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2章 你对她有非分之想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吗?”原本神游四海的童瞳,下意识地去掏手机。

    看到来电显示,童瞳不由一震,脱口而出:“怎么是你?”

    童瞳已经记不清,曲白有多久没和她通过电话了。

    现在这么敏感的时候,曲白难道是想从她这里打探婆婆大人的病情吗?

    “是我。”曲白语气温和。

    眼角的余光瞥到李司机,童瞳犹豫了下。

    她是可以信任李司机,然而现在什么事都凑到一起,已经不能再横生枝节,她得以防万一。

    想了想,她终是干脆利落地道:“我现在没心情,有事下次再说。”

    话音未落,童瞳挂掉通话,将手机塞回包包。

    轻轻吐出一口气,童瞳深呼吸,默默抓紧安全带。

    想了想,童瞳轻声道:“李司机,我不回去了,我先回公司一下。”

    “啊?”李司机一愣,又赶紧点头,“当然没问题。你去吧,我在楼下等你,等会再送你走。”

    投以李司机感谢的笑容,童瞳下了车,转身折回太煌一楼大厅。

    摁了电梯,童瞳没有摁顶楼,而是摁了十楼。

    曲白有事找她,她正好也有事问曲白。

    她要问问曲白,为什么还要把白果儿留在半山园?

    难不成真打算和白果儿琴瑟和鸣吗?

    电梯在十楼停下,童瞳犹豫了下,还是大步跨了进去。

    “二少奶奶?”正在忙工作的赵助理看到童瞳,诧异地起身,“有事吗?”

    童瞳到这里来的次数极少,今天可是新年开张,赵助理自然更为诧异。

    童瞳的目光落在旁边忙碌的曲白身上。

    曲白更瘦了,瘦得似乎他的鼻梁支撑不了那副黑框近视眼镜。

    但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唇角微弯,似乎遇上了什么喜事,只差没唱歌了。

    此时曲白也发现童瞳的到来,不由一愣,唇角的笑意渐渐敛收:“刚刚被挂电话,我还以为你不打算理会我了。”

    扫了眼竖起耳朵偷听的赵助理,童瞳转身往处撤:“出来说。”

    “好。”曲白应得痛快,放下手头的事,二话不说出去,“瞳瞳,去休息室。”

    他的私人休息室,没有人会打扰。

    童瞳默默点点头,和曲白一起来到休息室坐下。

    “你要和我说什么?”童瞳开门见山,只是心情不好,声音略带沙哑。

    曲白拿了瓶绿茶放到童瞳面前,平静地凝着她:“林董还没醒来。”

    “……”童瞳心塞地别开眸子。

    这事就是一把刀,提及就令她心酸心痛。

    “别急。”曲白和风细雨地安抚,“大哥二哥没为难你吧?”

    “……没有。”童瞳耸耸肩,装轻松,“我性子这么爆,他们又都自诩君子,怎么会为难我?”

    曲白听着有些走神,好一会才轻声道:“那就好。”

    童瞳盯紧曲白:“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算是吧。”曲白犹豫了下,道,“就是有点担心你,毕竟躺在医院的是林董,她是二哥的母亲。”

    “……”童瞳默然,挤出个笑容,“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想和你谈谈别的事……”

    “我还有件事……”曲白的声音和童瞳的撞到一起,尴尬地笑了笑,“你先说。”

    童瞳看着手中的绿茶:“你有打算和白果儿在一起吗?”

    “我……”曲白为难地看着童瞳,好一会都没表态。

    “我管不着你们。”童瞳轻声道,“果儿她是真爱你,才会一错再错。如果你们真在一起,也是件好事。但是……”

    她欲言又止。

    曲白静静地凝着童瞳半晌,深幽的目光让人看不懂。

    “果儿的事,我会处理好。”终于,曲白道,“瞳瞳,我给你说的事比较重要。”

    “什么事?”童瞳一愣——曲白很少这么严肃过。

    “离婚手续的事。”曲白虽开目光,“我当二哥的替身,这事很快就会传到二哥耳中,估计事情会变复杂。”

    童瞳听着,想着,轻轻笑了:“不会的。就算他现在看到我在你面前,他也没心情来吃醋。”

    现在再大的事,也大不过婆婆大人车祸的事。

    “瞳瞳你真是……”曲白欲言又止,好一会,终是忍不住,“你不懂男人的霸占心理。”

    “不懂就不懂吧。”童瞳耸耸肩,眉宇间掠过淡淡无奈,“反正没必要了……”

    童瞳话音未落,身后传来哈哈大笑:“老五原来在这里!”

    一听是曲四少的声音,童瞳便不知不觉紧拧秀眉。

    自从和曲四少第一次交手以来,他们再见面都是仇敌一样。

    至少在曲四少眼里,她童瞳就该死。

    “原来我们的二少奶奶也在啊!”曲四少扑上曲白肩头,挤眉弄眼,别有深意地道,“你们说,要是二哥刚好过来看到,他会怎么想哈哈?”

    “……”童瞳懊恼地瞪着曲四少。

    若换平时,她早怼过去了。

    然而现在情绪不高,她懒得和他计较。

    被曲四少压着肩头,曲白动弹不得,只得保持原来的姿势坐着。

    “别闹!”曲白语气有点不自在,“本来没事,被你胡说八道,到时就有事了。”

    “哈哈还说没事?”曲四少调侃着,“你都悄悄代替二哥去和二少奶奶去领离婚证了,还说没事?老五啊,你当我白痴呢。如果没对我们的二嫂有非分之想,你敢冒着被踹出太煌的危险去做这种事吗?”

    “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曲白微微懊恼,“四哥再这么说,我可不客气了。”

    “我偏要说。”曲四少得意洋洋,“我就没见过老五你这种别扭的男人。自己的青梅竹马被二哥占便宜抢走了,还不敢承认。”

    “……”曲白脸黑怒极,“别说了!”

    “我就说。”曲四少愈发得意,“你替二哥办理离婚,当时就应该宣扬出去。我猜你如果真这么做了,二哥能被你活活气死,你的大仇也就成功得报。你瞧瞧,多好的事啊——”

    “混帐!”童瞳咬着牙起身,准备离开。

    她气冲冲地转身,却在瞬间化身为石膏,呆呆地瞪着休息室门口几个人。

    她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背。在这瞬间,童瞳心中隐隐觉得——她上辈子可能毁掉了银河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