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不求饶,只求死

作者:风中草莓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和你没关系。”曲沉江倏的起身,“什么关系都没有。”

    曲一鸿平静而坚定:“你真心爱过她,没有要她命的理由,除非她身上有我们想知道的秘密……”

    “我要她的命,是因为她违背誓言。”曲沉江咬牙切齿地道,“她说过永不回来。”

    “不可能是这样。”曲一鸿不假思索地道,“曲沉江,这件事很重要。”

    这么久以来,他唯一不能释怀的就是乔爱晴的死。

    完全可以这么说,乔爱情是被他曲一鸿连累至死的。

    如果他不让人带乔爱晴回来,乔爱晴说不定还活得好好的……

    “她的事就别问了,那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曲沉江暴躁了,“如果非得说理由,就是当时我已爱上果儿。我不希望乔爱晴出现在我面前,不希望果儿因为她的存在对我有意见。”

    曲一鸿沉吟不语,星眸熠熠地锁定曲沉江苍白的脸。

    看得出来,曲沉江毒隐正在发作,而且越来越严重,曲沉江的声音已微微变调。

    这个时候的曲沉江,不应该有正常的思维能力,说的都是真心话才对……

    “快点问和你们关的事。”曲沉江的脸有瞬间扭曲,“我……”

    他想求饶,可是面前是他鄙视了若干年的宿敌,他强忍着不求饶。

    如果要和曲一鸿求饶,他宁愿死。

    曲沉江看了眼窗户——如果从这里的窗户跳下去,不知道是不是一了百了。

    曲一鹏暗暗给弟弟使了个眼色,沉声道:“行,那我们就问和我们有关的事。”

    曲沉江微微蜷缩着身子,挤着会议桌边沿,再度坐下。

    他声音里带着轻微的颤音:“快……说。”

    曲一鹏和曲一鸿两个相视一眼。

    兄弟两个都明白得很,以曲沉江现在的状态,应该是最能问出真相的好时机。

    如果此时问不出当年的真相,只怕以后再也问不出来了……

    “我来问。”曲一鹏平静地看着曲沉江,“婷婷的身世,我相信你比我们还清楚……”

    曲一鹏话音未落,曲沉江脸色一变,有些支撑不住,脸又扭曲了下。

    “这件事我们不会完。”曲一鹏面容一如既往的绅士,然而语气却渐渐严厉起来,“说!”

    曲沉江晃了晃头,似乎想让自己清醒些:“没什么好说的。原因过程你们能猜到。”

    “我要细节。”曲一鹏缓缓附身,定定地凝着他,“曲沉江,我那个孩子呢?”

    似乎毒隐越来越强烈,曲沉江应声一晃头,结结实实地撞上墙壁。

    这一撞似乎让他又清醒了些,居然挤出笑容:“不好意思,我好像支撑不了了……能不能换个时间再谈?”

    “不能。”曲一鸿在旁平静地道。

    “那……那行。”曲沉江含含糊糊地低喃着。

    他眼神有些涣散,茫然看了看四周,忽然拿过会议桌正中的笔筒。

    他从里面找出个用来削铅笔的小刀,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忽然钉上自己的手背。

    曲沉江连串的动作不过一两秒之间,坐在对面的曲一鹏兄弟两个压根来不及阻止。

    曲沉江的左手顿时血流如注。

    “你要做什么?”曲一鹏惊骇地盯着曲沉江手背上的小刀,“自杀吗?伤这里可自杀不了!”

    曲一鸿一言不发地盯着曲沉江突兀的动作若有所思。

    巨大的痛楚让曲沉江涣散的眼神瞬间有了聚焦,毒隐亦似乎被痛楚给惊跑。

    “行,现在接着谈吧!”曲沉江居然挤出个笑容,“我猜这次谈完之后,你们也不会再让我有机会活着。是吧?”

    没人回答曲沉江的问题。

    虽然兄弟两人的目光都瞪着曲沉江的手背,可是谁也没打算去拔那小刀。

    比起那被他暗暗要了命的乔爱晴,他流这么点血简直不算什么。

    “我那个孩子呢?”曲一鹏眸光冷冷,“我在等你的回答。”

    “死了。”曲沉江眼睛看着桌上的血,思路居然渐渐清晰起来,“当初那个司机不专业,撞人都不会。”

    曲一鹏那般儒雅大气的男人,一个巴掌又甩了过去。

    曲沉江微微一避,成功地躲过半个巴掌,曲一鹏的指尖在曲沉江脸上划过去。

    右手擦了下被曲一鹏打过的地方,曲沉江扯出个难看的笑容:“真狠!”

    “若不好好说话,还有更狠的。”曲一鹏沉声道。

    “我可没说错。”曲沉江摇摇头,“让他要洛冰蓉的命,他居然只要了她肚子里那条小命。想当初如果洛冰蓉干干脆脆地死了,我也用不着自己掏钱去买个女婴给你充数。”

    曲一鹏的手不知不觉又握成拳头。

    “大哥,我再问问。”曲一鸿不动声色地将曲一鹏的拳头挡回去,平静地盯着曲沉江。

    “问吧!”曲沉江看着自己的血,“在我死之前,我什么都乐意说。”

    “你乐意说是好事。”曲一鸿平静地道,“不过你能不能让我们相信,那也很重要。”

    曲沉江倏地抬起眼睛,盯紧曲一鸿:“你不相信?”

    巨大的痛楚让他的脸扭曲了下,语气听起来有些苍凉:“当然,我明白,你从来就没相信过我。”

    “再问你一次。”曲一鸿定定地凝着他,“那个孩子到底怎么了?”

    “死了!”曲沉江不假思索地回答,“如果你不信,可以找当年的医生,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当年的医生……”曲一鹏喃喃着,面容有丝松动。

    曲一鸿站起身来:“曲沉江,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能不能挽救你自己的人身自由,你自己决定……”

    “你再给我千万次机会,我也这么说。”曲沉江语气悲怆,“我说的就是真话。就和爱晴死了一样的真,爱晴不是我杀的,是被你们曲家人逼死的,是被你曲一鸿逼死的。”

    “行!”曲一鸿平静地看向兄长,“如果大哥没有什么说的,就让老三进来了。”

    曲一鹏紧紧盯着曲沉江,从他淌血的手,到肌肉轻颤的脸。

    除了血腥,他什么也看不出来。“不问了。”曲一鹏缓缓合上眼眸,“让老三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