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4章 认识你就是个错误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放开我婆婆啦!”童瞳急了,“放手哇!”

    千辛万苦地将曲时墨从那个世外桃源带下来,童瞳满指望他能多说几句话触动婆婆大人。

    冒着各种风险,她将宝全押他身上上。

    结果曲时墨一言不发,令她大失所望不说,关键时候掉链子,一点也不配合她。

    这下悲剧了,估计被曲一鸿捉个现形。

    童瞳有点不敢想象,曲一鸿看到曲时墨出现在这里的情景……

    果然,外面传来保安诧异的声音:“曲董这么晚还过来呀?”

    不知曲一鸿说了声什么,那保安瞬间噤声。

    童瞳焦灼得差点跺脚:“我们先回避一下,等他走了再来,好不好?”

    就如对石膏说话般,曲时墨继续静默,怔怔地盯着脸色雪白的林君华不放,手指愈发握紧。

    凝着以不变应万变的曲时墨,童瞳慌乱的心终是渐渐安定下来。

    就算现在出去,也会迎面碰上曲一鸿,她还不如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怎么应付他。

    横竖事情都是这样了,她大不了脖子一硬,任他掐好了……

    “行,看来只能这样了。”她瞪着曲时墨,喃喃着,“希望他只对我一个人发火,扯不上陆院长和你。”

    “二少消消气。”陆院长诚惶诚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不会有事的。”

    曲一鸿冷冷的声音:“你能保证什么?”

    话音未落,房门开了,一股冷气顿时逼近,让童瞳从心底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

    她看了眼对四周变化毫无所察的曲时墨,不由微微皱眉。

    她真看不出来,曲时墨是真傻还是假傻……

    “二少奶奶,二少来了。”陆院长的声音微乎其微,几乎听不清晰他在说什么。

    定定神,童瞳找回思绪,壮起胆子,缓缓转过身来。

    面前的景象和她感觉的不差分毫,曲一鸿额头青筋暴烈,星眸锐利。那神情犹如世界末日。

    他正一眨不眨地盯向病床方向,大掌渐渐握成拳头。

    整个病房都涌上一股杀气。

    童瞳默默看着他冷凝的脸,深幽的瞳,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唉!”战青在后面叹息,满满的无奈。

    横起心肠,童瞳上前一步,拿出上断送台的气势,眼睛一闭:“这一切都是我干的,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钥匙是我偷的,人是我放的,也是我带到这里来的。要杀要剐随你便——”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锐利的光芒挪向她。

    下一秒,一道暗影由远而近,挡住她面前的光线。

    童瞳下意识地仰首,她只看到一只大掌带着呼呼的风,正从正面袭过来。

    依这速度和距离,童瞳心知躲避无望。凝着那巴掌,她的世界轰然倒塌,大脑里只余一片空白。

    她只来得及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

    “二少,先别急。”战青倏地从后面冲向最前面,电光石火间挡住曲一鸿的巴掌,“先看看伯母怎样。”

    战青这力道用得不小,硬生生挡住了盛怒中的曲一鸿。

    躲过一劫的童瞳默默恍然后退一步,愣愣地看着曲一鸿的手掌。

    如果他的手掌落上自己的脸,那会是怎样的画面?

    然而这个巴掌不管有没有落上她的脸,只要他刚刚确实有打过来,那么他们之间永远没有以后了。

    他们之间的确不会有以后了,她的坚持不过是拖延日子,如今一切尘埃落定……

    “还不走?”战青在旁粗声粗气地提醒。

    童瞳默默看向病床。

    曲时墨还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他定定地看着林君华,似乎要证明她真的死了。

    “滚!”曲一鸿在咆哮。

    童瞳应声心里一颤,泪光一闪。

    头顶那道厉芒让童瞳心头一颤,她想看看他对她到底有多憎恶,不由壮胆抬头。

    星眸紧紧锁住童瞳,曲一鸿面容间掠过抹痛苦,他语气有些悲凉:“认识你,就是个错误。”

    她咬咬牙,轻声道:“对不起,我当年不该走错地方。”

    她更错的是带淘淘找上门。

    战青上前一步:“你先走。这里一切,二少都会处理。你不要再插手了,这对你有好处。”

    鼻子有些酸,童瞳吸吸鼻子,红着眼眶,定定地看着曲一鸿。

    她掏出指纹锁的钥匙,当着曲一鸿的面,放进陆院长手中。

    “对不起。”她低低地道,“我偷了你钥匙,现在我把它完好地归还你了。”

    “……”陆院长欲说还休。

    他眼角的余光瞄瞄毫无动静的林君华,终是一声叹息。

    显然,童瞳花费心思争取到的机会,并没有让林君华得到重生。

    悄然垂眸,童瞳缓缓转身,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出去。

    她走得极慢,似乎只为了走稳每一步。

    终于,她细微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最终什么也听不到……

    重症监护室里,几人的目光同时锁定和林君华十指相交的曲时墨。

    曲时墨是那么专注,似乎在做一件生死大事,他保持着那个固定的姿势,似乎不懂酥麻为何物。

    寂静中,战青和陆院长同时紧张地看向曲一鸿。

    特别是战青,他悄然握紧拳头,似乎随时准备应付曲一鸿的暴发。

    “二少,我派人送他上去吧。”陆院长终是忐忑着询问。

    在战青和陆院长忐忑的目光中,曲一鸿终是跨出沉重的一步。他直直地来到床边,伸手抓住曲时墨的手腕。

    曲时墨非常瘦,手腕并不粗,顿时被曲一鸿一把抓牢。

    他用了暗劲,只为想迫使曲时墨松开林君华的手腕。

    然而令人大吃一惊的是,不管曲一鸿如何用力,愣是无法让曲时墨松开林君华的手。

    “二少,他的手腕都青了。”战青忍不住道,“要不要换个办法?”

    “对啊,换个办法吧。”陆院长在旁焦灼不安,“让我劝劝他,看能不能劝他回去。”

    “闭嘴!”曲一鸿冷冷道。

    他咬着牙,上前抓住曲时墨的手臂,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掰开来……

    陆院长和战青两人无奈地交换个眼神,眼睁睁地看着曲一鸿终于让林君华的手从曲时墨的掌控中解放出来。

    不得不说,曲时墨的手握得真是紧啊!孰料那相交的手心刚刚分离,室内忽然响起急促的警报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