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你再厉害,能耐我何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滔滔白白嫩嫩的手心上,平平地躺着张黑金卡。

    童瞳默默瞅着,眸子有些湿润。

    “二伯母快点拿嘛!”滔滔期盼地瞅着童瞳。

    他的小手都要酸了啦。

    想了想,滔滔伸出另一只小手,抓住童瞳的手,把黑金卡硬塞进童瞳手中。

    似乎自己完成了超级大事一般,滔滔嘿嘿地笑。

    凝着掌心的黑金卡,再瞅瞅滔滔满足的小模样,童瞳舒心地笑了。

    小家伙长大以后,估计能长成曲大少那样的暖男。

    见二伯母笑了,滔滔更是乐得眼睛眯成缝儿。

    童瞳笑着弹弹滔滔的小鼻子:“二伯母帮滔滔保管好,下次有机会一起去旅游,就能派上用场了。”

    衣食住行半山园都包,自行消费并不高,平时压根用不上大笔开支,想来想去也只有出外才能用上。

    “嗯嗯,那我们早点去旅游。”滔滔眼睛亮晶晶的,“我请大家旅游。”

    “这还差不多。”淘淘在旁满意地点点头。

    罗立在旁一边给滔滔往衣柜装衣服,一边笑着道:“好家伙,不枉你二伯母这么疼你。”

    滔滔嘿嘿直笑,一手拉了淘淘,一手拉了童瞳:“我们去画画儿。”

    听到画画儿,淘淘忍不住瞄向和华居方向。

    他的钢琴还在和华居,可惜弹不了琴哎……

    将淘淘的失落收入眸中,童瞳柔声道:“妈咪明天和奶奶说说,把钢琴搬过来。”

    “嗯。”淘淘猛点头,咧开小嘴笑了,“谢谢妈咪。”

    “不用搬啦!”滔滔眼睛一亮,有了主意,“二伯母,我也要买个钢琴放家里。”

    淘淘撇撇嘴:“你又不弹钢琴,不用买。”

    “我不弹哒,给哥哥弹。”滔滔憨憨地挠挠后脑勺,“我喜欢听哥哥弹琴啦,哥哥也可以给我当老师,我也学。”

    “真的?”淘淘被滔滔说得心思活了。

    “嗯嗯。”滔滔猛点头,“二伯母,用我的钱买钢琴。”

    终于可以用自己的钱了,小家伙长吁一口气。

    笑笑地瞅着两双期盼的眼睛,童瞳莞尔:“行,二伯母明儿找个内行,带你们去买钢琴……”

    她话音未落,两个小家伙已然兴奋地抱成一团:“耶——”

    童瞳默默瞅着,心里潮了一片。

    如果真搬出半山园,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两个小家伙如此阳光灿烂的笑容。

    留下来是对的……

    。

    第二天十点,戒—毒所的接待室里,林君华和曲一鸿准时到来。

    几乎同时,曲沉江被工作人员带出来:“来了。”

    看到曲沉江的第一眼,曲一鸿便不由拧眉。

    乍一看上去,面前这个人压根就不是曲沉江。头发凌乱,面色焦黄,双目无神,衣服皱巴巴的。

    完全找不到昔日曲三少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影子,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病人而已……

    “看什么?”曲沉江声音寒冷入骨,“来看我死没死?”

    曲一鸿微微皱眉,对此不予回应。

    “哎哟我的三少,真是什么也没变呀!”尹少帆笑嘻嘻地道,“我们好心来看你,你真不用这么凶。”

    无视曲沉江的怒目相视,尹少帆殷勤地拉过旁边一个椅子:“林董您坐。”

    林君华悠然坐下,平静地看着对面的曲沉江。

    林君华自带气势,沉稳大气,不怒自威。

    起初那么几秒,成功地震住曲沉江。但也就震住那么几秒,曲沉江就笑了:“天要下红雨了。”

    “我只是顺路。”林君华语气淡淡,“听说你在这里,顺便过来看看。”

    “顺路?”曲沉江哈哈大笑,“你说这地方顺路?哈哈,太好笑了。”

    曲沉江笑得张狂,曲一鸿面色微变,尹少帆在旁则高度紧张。

    幸而是隔着窗户,不用担心曲沉江施展暴力,否则尹少帆早冲上去抱住曲沉江了。

    林君华坦然地看着曲沉江:“这地方看来不错,你心情也不错。”

    “你在刺激我吗?”曲沉江倏地安静了,深思地看着林君华,“我还活着,你一定心里很不痛快。”

    “那倒是。”林君华坦然,“看到伤害我孙女的人,我要是痛快才不正常。”

    说完,林君华盯紧曲沉江。

    曲沉江亦着林君华半晌,不知不觉坐正,背脊挺直,看上去有些紧张:“你什么意思?”

    “你说我什么意思?”林君华笑不及眼,“你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我们比较忙,把当年所有医护人员都找齐了。”

    “医护人员?”曲沉江不知不觉十指相交,“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林君华淡淡一笑:“你不懂?那还有谁懂?你告诉我。”

    沉吟数秒,林君华平静地道:“当然,还有乔爱晴懂,可惜她走得太快。”

    曲沉江定定地看着林君华,听到这里洋洋一笑:“对,她死了。”

    “她是死了,但是她死之前,有告诉童瞳一些事。”林君华平静地道,“很重要的线索,很有用。”

    听到这里,曲沉江终是不再淡定:“她个蠢女人都说了什么?”

    林君华淡淡一笑:“我只能说,相当有用。其中涉及蓉蓉自己的那个孩子……”

    曲一鸿和尹少帆两人在旁边清楚地看到,曲沉江闻言色变。

    两人相视一眼,相约松了口气。

    果断姜还是老的辣,林君华虚虚实实,声东击西,轻易就击破曲沉江的心防。

    早知道会这样,他们压根不用那么辛苦地瞒着,应该更早和坦白才对。

    “你心思够沉,趁我身体不好,趁曲大曲二不在,给蓉蓉下连环计。”林君华一如既往地淡定,“你唯一没想过的是,如果事态暴露,后果是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曲沉江神色一慌,瞪着林君华半晌,一言不发。

    尹少帆在旁急了:“对呀,我们都知道了。坦白从宽,现在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赶紧把事情还原一下。你要是说得仔细,还能减轻点罪责。”

    曲沉江瞪着尹少帆好一会,忽然哈哈大笑:“你们压根就什么也不知道,完全就是来诈我。”

    他语气一顿,看向林君华:“行,你厉害。不过你再厉害,能耐我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