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5章 不管我在哪里,淘淘都是我的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哈哈。”夏云川讪笑着,“我主动来看望曲二少。”

    曲一鸿神色不动:“现在看到了,你可以走了。慢走不送。”

    “……”夏云川张大嘴,一时被噎住。

    他还以为曲一鸿起码会和他客套客套,谁知就这么打发他,真郁闷。

    心里不舒服,可迎上曲一鸿不悦的脸色,夏云川还真不敢杠上去,只得就坡下驴:“那我就先告辞了。”

    夏云川果然胆量不够,不敢再和曲一鸿正面交锋,转身出了大门,开车走了。

    童瞳默默朝外面甩出个大白眼,就知道会这样。

    刚刚还说要给她当护花使者,结果话还没被风吹散,就食言了,真是个孩子。

    幽幽一声叹息,童瞳转身便走。

    眼观鼻,鼻观心,她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无视站在路中间的曲一鸿,绕道前行。

    “站住!”他语气淡淡,“说都不说一声,就跑去成了夏来鑫的亲信秘书……”

    “我和你有关系吗?”童瞳冲口而出,“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真是牛不知牛皮厚,居然敢说这话,关键还说得脸不变化心不跳,脸皮可不就是牛皮做的。

    “既然没有关系,你为什么会直接回这里?”曲一鸿语气淡淡。

    “……”童瞳一时被噎住。

    丫的这大爷每次找茬的时候,都能找到堂而皇之的理由,她真是服了。

    “既然还回这里,自然有关系。”他平静地道。

    童瞳咬牙:“你不要想歪了。我回这里,只是因为我是淘淘的妈,是滔滔的监护人,是婷婷的亲妈。”

    她现在心情可不怎么好,他若诚心找茬,她奉陪到底。

    好歹她心里窝了那么多火,正要找个地儿发泄,找到他曲大爷的门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居高临下地凝着斗鸡似的童瞳,曲一鸿出奇地平静:“你还有什么事不敢做?”

    “你在说昨晚的事吧?”童瞳的爆脾气冒出来了,“不用这么遮遮掩掩地说话,心累,痛快说吧。”

    她逼着他说,他倒不说了,只是静静地凝着她。

    “不说我就走了。昨晚就算我鲁莽了,不过幸好婆婆她……”童瞳匆匆改口,“你妈她好歹醒了。”

    他语气淡淡:“她是醒了,也可能差点被你送命。”

    “但她就是醒了。”童瞳飞快道,“我知道你昨晚想掐死我,想打死我,结果没让你如愿,是不是有点可惜?不过昨晚没打到我,估计以后也打不到了。”

    一口气痛快说完,童瞳心里竟舒服不少。

    人果然不把能话瞥心里呀,瞧说出去之后,忽然就觉得人生比想象的美好。

    定定地凝着小母狮似的童瞳,曲一鸿神色不变:“我妈醒了,你不去看她?”

    不知为什么,心里才舒服点的童瞳,闻言忽然气血直冲脑门。

    她咆哮了:“你妈你妈,除了你妈还是你妈,我还有妈呢!你怎么不多去看看我妈?”

    想到自己离婚一事,爸妈至今被蒙在鼓里,童瞳忽然鼻子一酸,转身就走。

    她不和他争了,没力气争了,也不想争了。

    她要知足,好歹她还可以在半山园自由出入,好歹她现在每天还可以搂着婷婷睡。

    婆婆醒来,她心头压着的石头终于被掀开。

    现在又有了时间自由的工作,一切都朝正轨发展。未来肯定比现在要美好。

    “夏氏的工作,你不能去。”他不愠不火地道。“为什么不能?”童瞳倏地停住脚步,眸子喷火地瞪着曲一鸿,“你如果再干涉我这份工作,信不信我带他们走得远远的。你别以为你真能把他们全绑在半山园。就算你能绑住婷婷和滔滔,你也绑不住淘淘。

    只要我一个电话,不管我在哪里,淘淘都会过来找我。”

    然而童瞳的咆哮压根不能阻断曲一鸿的思维:“夏氏表面风光,里面乱成一锅粥。云鑫财团内部奖金运转有问题,涉及不少刑事,你如果想去送死,我不阻拦你。”

    “就你知道。”童瞳瞪着他,“人家公司的机密,你就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咆哮归咆哮,童瞳心里却不由咯噔了下。

    这种事非同小可,依曲一鸿这种身份之人,不应该会以讹传讹,不会是真的吧?

    可是想到夏来鑫居然付她年薪百万,这么反常的事确实有点猫腻……

    “你现在抽身还来得及。”曲一鸿平静至极,“等真正陷入夏氏那个泥潭,神仙都救不了你。”

    深呼吸,童瞳仰首瞪着她:“就算神仙都救不了我,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她已经签了合同,毁约要交付1000万违约金,卖了她也出不起。

    “笨蛋!”他脱口而出。

    童瞳咬着牙,默默看着他,忽然有点心酸。

    曾几何时,他总是似笑非笑的喊她笨蛋,那个时候她觉得是个宠溺的称呼,如今听起来这么刺耳。

    吸吸鼻子,她扯出个笑容:“对呀,我就是个笨蛋,要不然怎么会让自己现在连退路都没有。”

    他咬咬牙,又是两个字:“笨蛋!”

    童瞳一甩长发,耸耸肩头,装做无所谓:“笨蛋就笨蛋,没关系,路都是人走出来的。”

    她迈开步伐,扭身便走。

    知道背后她的眸光在紧紧跟随,童瞳走得更快。

    然而她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童瞳朝曲一鸿笑了笑:“我想知道,如果我昨晚害死了你妈,我现在是不是已经给你妈陪葬了?”

    曲一鸿面容平静,语气从容:“依你如此之笨的脑袋,永远无法理解男人的想法。”

    “这样啊?”童瞳一笑,笑得有些诡异,“没办法,没好好谈过恋爱,接触的男人又太少,水平就只有这样罗。”

    曲一鸿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要想提高水平也容易。”童瞳从容不迫地笑着,“从今起让自己的生活圈子变大些,多接触几个优秀男人,也许就懂得男人的想法了。曲二少,你觉得呢?”

    她很诚挚地在问他,可压根也没希望他真的回答自己。长发一甩,童瞳将小包包扬上肩头,抬头挺胸地走向和云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