻子做得,就连那只火豹也被做了几盘不错的菜端了上来。

    青水感受下一叶天的实力,现在也就是至尊初级的实力,如果不是碰上自己一叶剑歌和栾栾也不会实力增加的这么快的,不过一叶剑歌和栾栾的体质特殊,实力会不断的提升,但要达到今天的程度,一叶剑歌估计也要几十年后,甚至更久,栾栾也许会快上不少,但估计还的需要十年左右吧。

    “哥,爹爹他们……”

    一叶剑歌叹口气低落的问了一句。

    “剑歌,爹爹临终前让我们永远不要回去,能走多远走多远,我们是他老人等人用性命换出来的。”一叶天深深的叹口气说道。

    “哥,你和嫂子当初不是因为被狮王岭追杀,才会让栾栾一个人跑出去啊!”一叶剑歌想想向着一叶天问道。

    当初栾栾那么小,却是被青水碰到,小丫头是怎么来到青云州的,她很好奇。

    “当初害怕被对方追上,所以我们就分头跑,跑出一个算一个,后来我就跑到了北圣泸州的最西南那里,也是在那里和你嫂子认识的,可是害了她一家啊,当初我把栾栾送出去,本以为要绝命的时候月宫门出手了,那一带是月宫门的地方,看不惯狮王岭的人在哪里嚣张,就那样,我只是受了点伤居然逃出一劫,却是把栾栾丢了,为此你嫂子差点疯掉。”一叶天陷入一种平静的回忆中。

    小丫头可是横穿了两州之间的空地,现在一叶剑歌也知道了,能闯过去是因为七窍玲珑心,不然是不可能的,就是吃的也是她的那几只妖兽做的,甚至路上碰到的猴子都会给她果子吃。

    但一叶天和他的妻子依兰都是越想越害怕,毕竟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栾栾的身体特殊,当然也不清楚青水等人的实力。

    栾栾开心的搂着依兰的胳膊和一叶童说话,对于这个弟弟她也很新奇,这也是丢失栾栾好几年后来到这里稳定下来才生了一个男孩,他们太思念栾栾了。

    一叶天还特意的看看白玉雕隼,当年自己就是乘着它跑掉的,女儿也是,先前白玉雕隼看到一叶天后还亲热的上前用那巨大的翅膀裹住一叶天,这让一叶天再次忍不住落泪,今天已经不知道落多少了,这是开心的泪水。

    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先前栾栾介绍一叶剑歌是青水的妻子也没有让一叶天有什么意外,毕竟一叶剑歌也不小了,嫁人是个很平常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具体情况而已。

    饭后青水和几人说是要去外面的山中看看,其实他是让一叶家几人说说话,这么多年没有见,应该有好多话要说的。

    小胖和林展瀚又是开心,同时心中也有所期盼,小胖是为一叶家开心,而林展瀚除了开心还有一丝期盼,期盼林家也有幸存之人。

    “林爷爷,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真的是不幸也都过去了,如果找到林家幸存的人应该高兴。”青水在林展瀚身边坐下笑道。

    “我知道,不然我也不能这么一直活着了,我都想开了。”林展瀚摇摇头。

    这是一处小山顶,空气清新,冬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视野,天地穹庐如一口大锅一样,在天地之间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帝倾和雨如烟、海冬卿三人在一边说着什么,不时的传出笑声,偶尔其中一个有着气呼呼的声音,很显然她们中有人被抓到痒处了。

    一叶天之所以来到这里是为了找女儿的,同时也怕遇到狮王岭的人,所以最后把一叶姓氏都改成叶姓,他们当初不愿相信栾栾是穿越两州之地的荒原,因为在那里基本上是不可能活下来的,所以他们宁愿相信是想着北圣泸州的内部飞去……

    就这样一直到一叶剑歌来找他们,青水看着眼睛微红的一叶剑歌笑着伸手摸摸她的螓首:“这么大了还哭鼻子,来,擦擦鼻涕!”

    “你讨厌死了!”一叶剑歌微一跺脚打掉青水伸来的手嗔道。

    青水笑着抓住她的手:“大小姐你害羞的样子勾人心魂。”

    一叶剑歌脸更红了,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另一只手摸到他的脸上,神色温柔,青水还没有享受完,她的手就揪住了她的耳朵,使劲一拧。

    “轻点,轻点,掉了!”青水其实也不是多么痛,但要配合她。

    青水其实也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从一开始见到到熟悉甚至相爱,女人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就像一个冰山女人,也许她爱了以后就会不知不觉中变得不如以前那般冷了,也不可能会永远那么冷,人都会为自己爱的人改变什么,有时候都是潜意识的行为。

    第一次见到沧海明月时,那种大气睥睨之美让青水震撼,现在只有那种优雅,感受不到那种睥睨之气。

    青水看着一叶剑歌呆呆的,他是走神了,一叶剑歌气呼呼的伸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个毛栗子:“想什么呢,看着我想的不是我吧!”

    “咦,酸溜溜的,师父吃醋了!”

    啪!

    “你成心气我是不是。”一叶剑歌又敲了一下,不过敲完帮他揉揉,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模样如堕入凡间的仙子。

    “我哪敢,夫君错了,今晚罚我给你侍寝。”青水看着一叶剑歌水雾的眸子呵呵笑道。

    “去死……”

    一叶剑歌直接羞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