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2章 女人没伤都要娇气,何况有伤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心!”穆先生就在童瞳旁边,见状飞快去拉童瞳的小手。

    看到穆先生的大掌伸过来,童瞳竟然脑子一抽,又往旁边一闪,与穆先生的大掌错过。

    好在童瞳手脚向来快,当机立断伸手找支撑点。

    然而她忘了这是夏氏一楼空荡荡的大厅,至少有一百余平米连个墙柱子都没有。

    小手抓了个空,童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景物在倾斜。

    不过从小在武馆长大的她,平衡感向来比常人好上N倍。只要没倒地板上,她都有机会来个旱地拔葱……

    “小心!”墨子晨匆匆道。

    他和夏来鑫并肩而行,离童瞳最远,除了出声提醒,也没别的好招了。

    “都是爷爷搞的,没事送瞳瞳姐什么三寸高跟鞋。”夏云川嘟囔着,伸手去拉童瞳。

    童瞳本来还可以来个漂亮的鱼跃,孰料夏云川那手好死不死地挡了她一下,顿时身子失重,结结实实摔到地上。

    “我的天!”墨子晨的惊呼声。

    “云川你是不是打算把我活活气死呀?”夏来鑫急得板起脸训人。

    “……瞳瞳姐对不起啦。”夏云川头一回展现柔弱。

    混乱中,童瞳一下子捂住足踝,痛得差点没送夏云川一巴掌。

    这夏二少真是万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是不是摔痛了?”最前面的穆先生赶紧弯下腰,蹲到童瞳身边,用手指去探童瞳的足踝。

    童瞳尴尬得将脚往回缩:“不是很痛。”

    小时候这种摔伤多了,她可没打算把它当回事。

    孰料穆先生面容渐渐严肃起来,指尖压上童瞳足踝各个部位,不时问:“感觉痛不?”

    “有点儿。”童瞳尴尬地道,“但真的不是特别痛,应该没什么大事。”

    一直在旁自责的夏云川总算回神:“我去找医生——”

    刚跑两步,被夏来鑫用指背重重地叩上额头:“找什么医生,难道就让童瞳就这样坐地板上?”

    墨子晨也回过神来了,赶紧道:“对对对,先把童瞳送到办公室。”

    夏云川被训得乖如小绵羊,赶紧上前,弯腰就准备抱起童瞳。

    “不能这样抱。”穆先生一把抓住夏云川的手,“童小姐这是扭了,不知道脱臼了没。你这样抱她会更痛。”

    “啊?”夏云川尴尬地缩回手,默默挠着后脑勺,求救地瞅着穆先生。

    “还是我来吧。”穆先生优雅地捋好衣袖,“我懂点医学,知道怎么抱才能减轻她的痛楚。”

    童瞳以手支地,默默往旁边挪了挪:“其实我自己可以走的……”

    从小到大身上总带点小伤,现在就扭伤而已,她压根没放心上。

    “不能这么任性。”穆先生严肃起来,“童小姐,一次任性很可能会让你卧床半年,你还要自己走吗?”

    “……哪有那么严重?”童瞳咕哝着。

    好吧,她其实知道扭伤是有点小严重,不过被一个称不上太熟的男人抱,总是有点尴尬。

    “扭伤后果可轻可重。”穆先生一本正经地给大家科谱,“也许会好,也许会影响以后的行走……”

    夏云川缩了缩脖子:“如果瞳瞳姐脚有问题,都是我的错。”

    “这么严重啊?”墨子晨似信非信地看着穆先生。

    夏来鑫亦皱眉:“如果真有这么严重,那可怎么办?”

    “别担心,我懂点医术。”穆先生挑挑眉,“依我说的办就好了。童小姐,我们走。”

    不容分说,他抱起童瞳:“休息室在哪?”

    夏云川赶紧大步往电梯奔去:“过电梯这边,我们回顶楼,去我爷爷专用的休息室。”

    看着穆先生小心翼翼地抱着童瞳进电梯,夏来鑫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

    墨子晨跟在最后面,一不小心瞥到夏来鑫眼中的笑意,微微皱眉:“夏老秘书伤了,夏老看上去不担心。”

    “瞳瞳年轻,恢复快,要担什么心?”夏来鑫含笑反问,“再说还有穆先生在,我们更不用担心了。”

    墨子晨摇摇头,不再说什么,跟着一起进了电梯:“童秘书,还好吧?”

    “还行。”童瞳尴尬地应着,又无奈又惭愧。

    本来大家做好准备好好招待穆先生,结果倒好,穆先生反过来给她当苦力了。

    越想越尴尬,童瞳憋得满脸通红。

    一行来到顶楼,夏云川先一步出去引路,带着一行人来到夏来鑫专用休息室:“就在这里。”

    穆先生刚一进去,童瞳赶紧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抗议无效,穆先生走到转椅边,这才放下童瞳,让她坐好。

    穆先生转向夏云川:“去找点扭伤的药来,谢谢!”

    “我马上去。”夏云川掉头就跑。

    夏来鑫眯眼看着休息室里的情形,忽然一拉墨子晨:“我记得我办公室里好像有伤痛的药,墨秘书随我去找找。”

    “你还有秘书,让她找就行了。”墨子晨不肯走,“我得看童秘书伤得有多重……”

    他话音未落,夏来鑫早拉他出去了:“我秘书不一定在。你在这也没事,怎么就不能帮帮忙,举手之劳而已……”

    夏来鑫到底将墨子晨拉走了,声音越来越远,最终连脚步声也没了。

    休息室独留两人,童瞳不知不觉更加尴尬,下意识地缩回脚脖子。

    “别动。”穆先生严肃地喝止,蹲到童瞳面前。

    穆先生太严肃,将童瞳给吼得一愣,还真给吼得傻住,一时没回过神。

    “我要再确认一下有没有脱臼。”穆先生语气温和少许,“就算没脱臼,你也不能乱动。”

    “……”童瞳默然,心里有些暖。

    许久没被人这么重视过了,心里还是有些莫名的感动哒。

    “你是女人,不能真把自己当男人。”穆先生温和地道,“没伤都要娇气点儿,更何况现在有伤。“

    “……嗯。”童瞳含糊地应着。

    细细检查完结,穆先生松了口气:“没有脱臼,韧带还行,应该只是扭伤。”

    居高临下地瞅着穆先生的脑门,童瞳忽然眸子一热,匆匆转身看向窗外。

    她轻声道:“穆先生,谢谢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