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3章 让滔滔给林董当亲孙子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本心情低落的童瞳,只得反过来安抚雪姨。

    雪姨难过得不能自已,童瞳花了好一会才让雪姨平静下来,这才告辞离去。

    来到停车场,童瞳坐上商务车,手儿托着下巴,眼睛默默投向蓝天白云。

    罗立一看童瞳这神情,就知道情况没有好转。

    他不好再提这事,清清喉咙:“瞳瞳,我们现在回去吗?”

    “回去。”童瞳轻声道。

    无论婆婆大人的病情如何,她都必须找份工作。

    要不然万一曲一鸿翻脸,他完全能用经济为由,让她失去滔滔的监护权。

    罗立将车开动的瞬间,只见一辆劳斯莱斯疾驰而来。

    “罗大哥,走吧!”童瞳忍不住出声催促。

    这里出现那辆黑得有个性的劳斯莱斯,谁都知道来者是谁。

    基于昨晚的误会,基于尹少帆他们对曲一鸿心情的描述,童瞳觉得最近还是回避为好。

    远远的,李司机将车停好,眼睛却投向出口若有所思。

    “开车门。”战青在旁嗡声嗡气地提醒,“二少在等你。”

    李司机应声给车门解锁,眼角的余光却瞥向商务车消失的方向。

    顺着李司机的目光,曲一鸿瞥了眼,浓眉紧皱。

    他终是一言不发地转身同坐车内的金发碧眼的中年男子,用英文交谈。

    而后,曲一鸿和外国中年男子一同下车,大步往太煌医院里面走,一边继续交谈。

    李司机英文水平有限,听半天没懂几句,求救的目光投向战青:“二少和他在谈什么?”

    “他说的是医学术语,谁听得懂。”英文流畅的战青亦是一头雾水。

    然而战青这个回答已经足够让李司机了然:“是大少他们请来的专家么?”

    “应该是吧。”战青不太肯定。

    曲大少夫妻没有露面,自然不能确切说是曲大少夫妻请来的。

    一行人来到重症监护室,刚刚平复心情的雪姨,听到脚步声,赶紧迎上来。

    “果然是二少。”雪姨扯出个笑容,“瞳瞳刚刚走,你要是早几分钟就能看到童瞳。”

    曲一鸿眸光深邃几许,语气淡淡:“哦?”

    “她刚刚进去看林姐了。”雪姨轻声说,“可惜……”

    可惜依然没能唤醒林君华……

    曲一鸿闻言不语,转向跟上来的医生:“帮忙请陆院长过来一下,就说我们请的大卫医生过来了。”

    。

    周六上午有了专门的辅导老师,三宝宝都在半山园幼儿园找到了事儿做,童瞳轻松不少。

    趁这空闲,她潜心写了份简历,抓紧时间进行找工作的进程。

    浏览应聘网站,她专挑兼职类的工作,慎重地挑了对方的业务范围,投了几个公司。

    希望这简历能有用吧……

    “瞳瞳,快到十二点了。”云阿姨从厨房出来,“宝贝们怎么还没回来呀?”

    童瞳瞄瞄时间:“应该到了,我现在过去接他们……”

    孰料童瞳还没说完,外面已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和婷婷清脆的嚷嚷声:“小婶婶,我们回来啦——”

    话音未落,婷婷红朴朴的小脸已然出现在门口。

    随后是滔滔,淘淘跟在第三,罗正自然最后一个压阵。

    “怎么才回来呀?”云阿姨笑盈盈地迎上去,亲热地摸摸滔滔,“都到饭点了。瞧这一脸颜料,画脸么?”

    “嘿嘿。”滔滔憨笑着,仰起小脑袋,“我们和老师说好了,以后都是这个时间啦!”

    “对喔,我们今天学了好多。”婷婷兴奋地伸出剪刀手,“小婶婶,我也会画画了。”

    三宝宝动静大,酷爱睡懒觉的乔丹青都被吵醒过来。

    随之,李司机和尹少帆也相继出现在门口。

    “都回来了,正好开餐。”云阿姨开心不已。

    童瞳带着三个调皮捣蛋仔细洗好手,这才回到餐厅,一起坐好。

    李司机看着童瞳:“二少上午看到你去医院了。”

    “哦。”童瞳默默别开眸子,“那真是不巧。下次我会注意。”

    “二少奶奶说的什么话。”尹少帆在旁撇撇嘴,“你去看林董,二少心里肯定感动得不得了。”

    “是呀。”李司机在旁助攻,“二少确实没说什么,但听了后声音都暖和好多。”

    乔丹青摇摇头:“唉,你们说这些没用,还是盼林董快醒来。”

    众人没有出声。

    “要不然二少自然没法跨过心中那道坎。”乔丹青笑了笑,“他未必真怪童瞳。他只是找不着能怪的人。”

    尹少帆神情一震:“李司机今天不是跟着二少的吗?请来的医生去医院看了怎么说?”

    顿时,所有目光都投向李司机。

    “咳。”李司机轻咳一声,“医生全场英文,还都是医学术语,我这个大老粗哪听得懂。”

    乔丹青点点头:“总有结论吧?”

    李司机点点头:“结论倒是有——那专家的意思是,看这情况,外伤其实不算最严重的。他断定为林董的重度抑郁可能翻了,潜意识里不愿意醒来,这个比较棘手。”

    “抑郁?”童瞳喃喃着,忍不住看向滔滔。

    之前滔滔有抑郁倾向时,表现出来的情况就那么严重。婆婆大人之前重度抑郁,那情形几乎无法想象。

    “是啊,抑郁。”尹少帆一本正经地感慨,“抑郁症有遗传性,看来林董娘家没落是有理由的。”

    “这么说来,我们得去烧香。”李司机有点心慌,“让大少二少千万别被遗传到。这玩意真是太邪门了。”

    “这东西不好说。”乔丹青若沉吟着,“有些可能只会隔代遗传。”

    李司机心里更慌:“这么严重啊!千万别这样。”

    童瞳抬头看了儿子一眼,没好气地道:“别胡说八道,我淘淘健康得很。”

    “这倒是。”尹少帆硬着头皮转移话题,笑呵呵地看向滔滔,“瞧曲沉江啥事没有,滔滔就差点抑郁。这就说明,遗传学也并不那么准确。”

    云阿姨笑了,打趣道:“既然这么说,干脆就让滔滔给林董当亲孙子得了,滔滔也不错哇。”“阿姨,这玩笑真不好开。”童瞳轻声道,“会有人找你拼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