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 故意杀人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凝着曲一鸿高深莫测的脸,童瞳心底猛的一寒:“发生什么事了吗?”

    两人相处不到一年,她还是头一回看到如此深不可测的曲一鸿。

    谁能告诉她,到底又发生什么事了?

    白果儿刚从法国回来,应该还在洛城,压根就来不及出来作妖。

    可是看曲一鸿此刻的神情,这事八成和白果儿有关。

    他身为太煌第一股东,带着太煌蒸蒸日上,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发生什么事了?”曲一鸿一字一顿地重复着童瞳的话,声音略显沙哑,眼眶亦微微泛红,“这正是我想知道的事。我只知道,她找蓉蓉了,她让蓉蓉知道婷婷的秘密,才会偷听我们的谈话。”

    用力闭了闭眼睛,曲一鸿沉声道:“这就是事情到展到如今不可收拾的重要一步。”

    “……什么?”童瞳心里一沉,“你胡说!白果儿还在洛城。”

    曲一鸿缓缓合上星眸,揉了揉眉心:“事到如今,你认为我还有精神胡说?”

    “……”童瞳默默瞅着他,心里有些发酸,“你有和白果儿对质过吗?”

    “我自知白果儿如今在哪?”曲一鸿看向窗外,“她是你表姐,你应该比较清楚她的行踪。”

    “我清楚她的行踪?”童瞳一怔,“我怎么会清楚?”

    凝着曲一鸿疏离的面容,童瞳心中一动,脱口而出:“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怀疑,是我让白果儿找蓉蓉?”

    曲一鸿回头扫视了眼,眸光掠过她的眼睛:“我什么也没说。”

    “你是没说,你的神情就表明是这个意思。”童瞳心塞地扶住门框,全身涌上无力感,“曲一鸿,我不知道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可是蓉蓉说一句话,你就全部相信她,回头就质疑我……”

    她鼻子一酸,声音发涩:“原来在你心里,我心理如此阴暗。曲一鸿,我明白了!”

    甩甩头,她不容许自己软弱。

    深呼吸,童瞳挺起背脊,迎上曲一鸿的星眸:“行,我现在就去找白果儿。”

    曲一鸿静默。

    童瞳缓缓转过身:“如果果儿真找了蓉蓉才造成现在的局面,我承担所有的后果。要打要杀随你们便。”

    她不再停留,大步走向主卧。她能感受到曲一鸿盯在自己后背的目光。

    今天的他,让她从头到尾感觉到陌生,不再是你侬我侬的那个情意绵绵的男人……

    心里难受得厉害,有一种无可适从的感觉,她现在只想扑进老妈怀里痛哭。

    可惜离老妈有三百公里之遥,想扑也扑不到……

    回到主卧,童瞳匆匆拿出包包,从里面找出手机。

    打开一看,童瞳微微一愕:“怎么关机了?”

    回想起曲一鸿刚刚对她的指控,童瞳心中一震——难怪他发火,她手机确实关机了。

    可是就算她关了手机,还可以打淘淘的电话啊……

    忐忑中,童瞳打开手机,下意识地找到白家的电话,不安地拨出去。

    “瞳瞳,你怎么打电话来了?”白子松惊喜的语气传来,“太好了,瞳瞳还当我是姨父。”

    深呼吸,童瞳保持镇定:“姨父对我一直不错。”

    “太好了!”白子松感动了,“瞳瞳你这孩子……比我家果儿好太多了啊!”

    童瞳静默了下,才轻声问:“果儿回家后还好吧?我看她情况不太好,应该好好休息。”

    “果儿她……唉!”白子松长长一声叹息。

    童瞳心中一紧:“姨父,果儿怎么了?”

    “这孩子现在魔怔了。”白子松感慨万千,“那么几年,她都不知悔改。谁知道现在忽然就开窍了,明白了她曾经给瞳瞳带来的深刻伤害,偏偏你又不肯原谅她。果儿发誓要给你补偿……”

    童瞳心中咯噔了下:“她现在不在家?”

    “她从武馆回家就没安分过,后面听说你去花城了,就吵要去找你,补偿你。”白子松无奈地道,“果儿还没找到你吗?这孩子真让人操心……”

    “她说了要找我?”童瞳心中忐忑,“她有说过吗?”

    白子松想了想,才道:“她说要去花城补偿你。”

    “……”童瞳默默合上眸子,手机轻轻滑落,重重砸上鞋面,砸痛了脚背。

    谁要她的补偿啊啊啊……

    “瞳瞳!瞳瞳——”白子松的声音还在手机里传播,“瞳瞳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信息不好?”

    终于,白子松的声音渐渐消失。

    直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才让童瞳回过神。

    看到门口的曲一鸿,童瞳缓缓背过身去:“如果真是果儿搅了局,我会承担一切后果。”

    顿了顿,她吸吸鼻子:“你可以认为我是故意让果儿搅局,你可以让法官判我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

    话音未落,她再也无法控制心头的脆弱,泪珠滚落。

    可是她不能哭,至少现在不可以……

    一抬胳膊,指尖飞快滑过双眼,让泪珠挥洒开去,她拿起包包就走。

    门就那么宽,她被他颀长挺拔的身躯挡住了。

    “让让。”她说,“我去找白果儿。”

    “你找她又有什么用?”他的声音清冷,透着淡淡的疏离,还有深深的无奈,以及浓浓的恨铁不成钢。

    “请你让开。”童瞳吸吸鼻子,“我要出去。”

    “我不明白,如果不是你让她找蓉蓉,她怎么可能出现得这么快?”曲一鸿惆怅地道,“她那个女人,从来不懂得你对她的纵容礼让,又何必替你争取婷婷……”

    “你让开——”童瞳什么也听不进去,她只想快点离开,找到白果儿。

    她要核实一切。至于问出真相之后要怎么办,恕她现在压根没心思想那么远……

    “这个后果,谁也承担不起。”曲一鸿的声音从她头顶洒落,“白果儿承担不起,你也是!”

    “我知道!”童瞳匆匆道,“唯有一死,偿还你母亲的命,可以不可以?”

    说完,她忽然用力一推,硬生生将曲一鸿推出好远。

    终于打开条出路,童瞳飞快往外面冲去。曲一鸿转身看时,只看到地上两点泪渍,圆圆的,带着海风的味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