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8章 真的不怨我吗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尹少帆感慨完毕,悄悄然回头一看,顿时气得心口一紧。

    还以为他的感慨能触动童瞳的心弦,说不定就心软地和二少求和。

    如今看来她只会活活气死他。

    “真不可思议。”尹少帆喃喃着,“不是人以类群分吗?”

    童瞳和夏绿是好朋友,夏绿胆儿老鼠般大,童瞳这脾气和胆儿可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正说着,李司机开车劳斯莱斯,从地下车库冲出来,停到尹少帆面前。

    看到李司机出没,尹少帆拔腿就往地下车库赶。

    “溜得真快。”李司机喃喃着,“又干了什么事,害怕二少找麻烦吧?”

    尹少帆的背影刚刚消失,曲大少夫妻和曲一鸿三个便出现在李司机视野。

    一行三人上了车,曲一鸿淡淡一句:“和平时一样走。”

    “收到。” 李司机痛快答应,又瞄瞄地下车库的方向。

    等得了闲,他一定要去逼尹少帆,看曲二少和童瞳是不是又有什么新动作。

    要知道曲二少夫妻生活和美的好日子,他们这些下属的生活也一个个赛神仙。

    可如今这压抑的气氛,李司机也要受不了了。

    “老二,妈再不醒来,我们得想想办法了。”洛冰蓉惆怅地道,“你大哥的公司终究不能长期没他。”

    曲一鸿面容平静:“大哥怎么决定?”

    曲一鹏皱眉一会,心平气和地道:“再坚持几天吧。陆院长也说了,实在不行,得另想办法。哪怕有风险,也得一试。”

    曲一鸿不再多言,只是深邃星眸更多几分忧心。

    “再说——”曲一鹏语气一顿,“你和童瞳还没和好,我也不可能就这么离开。”

    洛冰蓉涩涩地别开眸子:“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

    她的声音嘎然而止,转身别开目光,眸中带泪,十指相交,纠结不已。

    好半天,洛冰蓉才轻声道:“一鹏,如果你非得坚持你自己的心意,那么我们的缘份也到头了。”

    车内异常的安静,唯有李司机有所触动,方向盘有点晃。

    曲一鹏深邃黑瞳瞬间深幽几分,他缓缓伸出大掌,轻轻覆住洛冰蓉柔弱无骨的小手。

    “说什么傻话呢!”曲一鹏和颜悦色,平静极了,“我们能走到今天,就说明我们不可能散开。蓉蓉,现在大家心情都不怎么好,先不要说气话,还得努力想办法,把这件事解决掉。”

    洛冰蓉轻轻扶靠车窗玻璃,声音几不可闻:“没有办法。这件事上,你们兄弟俩总要选择牺牲一个女人。”

    曲一鹏轻轻握住洛冰蓉的手:“只要人在,就不可能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只是时间问题。”

    洛冰蓉眼眶一红,仰头看了曲一鹏一眼,眸子一热,轻轻靠上他胸口:“只要我松口,你们兄弟感情一如当初,老二夫妻也能团圆……可是我没办法松口,你们就真的不怨我吗?”

    曲一鹏静静地凝着某个地方:“怨,不是解决的办法。”

    “都别想多了。” 曲一鸿言简意赅,“现在首要事情是妈。”

    洛冰蓉悄悄拭了拭眼角,眸间流动希望的光芒:“我真想现在就知道,陆院长到底还藏有什么好办法。”

    说话间,已经到达太煌医院。

    自有保安主动上前恭敬地开车门迎接。

    来到重症监护室,事情没有任何进展,医生都有点怯于和曲家兄弟打照面。

    雪姨熬了这几天情绪也有些不稳,人看上去憔悴不少。

    “陆院长昨晚上亲自来看过。”雪姨声音微微嘶哑,“陆院长说,如果林姐再这样,只能提前换办法了。”

    曲一鸿转身往陆院长办公室走:“我去找他问清楚。”

    “陆院长今天去外地有个重要会议。”雪姨赶紧道,“他交待我了,让你们有事明天再找他。”

    曲一鸿生生收回脚步。

    “既然如此,那明天再说。”曲一鹏在旁拿定主意,“这种情况,找谁都作用有限。”

    洛冰蓉默默看着紧闭的重症监护室大门,喃喃着:“如果可以,我宁愿替妈受这份苦难。”

    可惜她就算愿意,也没有机会……

    。

    童瞳九点准时去上班。

    坐在车上,她眼睛看着某处,眸间流露深深的茫然。

    “瞳瞳,你在想什么?”罗正终于忍不住了,“你都保持那个姿势整整五分钟了。”

    “没事。”童瞳扯开个笑容。

    “没事才怪。” 罗正嘟哝着,“瞳瞳,我觉得你越来越不像以前的你了。”

    童瞳笑着瞟了眼罗正:“是鼻子不像了?还是眼睛不像?你倒是说说,我到底哪里不像以前?”

    罗正无奈地看了看内后视镜里的童瞳,摇摇头:“你还笑得出来,我真是佩服你。”

    “……”童瞳闻言一怔。

    她想起了尹少帆才说过的话。

    一个小时内,两个不同立场的男人对她发表同样看法,看来她真要反思一下。

    她难道现在真的要哭给大家看,才能证明她是个心软的女人咩?

    然而从小到大,在武馆摔了无数次,爸妈对她的要求就是摔倒就得重新爬起来。

    难怪她的坚强与勇往直前都是错误的吗……

    “我还是比较适应那个爱玩爱笑不会把心事藏在心里的瞳瞳。”罗正感慨万千,“你再这么下去,我猜师父师母都以为他们女儿被掉包。 瞳瞳,他们如果看到现在的你,肯定很伤心。”

    “嗯。”童瞳沉思数秒,点点头,“如果他们知道我现在的处境,第一件事肯定就是把我提回家。”

    说着说着,她眼眶悄然红了。

    罗正正好捕捉到,顿时更加不安:“算了,你还是别想了,当我没说。”

    “开车吧。”童瞳展颜一笑,将心头的阴影驱赶开去,“也许,现在还不是最艰难的时候。”

    “啊?”罗正大吃一惊,担忧地问,“怎么这么说。”

    “……”童瞳紧闭双唇,默不作声,不愿意说。

    前婆婆大人只要还有一口气,所有事情便都还能保持现在的平衡。若前婆婆大人有任何风险,身有不测,那么她童瞳在曲家兄弟眼里,那才是真的万劫不复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