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3章 十指相交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童瞳悄然松了口气:“谢谢。”

    能把这保安忽悠过去,她自个儿给自个儿竖起大拇指。

    或许陆院长的话才是精髓,她确实被曲家磨成精了……

    童瞳刚要进去,保安忽然道:“等等——”

    “呃?”童瞳刹住脚步。

    “你爸?”保安盯着曲时墨,犹豫不决,“他真是你爸?”

    那五官明明是曲家的基因,他差点就认为那是曲一鸿。幸而这人年长,要不然他真认错人了……

    “怎么?你看着不对?”童瞳挑挑眉,看起来理直气壮,“难道爸还是假的?”

    童瞳的先声夺人起了效应,那保安被她抢白得自我怀疑起来。

    “曲董他亲爹,你好像也叫爸。”保安琢磨着,忽然眼睛一亮,“难道他是曲董亲爹?”

    保安怀疑的同时,童瞳早一把牵住曲时墨往里走。

    她严肃地扔给保安一句话:“夜深了,不要把人都吵过来了。”

    要知道,雪姨还在旁边办公室里住着,随时可能被惊扰出来……

    成功过了保安这关,童瞳总算轻松不少。

    来到护士间,有两个小护士正在那儿聊天,看到童瞳,吃惊地迎上来:“二少奶奶怎么这么晚过来?”

    “帮忙带下路。”童瞳浅浅一笑。

    曲大boss离婚一事现在早已家喻户晓,不过童瞳天天都有过来看望林君华,护士早习惯她特殊的存在,此时见怪不怪。

    “跟我来。”其中一个小护士笑盈盈地带路,“请先过来换件防菌服。”

    童瞳暗暗转身,悄悄朝曲时墨使了个眼色。

    她不期望曲时墨能看懂自己的眼色,这动作不过是下意识出手,不过是求个心理安慰而已。

    孰料曲时墨居然看懂了她的眼色似的,率先跟着小护士往前走。

    童瞳大大松了口气,一颗心从半空稳稳落下。

    “他是谁呀?”小护士总算注意到曲时墨。

    童瞳将刚刚对保安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还好,小护士只认童瞳这个过去式二少奶奶,没对曲时墨有过多疑问。

    换好防菌服,小护士打开隔壁的门:“你们进去看看就出来。”

    “好。”童瞳干脆地答应着。

    她刚要请曲时墨先进去,话还没说出来,曲时墨竟早跨进门坎,直直地往病床走去。

    童瞳诧异不已,一时忘了动作,只是呆呆地目送曲时墨那均匀而飘忽的脚步。

    曲时墨走到床前,缓缓停下。

    童瞳心里一跳,急匆匆冲过去,紧张地站在曲时墨身边,关注他每个细微的动作。

    曲时墨悄无声息地俯身,盯住毫无生机的林君华不放。

    童瞳紧张得声音微颤:“你还记得她吗?”

    曲时墨似乎压根没听到童瞳的话,他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画面,眼神间似有细微变化。

    童瞳看不出曲时墨的心思,亦不知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瞄瞄外面,她有些急,不由道:“记得也好,不记得也好,和她说说话。好吗?”

    如果一对夫妻真的到了相见就要命的地步,估计曲时墨此时说话,能把黄泉路上走了一半的婆婆大人给气回来。

    曲时墨无视童瞳种种,他瞪着林君华半晌。

    稍后似乎累了,他缓缓坐到床沿,手伸向床中心。

    “别碰她。”童瞳赶紧喝止,“她全身上下都是管子,不能碰!”

    她伸手去阻挡曲时墨,可他比她预料的执着,竟穿过她的防线,手伸了过去。

    他拾起林君华往在床侧的手,愣愣地看着那白得毫无血色的手。

    “你……你小心点儿。”童瞳喃喃着。

    时童瞳觉得自己现在精神错位。

    她无比憎恨抛妻弃子的曲时墨,可真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却无法像曲一鸿那样憎恨曲时墨。

    “你说说话。”童瞳忍不住提醒,“医生说,她需要各种刺激,或许有助于苏醒……”

    “她死了。”

    童瞳一呆——她没听错吧?曲时墨说了话。

    “她已经死了。”

    童瞳现在确定了,确实是曲时墨在说话。

    他的声音空空的,和他的人一样。

    “她没死。”童瞳赶紧道,“如果你不想她死,和她说说话,不管说什么都可以。或许她记得你的声音。”

    “她死了。”曲时墨声音空洞,“死了。”

    曲时墨的坚持让童瞳心底发慌,她转身瞄瞄各种仪器,确认正常。

    “没有,她活着,你别胡说。”童瞳说,“如果你不唤醒她,可能真的会死。”

    童瞳简直风中凌乱了——难道曲时墨真傻?

    她已经一再说明事实,可曲时墨明显不愿意接受她的说法,坚持认为林君华死了。

    长廊外面似乎传来脚步声,童瞳有些不淡定了,催促着:“你再不赶紧说说话,就来不及了。”

    懊恼地瞪着曲时墨,童瞳的小手不知不觉握成拳头。

    如果她的拳头砸上他,是不是能赢得曲时墨的尖叫声,是不是也能刺激到婆婆大人的脑神经?

    如果他再不配合,她决定就这么干!

    童瞳总算明白,基因都是遗传的。曲一鸿那个大爷之所以是大爷,就是因为他爹天生就是个大爷。

    在童瞳的咬牙切齿的注视中,曲时墨竟捉起林君华的手,让它竖起。

    然后,他竖起自己的手掌,和林君华的重合,然后一一破开指尖的缝,形成十指相交的画面。

    “……”童瞳呆呆地瞅着,傻眼。

    不知为什么,面前这画面,让她忽然想起小时候,曲白牵着她的手去钓鱼的情景。

    那时候,她可以无限依赖曲白,白长着脑子不用,每天负责开怀大笑即可……

    在童瞳的注视中,曲时墨那苍白的手越握越紧。

    “小心!”童瞳忍不住喊道,“别伤到我婆婆。”

    压根无视在旁焦躁不安的童瞳,曲时墨将交错的手缓缓贴上自己的脸。

    贴得紧紧的,双方体温相融和。

    童瞳看呆了,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直到急促的警报声响起,一声连一声,停不下来。

    童瞳慌了:“有人来了,我们快点走,现在就走,否则来不及了。”她伸手去拉曲时墨,可曲时墨就如生根了般,怎么都拽不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