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 是为了离婚?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喂,瞳瞳姐,你的咖啡还没开始喝呢——”夏云川胡乱往桌上扔了点钱,紧步跟上童瞳。

    童瞳压根没有心思理会大男孩似的夏云川,早冲出咖啡厅。

    左顾右盼,童瞳倏地转过身来:“云川,你送我回去。”

    夏云川应声奔向自己的车,将车开了过来。

    童瞳飞快坐上去:“走吧。”

    夏云川的脚落上油门,又缓缓踩上刹车:“瞳瞳姐,就算我现在送你回半山园,估计林阿姨都已经离开了。”

    “啊?”童瞳一呆,好像是有可能。

    “曲家应该还有别人啊!”夏云川好奇地问,“他们也可以招待林阿姨。”

    童瞳默默地出神,然后,她掏出手机拨电话。

    很快,林盼雪急切的声音传来:“瞳瞳,你在家吗?我现在正过来找你。”

    童瞳默默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林盼雪还没有到半山园。

    深呼吸,童瞳轻声道:“林阿姨,我没在家。和华居里面现在应该没什么人。”

    很有可能曲一鸿已经去公司报到,毕竟是新年开张第一天,他那个工作狂应该会主动露面……

    “没人?”林盼雪语气一颤,“这么说来,流言是真的了,你婆婆她……”

    林盼雪惊慌得说不下去。

    “……”童瞳欲言又止,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君华她现在在医院吗?”林盼雪急切地道,“瞳瞳你在哪?在医院吗?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话音未落,林盼雪已匆匆挂断电话。

    童瞳默默瞅着渐渐黑屏的手机,鼻子发酸。

    林盼雪一直对她亲如女儿。她性格讨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多少因为林君华的关系而爱乌及乌。

    如若林盼雪知道婆婆大人如今生死难料的原因和她有关,不知道林盼雪还会不会像以前那么信任她,喜欢她。

    应该不会了吧……

    “是要去医院吗?我送你去。”夏云川隐隐听到“医院”二字。

    童瞳轻轻点头:“去太煌医院。”

    话音未落,夏云川一脚油门,车早奔出数米开外。

    “瞳瞳姐你怎么愁眉苦脸?”夏云川笑着问道,“我们一样大哎,我都觉得今天的你像大妈了。”

    童瞳默默看了夏云川一眼:“好好珍惜你的单身生活。”

    “哦?”夏云川好奇地斜睨童瞳,“看来曲二少惹你生气了。瞳瞳姐,曲二少的脾气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好,不过大家都知道他特别疼你。连我哥都常常说,曲二少是个要女人不要兄弟的……”

    童瞳忍不住苦笑:“要女人不要兄弟?是吗?”

    真会开玩笑。如果真是这样,她现在心里怎会如此落寞……

    “是呀!”夏云川哈哈大笑,“你都不知道,我哥说这话时,完全是咬牙切齿说的。”

    童瞳别开眸子,不想再听下去。

    “瞳瞳姐,你什么时候再来我们公司帮忙?”夏云川追问,“我爷爷刚刚又提到你。”

    “暂时没时间。”童瞳轻声道,“以后吧。”

    她心中一动,忽然转身看向夏云川:“如果哪天我不是曲家二少奶奶了,你们还会需要我帮手吗?”

    “啊?”夏云川一怔,“为什么会不是曲家二少奶奶?”

    童瞳紧紧盯着夏云川:“重点不是这个。”

    “我想想。”夏云川还真深思了下,皱皱眉,“那当然需要了。我爷爷说了,你比谁都可靠。他可没说是因为你的身份。如果真要仔细探究,说实话你是曲二少奶奶,我们本来不敢用才对。”

    童瞳轻轻松了口气,唇畔露出个淡淡的笑容:“这么说来,万一我在曲家待不下去了,还可以到夏氏打工。”

    “真爱开玩笑!”夏云川嗤之以鼻,“要是曲二少听了这话,我们夏氏就要风雨飘摇了……”

    一路说说话,没几分钟已来到太煌医院。

    童瞳下了车,和夏云川道别,正好看到方博文将林盼雪送到医院门口。

    “瞳瞳,快过来!”林盼雪慌乱间似乎忘记自己显赫的身份,往日的高雅不复再见,急切得不行。

    童瞳腿长,三步当两步过去。

    一把抓住童瞳,林盼雪拽着她就往里面走:“你婆婆现在到底怎样了?”

    越过一楼大厅,进了电梯,直到来到重症监护室,远远看到曲大少夫妻等在门口,童瞳才站定。

    看到紧闭的重症监护室,不用童瞳解释,林盼雪亦明白了个七八成。

    她身子一晃:“君华她……唉,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她怎么就——真是的!”

    看到曲一鹏,林盼雪松了童瞳的手,转而抓住曲一鹏:“你妈现在到底怎样了?”

    黑瞳掠过童瞳略显憔悴的脸,曲一鹏犹豫了下。

    “妈还在里面。”洛冰蓉鼻子塞得厉害,声音几乎含糊不清,“医生说得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也许……”

    她抽噎了下,才垂首补充:“也许永远醒不过来了。”

    话音未落,洛冰蓉泪珠如瀑布般淌下。

    林盼雪惆怅地盯着重症监护室:“可以进去看看吗?”

    “不能。”曲一鹏沉声道,“医生说以防万一,最好杜绝外界一切接触。”

    “……”林盼雪眼眶一红,好一会才轻轻吐出一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不好。”童瞳凝着监护室,轻声道,“是我害了妈。”

    “不,是我。”洛冰蓉执拗地道,“妈是为了救我,顶替了我的灾难。”

    “你们不用抢着负责任。”曲一鹏平静地道,“这件事,我和老二负有主要责任。”

    “你们……”林盼雪诧异极了,轮流看着几人。

    都抢着负责任,都怎么了?

    心中一动,林盼雪试探着:“是因为二少和瞳瞳离婚的事吗?”

    除了这种事,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能让这一大家子陷入纷争。

    “离婚?”曲一鹏微微一震,看向童瞳。

    显然,这件事对于他来说是个新闻。

    “离婚是为了二少好哇!”林盼雪心里着忙,失了镇定,“童瞳让曲白带她去离婚,也是为了二少的生命安全……”林盼雪正说着,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