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4章 怕痛,爱哭,像你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瞅着面善的曲一鹏,再瞅瞅一旁静默的曲一鸿,滔滔不知不觉瑟缩了。

    他和大伯不熟,一点也不熟。

    他更害怕二伯。二伯平时不理会他,他都想跑得远点儿。现在就坐在前面,他一颗心儿怦怦直跳。

    小家伙不安起来,怯怯地朝车外伸手:“哥哥——”

    “我在这里。”淘淘脆声应着。他灵活地钻了个小空子,手脚利落地爬上车,挤到滔滔身边。

    滔滔急不可耐地握住淘淘的小手,抓得紧紧的。

    “你们想对滔滔干什么?”淘淘挺起胸脯,“你们不许欺负滔滔。”

    深深凝着儿子,曲一鸿有些动容,缓缓伸出手,摸向淘淘的小脑袋。

    孰料淘淘反应更快,小脑袋一偏,便让亲爹的手落空。

    曲一鸿不再多言,关了车门:“系好安全带,我们去个地方。”

    “不。”淘淘偏偏站起来,“罗叔叔他们会来接我们的。他们接不到我们会着急。”

    “我已经通知他们了。”曲一鸿启动车辆,“坐好。”

    话音未落,车子往前起步。

    淘淘没奈何,气呼呼地挨着滔滔坐下,两个挤一个位。

    久久凝着别扭的滔滔,洛冰蓉神情复杂,几度张嘴,几度静默。

    折腾再三,她终是朝小家伙伸出手:“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

    滔滔应声往后一缩,避开洛冰蓉的的手,转而抱紧淘淘的小胳膊:“哥哥,打电话给二伯母。我要二伯母。”

    “……”洛冰蓉尴尬地瞅着滔滔,好一会才接上话,“你二伯母现在忙,来不了。我们带你去玩。”

    “不。”抱住淘淘的滔滔胆量壮了点儿,“我要回家等二伯母。”

    “……”洛冰蓉再度被小家伙弄得尴尬,求助地看向曲一鹏。

    “蓉蓉别急。”曲一鹏轻轻拍了拍洛冰蓉的肩头,“等把正事办了再说。”

    洛冰蓉惆怅地道:“原件的鉴定结果也是一样,为什么你们还是质疑真相?”

    曲一鸿语气温和了些:“很简单。曲白能冒充我和童瞳办理离婚手续,那么曲沉江也能冒充大哥去做亲子鉴定。”

    “是这样的。”曲一鹏道,“这是最可靠的推测。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应该再去一次。”

    洛冰蓉低低地道:“万一不是,岂不是更失望呀……”

    “你们在说什么?”淘淘在旁听得不十分明白,小心脏隐隐不安起来。

    小家伙下意识地觉得此时妈咪应该在身边,他和滔滔才有安全感。

    只是不知道妈咪是不是已经离开……

    想到这里,淘淘一扭电话手表,飞快给童瞳打电话。

    “淘淘,妈咪在去高铁的车上了。”童瞳低低地道,“如果滔滔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妈咪。”

    “呃?”淘淘敏锐地察觉到亲妈情绪不对,“妈咪不开心呀……”

    话音未落,滔滔在旁早按捺不住,急切地将小嘴凑到淘淘那边:“二伯母,我想回家。”

    “怎么了?”童瞳一怔,“淘淘,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快告诉妈咪。”

    瞄瞄车上的人,淘淘纠结了。

    他真想告诉妈咪,大伯和老爸举止怪异。不过妈咪不开心,还是别说了吧……

    想到这里,淘淘闷闷地道:“还好啦!大伯和老爸一起来接我们,滔滔怕他们。没什么大事。”

    他不说了,他是小男子汉嘛,有事自己扛。

    “这样啊……”童瞳喃喃着,“妈咪知道了。”

    挂了电话,淘淘郁闷地瞅着亲爹:“妈咪现在不开心。肯定是你惹妈咪不开心哒。哼!”

    “……”曲一鸿无语地瞄瞄儿子。

    “算了。”淘淘闷哼着,“你别那么瞅着我。你要是欺负我们,我会带滔滔去找妈咪。”

    曲一鹏听着缓缓笑了:“这孩子当初真是不用做亲子鉴定,也能确认是老二你的。这傲娇的小脾气真是一样一样的。真难为童瞳能忍你这么久……”

    说着说着,曲一鹏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看着弟弟:“我这心情复杂,你还这么淡定。真是……”

    “……”洛冰蓉亦心情复杂地看着曲一鸿,最后叹息着别开脸。

    一路穿过拥挤的车流,最后停在一栋大厦门口。

    淘淘警觉地趴到窗口,机警地看向四周。

    有些事他不认得,但其中“亲子”两个字他认得真切。

    淘淘扭头瞅着亲爹:“老爸,幼儿园才有亲子活动哎,这里是什么地方?”

    可惜没人回答他。曲一鸿先下了车,将他抱下去:“好好跟着,少说话。”

    “……”淘淘撇撇小嘴,“不说就不说。”

    好像他很喜欢他这个亲爹似的,他才不那么喜欢哎……

    习惯了淘淘的小傲娇,曲一鸿没再理会淘淘,双手伸向滔滔。

    “……哥哥。”滔滔地瞅着曲一鸿那张手,求救的目光投向淘淘。

    淘淘压根来不及回应,曲一鸿早一用力,将滔滔抱了下去。

    曲一鹏轻轻握住滔滔的小手,温和地道:“走吧!”

    “老爸,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淘淘想傲娇地走人,又放不下弟弟,只得委屈自己跟上去,“这是什么地方?”

    然而不用曲一鸿解释,一分钟后,淘淘就知道亲爹他们来这里做什么了。

    “痛——”滔滔号啕大哭,委屈地瞅着淘淘,“哥哥,痛。”

    淘淘冲到一半,又刹住脚步,牙咬咬地瞪着亲爹:“老爸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们在练滔滔的胆量。”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他就被亲爹将了一军,大义凛然地将手指头扎出血,擦在纱布上。

    现在滔滔正在做一样的事,只是滔滔没他勇敢,痛得不能自已,哭得也不能自已。

    “真要扎血吗?”洛冰蓉在旁弱弱地道,“他哭得很厉害。”

    凝着哭得厉害的滔滔,曲一鹏又瞥了眼洛冰蓉,心情更为复杂:“蓉蓉,原来的你也特别怕痛,爱哭……”

    “……”洛冰蓉身子一震,脸色一白。

    她凝着滔滔半晌,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夫妻俩相视一眼,期望与忐忑同时出现在眼中,交织在一起,久久不散。

    工作人员收拾着:“样本取好了,加急也要六小时。你们可以在这里等着,也可以六个小时后再来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