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 永远爱她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可能整个太阳系都是她毁掉的。

    从来不会出现在十楼的人,此时偏偏就出现在面前,浑身散发深刻的疏离感。

    曲一鸿那双深邃星眸,有如深不可测的漩涡,能把她卷入其中,再无一丝获救的可能。

    童瞳能从后面尹少帆的脸上看出,要天崩地裂了……

    感受到童瞳的不对劲,曲白强制拉开曲四少,转过身来。

    曲白脸色一白,声音微颤:“二哥——”

    “二哥!”曲四少似乎此刻才发现曲一鸿等人的存在,看向门口。

    看到门口的人,曲四少慌慌张张就往外跑。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二哥刚好这个时候来,要不然打死都不会说。”曲四少慌不择路,“老五,我说漏嘴了,我不是故意的,你要原谅我——”

    话音未落,曲四少身影早消失不见。

    曲白咬紧牙关,瞪着曲四少消失的方向:“不是故意的?”

    谁信?

    当他曲白是个白痴咩?

    他们并不亲近,很少走在一起。真要仔细论来,就只有今天一起去医院看过林君华。

    休息室内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童瞳想离开,可曲一鸿挡在门口,她休想轻易从他身边过去。

    尹少帆的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终没勇气拿自己的生命去硬碰硬。

    终于,曲白找回自己的声音:“二哥,当时情况特殊——”

    “情况特殊?”曲一鸿的声音低低的,似从空谷传来,“能有多特殊?”

    “我……”曲白哑口无言,求助地看向童瞳。

    谁都知道,这件事他如果解释不清楚,他休想再在太煌董事会待下去。

    就算侥幸待下去,估计从此以后再也没能有太平日子……

    “既然连辩护都不敢,看来没有多特殊。”曲一鸿语气清冷,“这事可大可小。往小里说,我们估计有一辈子的帐要算。往大里说,你可能要吃公家饭了。勿庸置疑,这足够你把牢底坐穿……”

    “和他无关!”童瞳脱口而出,眼睛红红地看着曲一鸿,“当初是我求他的。”

    终究运气不站她这边,没等到林盼雪亲自和曲一鸿解释,事情不知不觉变得更复杂。

    曲白感激地看了童瞳一眼,暗暗松了口气。

    事实如此。虽说他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但童瞳所说属实。

    曲一鸿脸色瞬间又黑上不知多少,他的深邃星眸锁定童瞳半晌。

    “不管怎样,这件事算不到他头上。”童瞳别开目光,避免与曲一鸿对视,惆怅地道,“你要找,就找我吧。我才是主谋,该去吃公家饭的是我,不是他——”

    话音未落,只觉面前一暗,童瞳尚来不及反应,细细的胳膊已被曲一鸿紧紧抓住。

    他咬牙切齿地盯着童瞳:“直到现在,你居然还在护着他!”

    之前掐脖子的画面一闪而过,童瞳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虽然最近一直走背运,但她可一点也不想死,她还有三个宝宝的事没安排完……

    “二少,有话好好说!”尹少帆硬着头皮奔上前,“当初童助理那么做,是为救二少的命!”

    夏绿已经被吓呆了。

    乔丹青无时无刻地坚持走他的高冷路线,表面还是那么骄傲,不过人过来了。

    他站在曲一鸿伸手可及的地方,眼睛盯紧曲一鸿的手,高度紧张。

    似乎只要有任何不可控制的局面发生,他就会制止。

    “我护着他?”童瞳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如果你非得这么说,那就是我护着他好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曲一鸿的目光慢慢聚焦于童瞳蒙蒙的双眸,星眸愈加锐利,似乎能喷出火来。

    “二少冷静。”尹少帆在旁干着急,拼命挤出笑脸打圆场,“我们只是巡察来着,不是来打架生气的……”

    “闭嘴!”曲一鸿冷冷喝斥。

    “……”尹少帆张着嘴,不得不把更多的话咽回去,可怜兮兮地看着童瞳。

    好吧,他有心当和事佬,可惜效果不行。

    他尽力了。

    在曲一鸿灼烧的目光中,童瞳缓缓垂下眼睑:“如果重新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做。”

    曲一鸿静默无声,星眸深幽,不知在想什么。

    曲白纠结间,终是上前一步:“二哥,这事真不怨瞳瞳,她也是为了二哥的安全才找上我——”

    “我们之间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说。”曲一鸿冷冷打断曲白的话,眼睛依旧锁紧童瞳的眼睛,“对吧?”

    双肩被他抓得有些痛,童瞳下意识地挣扎了下。

    然而她这一挣扎,更令他火大,抓住她的手臂顿时硬如铁箍。

    童瞳受痛,倒吸一口冷气,性子里的执拗被激发出来:“事情就是这样了。你要送我去吃公家饭,随你的便。”

    曲一鸿久久看着她。

    “野性难驯。”他语气低沉有力,失望而郁结,“就这么喜欢挑战我的底线。”

    “……”童瞳默默别开目光。

    缓缓合上星眸,曲一鸿似在压抑心中排山倒海的怒气,久久不语。

    他看上去比她还隐忍。

    童瞳僵着身子盯着地板——他应该在纠结揍她一顿,还是直接送她去吃“公家饭”吧……

    无论哪一个选择,对她而言都是种解脱。

    “二哥,你不能这么对瞳瞳。”曲白说,“她现在心里比你难过。”

    曲一鸿的目光缓缓投向曲白,星眸深幽:“看来即使事到如今,你还存在非分之想。”

    “他没有。”童瞳脱口而出。

    白果儿还在和乐居待着,曲白多少对白果儿是有心思的,她只是过去式。

    孰料,曲白静默了。

    休息室内安安静静。

    “对。”曲白地声音缓缓响起,“我最终顶替你办理离婚手续,是对童瞳抱着幻想。二哥,我爱瞳瞳,这事大家都知道。也许这一辈子,我永远都放不下瞳瞳。永远……”

    童瞳微微张大嘴,诧异地盯着曲白,大脑有瞬间停顿,看上去震惊了。

    曲白一定疯了,此时居然还说这些话。

    曲一鸿眸色锐利地扫视着曲白和童瞳,终是松开童瞳的胳膊。

    他转身便走。浑身散发疏离冷淡的气息,能拒人千里之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