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6章 他是个真正的男人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童瞳浅浅一笑:“他么……”

    “我妻子在暗示我需要向你多多学习。”曲一鸿不动声色地接过话。

    “……”童瞳什么都不想说了。

    看在淘淘的份上,她勉强给他留点面子。

    结果他还拽起来了,怎么不上天啊!

    算了,她没有多少时间耗在这里,还是痛痛快快地用完晚餐,早点回去陪娃吧。

    穆先生多睿智的人,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眸瞄过两人,多少知道里面有他不明白的猫腻。

    不过他此行匆忙,没多少闲情逸致去深究人家夫妻的私事。

    恰好大堂经理带着传菜员上来:“曲董,我们按惯例上了四道招牌菜。现在请大家再选几道自己喜欢的菜肴。”

    “谢谢。”穆先生微微颔首,接过精致的菜谱,带着挑剔的目光,仔细挑选。

    太煌大酒楼的菜式相当齐全, 不仅四大名菜任点,中西餐亦十分齐备,穆先生看上去十分满意。

    美好的用餐氛围,精致美味的晚餐,让宾主皆大欢喜。

    用完晚餐,闲聊几句,穆先生便告辞离去。

    恰好墨子晨来电话,说派了司机来接穆先生,一行三人便离开酒楼,来到停车场。

    墨子晨派来的司机果然已经在停车场等着。

    墨子晨就坐在车里面,明显穆先生咖位高,墨子晨不敢有丝毫疏忽,所以亲自过来接人。

    看到穆先生出现,墨子晨含笑过来和他打完招呼,转向童瞳:“谢谢童秘书替我招待贵宾。”

    “你谢谢曲二少吧。”童瞳平静地道,“是他在尽地主之谊。”

    当着穆先生,墨子晨的手掌落落大方地伸向曲一鸿:“谢谢曲二少招待。”

    似乎没看到墨子晨的大掌,曲一鸿语气平静:“只是举手之劳。”

    并非因为墨子晨才招待穆先生,不过穆先生就在旁边,不必要说得那么明白。

    “那我替我领导谢谢曲二少了。”墨子晨最擅长的便是场面工夫,曲一鸿给他的难堪完全是毛毛雨。

    童瞳当做没看到曲一鸿和墨子晨较劲的小心思,含笑送穆先生上车:“以后如果再有机会,再请穆先生用餐。”

    “一定。”穆先生颔首,黑瞳间有欣赏有惆怅,“童小姐,再见!”

    “再见!”童瞳挥挥手。

    见穆先生上车,墨子晨也赶紧上车,鞍前马后地替穆先生服务,一边吩咐司机:“开车——”

    离开太煌酒楼,穆先生微微皱眉,不解地回头看了太煌大酒楼的招牌一眼。

    “穆先生,太煌大酒楼的总统套间不巧被订出去了,所以只能安排另一家酒楼。”墨子晨赶紧道,“不过我们订的酒楼也是五星级的,同样舒适,请穆先生放心。”

    穆先生点点头,欲言又止。

    墨子晨自然看到了穆先生的表情,试探地问:“穆先生喜欢太煌酒楼的晚餐吗?”

    “还行。”穆先生颔首,“就是气氛……”

    穆先生没有说下去——那对夫妻之间气氛总有点怪怪的感觉……

    墨子晨明白了,笑道:“穆先生大概不知道,曲二少和童小姐是前夫前妻的关系,有些别扭很正常。”

    “前夫前妻?”穆先生眉宇一松,“我就说怎么怪怪的。”

    “咳。”墨子晨摸摸鼻子,表示不好多说。

    穆先生微微一笑:“童小姐非常不错。”

    看上去脾气很好,聪明伶俐,曲二少不应该不识货。

    “当然。文武双全呢!这年头少有。”墨子晨语气间不自觉地扬起骄傲,“也就曲一鸿那头驴子不懂珍惜。”

    穆先生眼神渐渐变得犀利,专注地凝着墨子晨:“看来,你很欣赏她。”

    “我欣赏她?”墨子晨一愣,似乎压根没觉得自己是这样,“穆先生真会开玩笑。”

    穆先生洋洋一笑:“你没欣赏她倒是好事。不过,我欣赏她。”

    “啊?”墨子晨一愣,“这……”

    依童瞳所说,他俩加起来总共也不过三面之缘。这么点交汇就言欣赏,未免太肤浅了。

    “她有让人不由自主信任的特质。”穆先生挑挑眉,“这种特质不是三两天养成。近则是几十年的家教养成,远则很可能是祖辈性格上的传承。”

    “有可能。”墨子晨下意识地应付着。

    穆先生点点头:“我是明天几点的飞机?”

    “十点。”墨子晨赶紧道,“穆先生今晚能好好休息,我已经安排好司机,明天送穆先生去机场……”

    “改下时间。”穆先生道,“我决定多停留几天……机票延后三五天好了……”

    。

    太煌大酒楼停车场,远近闪动的霓虹灯让四周犹如白昼,一览无遗。

    曲一鸿和童瞳脸上的表情亦呈现在彼此面前。

    “何必呢!”童瞳轻声道,“明明已经破镜难圆,全世界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你尊重事实不好吗?”

    “你就这么想撇清关系?”曲一鸿拧紧长眉,紧紧盯着童瞳,“都说你疼孩子,你有真正疼过淘淘吗?”

    童瞳笑了,眸光渐渐变得幽深。

    她语气冷淡:“谁都可以问我这个,唯独你没有资格。”

    “在你眼里,我现在连个陌生人都不如。”曲一鸿沉声道,“哪怕是刚刚那个穆先生。”

    “穆先生是个好人。”童瞳顿了顿,轻声道,“他是个真正的男人。”

    话童未落,只觉四周冷气袭来,冻得童瞳忍不住双臂环胸。

    “说几句动听的话,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曲一鸿隐忍着,“女人就这么容易被忽悠。”

    童瞳笑了,静静瞅着远方,轻声道:“你也有嘴,你也可以忽悠我啊!”

    懊恼地瞪着童瞳,曲一鸿终是别开深邃星眸。

    “可惜你连忽悠都不想忽悠,就更别说行动了。”童瞳的声音被晚风吹出了远,“曲一鸿,你既然选择了家人,选择了离婚,请你拿出点气魄来,直面正视事实好么……”

    话音未落,只觉肩头一紧,被两只手掌紧紧捉住。

    他瞪着她:“现在情况正在好转。大哥大嫂有了滔滔,婷婷自然会还我们。只要你肯顾全大局,大家都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